黎曉薇則表示懷疑道:「你之前不是說,你在傳奇遊戲里,玩法師的時候,會專門用地獄雷光來清理沃瑪教主大殿裏的怪物進行練級嗎?那這個暗黑戰士,你作何解釋?」

楊平凡尷尬一笑道:「之前沒跟你說清楚,整個沃瑪教主大殿中,除了暗黑戰士以外,地獄雷光對其他的怪物,都可以造成很可觀的傷害,關於這一點,你只要等到下一關,就能夠自行驗證了。」

「是嗎?」黎曉薇帶着將信將疑的態度,繼續殺起了周圍的怪物。 半個小時后,一對奔現的網友終於結束了聊天。

借口實習的單位不允許出差的時候離開太久,一臉新畢業萌新稚嫩表情的「美佳」揮手告別徐濤,在青年戀戀不捨的目送下,叫了個計程車就離開了。

演技爆表的女老師那頭暫且不提,單說感覺魂都被勾走了的青年這邊。

戀戀不捨的看着「女網友」離開的方向,他足足半天沒動。

也許是有點疑惑他在做什麼,一名穿着咖啡廳服務生衣服的傢伙悄悄走到徐濤身邊,遲疑一下,最後還是開口問道:

「少爺,您怎麼了?」

「啊?啊…沒事,我沒事。」

被聲音驚醒,徐濤愣了一下,思維明顯稍微有點混亂。

不過很快,他就清醒過來。

「沒事了,你也讓大家收拾一下,明天把店還給店主。」

隨口吩咐一句,徐濤接下來坐上一輛似乎早已在遠處路邊等待多時的加長豪車。

車上,他一直沒有說話,而是不斷把玩手裏的手機。

在沉默中,豪車穿過廣場,進入了長河市的碧濤區。

這裏是長河市的中心區,換個更直白的說法,也就是俗稱的「富人區」。

天價級別的土地均價,只建設別墅的特殊現狀,導致能夠居住在這裏人都非富即貴。

而徐濤就坐着車進入到一棟哪怕是在連片豪華別墅莊園之中,也顯得格外奢華壯觀的一處莊園里。

寸土寸金的核心區,莊園居然奢侈的建造了巨大的花園、噴泉和假山,奢華的純白色五層堡壘式精美主樓,更是彰顯出此地擁有者那驚人的財富。

某人操縱002在別墅里轉了一圈,很快就搞清楚了這裏的擁有者

——「鋼鐵大亨」徐天壽!

這是因紐特合眾國,一位非常具有傳奇性的人物。

早年底層出身,憑藉聰明的頭腦考頂級名校,隨後出國工作。

在國外工作十年後,他帶着一大筆資金突然回國,隨後投身鋼鐵行業。

以種種至今依舊被人津津樂道的神奇操作,徐天壽屢次以小博大,不斷吞併擴張,如今,他麾下的德文鋼鐵,已經成為執掌河東地區五成鋼鐵產量的超級巨鱷。

跺一跺腳,別說因紐特,就是整個世界的鋼鐵圈子都得抖一抖。

而徐天壽本人,也因此被無數人視為近代底層逆襲的典範。

至於化名徐濤的青年,便是徐天壽晚年與情婦所生的第三子——徐晃。

這樣一來,很多東西就都說得通了。

「錦衣夜行,魚龍白服的富家公子啊…沒想到女老師找的代聊還挺有手段的,居然釣了這麼一條大魚。」

沒有過多關心這位富家公子回家后躲在房間里抱着手機,跟「漂亮網友」繼續聊天偷偷傻樂的樣子,陰影很快就向上穿過天花板,來到了城堡的第三層。

按照僕人們閑聊時透露的消息,這一層都是徐天壽與情人們的住所。

沒錯,情人們。

目前已經六十三歲的徐天壽一生都未正式結婚,但是曾經有過多少情婦卻沒人數得過來。

不過,老頭對外界承認的子女倒是只有三個,分別是長子徐昊、次女徐蓉蓉和三字徐晃。

搜尋最蒼老脆弱的生命氣息,艾文很快就在一處似乎是書房的地方,找到了這位傳奇的老人。

他正一邊練字,一邊聽着手下人的彙報,而內容,赫然是關於剛剛那場網友會面的。

「總裁,已經確認過了,三少爺今天見的女網友名為美佳,今年23歲,未婚,河西蘇城市人,今年7月於首都金融學院畢業,目前在博泰金融事務所實習。

今年2月份,少爺通過遊戲跟對方有了交際,隨後慢慢對其產生好感,開始經常在社交軟件上溝通。

根據調查,這位女性家裏的主要直系親屬有父母和一個長姐,父親美君臣,是一個普通的超市店主,資產預估在八百萬左右…」

「好了,確認沒問題就好。」

老人揮了揮手,手下人頓時住嘴,隨後鞠了個躬,小心的後退離開房間。

「呵呵,晃兒也長大了啊…」

搖了搖頭,徐天壽很是感慨的嘀咕一句,但是很快,他的表情漸漸嚴肅起來。

「嗯…還是得小心一點,畢竟如果有人想對我下手,從小就不是很精明的晃兒,絕對是那些人最佳的切入點。」

起身背着手走了兩步,老人猶豫一下,從旁邊牆面的暗格里取出一個非常奇怪的黑色手機。

手機沒有撥號功能,只有一個撥打,一個掛斷。

按下撥打鍵,手機頓時響起了嘀嘀的聲音,隨後,一個明顯用了變聲器扭曲的聲音從電話那頭響起。

「請說。」

「我要調查一個女人,叫做美佳,23歲…」

將小兒子最近迷戀的女人信息報給對方,得到「兩天之內出結果」的回復后,老人彷彿鬆了一口氣,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品了起來。

「晃兒,不要怪為父,實在是我們家完全在脆弱的鋼絲上舞蹈,一不小心,就會萬劫不復啊…」

聽到老人的自言自語,艾文頓時來了精神。

可惜,隨後徐天壽又恢復了原本的淡然,一言不發的獨自靜坐在書房裏思考着什麼。

決定暫時不撤回002,看看能不能從這場意外中弄到什麼好處,接下來艾文將注意力又轉移到女老師身上。

化名美佳的夢潔,此時已經坐計程車回到最後一次打車的旅店,隨後大搖大擺的走進了酒店的…衛生間。

重新換好衣服,卸下宛如變臉邪術的妝容…重新恢復學校容貌的女老師將一切收回背包里,然後把背包丟在衛生間,從正門離開。

沒有多久,另外一名穿着與女老師相似運動服的女人悄悄從樓上的安全通道溜進衛生間,換上白色長裙,然後處理起可能留下的收尾。

而這一幕,被故意留下的陰影004看個正著。

隨後,以這個處理後續細節的年輕女人為跳板,無形的幽靈終於從她的上級,一名通過專用網絡與女人聯繫的不知名人士那裏,弄清楚了他們背後組織的名字

——0號門

嗯…要是覺得異界語直譯沒逼格,換成GateZeroIntelligenceAgency,簡稱G.Z.I.A,是不是就好多了?

0號門,其實只是一個官方也承認的民間外號,而這個機構的正式名稱是因紐特合眾國調查局,也可以簡稱為調查局。

它的性質有點類似美利堅的FBI和CIA的結合體,是因紐特合眾國官方的情報、間諜和反間諜機構。

調查局的主要職責大概包括:

收集和分析全球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科技等方面的情報;協調國內情報機構的活動;調查反合眾國罪犯;調查來自於外國的情報和恐怖活動等。

說這個機構神秘,是因為誰也不知道哪些人會是0號門的人。

也許路邊曬太陽的老大爺就是一名外圍線人,村口的王二麻子就是已經退休養老的特工。

但是同時,神秘0號門的總部,就光明正大的設立在首都總統府旁邊,一棟老式的五層大樓里。

門牌為總統大街0號,據說這也是機構外號的由來。

嗯,突然感覺這個外號起的好隨便啊… 此時白少塵瞬間明白了,一定是因為修鍊引靈決的緣故,是的自己身體的靈元可以和外界的靈元的產生共鳴。

而此時亦是如此。

靈力是靈元通過修鍊者本身的武技轉化出來的攻擊力,這和靈元有着本質的區別,所以才會遭到射陽弓排斥。

而白少塵體內的靈元,乃是通過自身和外界靈元融會貫通得到的,而這種融匯的方式自然也適用於他和射陽弓。

也就是說此時白少塵體內的靈元,和射陽弓本體的靈元產生了互通,所以白少塵才會與其產生共鳴。

為了驗證這個想法,白少塵立刻找了一個靈元稀薄的地方,進行淺層次的修鍊。因為白少塵發現靈元濃郁的地方雖然可以讓白少塵的修鍊進度加快,但是同時也會讓白少塵進入到深層次的休眠狀態,萬一此時有人偷襲,那是非常至命的。

而反之,靈元稀薄的地方,雖然修鍊的進度很慢,但是修鍊時,休眠的時間也會越短,也更容易醒來。

果然,在白少塵的釋放出自己靈元的時候,白少塵可以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神識在和射陽弓很快就互相融匯在了一起。

當然白少塵在做這些之前,就已經確定射陽弓不會攝取使用者的精元,否則嚴孝早就被他給吸食了。

「果然是因禍得福啊!」白少塵心中驚喜道。

如此過了大約兩個時辰,白少塵的神識這才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身體內。

白少塵從地上站起來,此時的射陽弓已經完全和白少塵達成了默契,他隨手輕輕一揮,那射陽弓瞬間會被白少塵收了起來。

如今自己的傷勢已經痊癒,所謂報仇不隔夜,一旦讓海河幫的人回到乾風宗,到時候有了刑事堂那幫傢伙的阻撓,到時候再想報仇肯定就會難上加難。

所以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在海河幫回到乾風宗之前,讓他們付出應該有的代價。

想到這裏,白少塵不再猶豫,立刻起身趕往狼頭堡。

此地距離狼頭堡只有十幾里的路程,已白少塵的速度連兩刻鐘的時間都用不了,就重新回到了狼頭堡。

但是就在剛接近狼頭堡的時候,白少塵遠遠的便看到在狼頭堡門前,在狼頭堡的圍牆上齊刷刷的吊著而是幾具屍體。

而這些屍體不是別人,正是和白少塵一起前來救援的二十名聽雪樓的成員。

「媽的,真是欺人太甚,老子一定要你們為此付出代價!」白少塵狠狠的攥著拳頭,怒道。

如果說在這之前是白少塵遭遇狼頭堡埋伏,完全是因為他自己上了天龍會的當,所以對狼頭堡的作為還情有可原的話,那麼當看到他們把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被嚴懷玉掛在牆頭上的時候,就徹徹底底的激怒了白少塵。

想到這裏,白少塵直接繞到了狼頭堡的一側,然後縱深一躍直接跳上牆頭,然後直奔狼頭堡裏面尋去。

此時的狼頭堡大堂內。

嚴懷玉一拍桌子,怒道:「真是豈有此理,小小一個聽雪樓,竟然敢偷襲我狼頭堡,真是死有餘辜!」

李源坐在一旁,立即道:「嚴堡主休要動怒,那聽雪樓本來就是一群烏合之眾而已,而且有吳青和嚴孝二人出馬,他們就算插翅也難飛!」

「哼!」嚴懷玉繼續說道:「傳令下去,一定要給我抓獲得,老夫一定要親手宰了他們,一節我心頭之恨!」

說到這,嚴懷玉突然看向李源,道:「你可知,就他們的那人是誰?」

李源淡淡一笑,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一定是外門四大天驕之一的初辰。」

「初辰?」嚴懷玉微微一皺眉,道:「他是什麼東西?」

李源繼續笑道:「堡主可能不知道,這個初辰便是聽雪樓的樓主,這件事情或許是他一手策劃的也不一定!」

「哼,四大天驕?」嚴懷玉一聽,冷笑了一聲,人後立刻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然後看着李源冷笑道:「小小的毛賊而已,還敢自稱為天驕,真是可笑!」

李源一聽,臉上頓時露出一絲喜色,然後趕緊給嚴懷玉深深得一抱拳,急忙道:「堡主不知,此人生性傲慢,詭計多端,做人一向眼高於頂,今日咱們傷了他們手下,如果不能斬草除根,日後他必定報復啊。」

對於李源來說,現在距離內門弟子選拔的時間越來越近,現在萬鈞已死,擋在他面前的就只有泰歲、施雨和初辰。

雖說按照考核制度,李源入選內門弟子也是沒有懸念的,但是他們在外門的名聲,決定着他們進入內門后,會被什麼樣的部落選中,一個好的部落不單單決定着一個人的前途,甚至也決定着一個人的生死。

而現在如果李源能利用嚴懷玉,然後藉助嚴畢的手,除掉初辰的話,那麼將來對他的前途無疑有着極大的幫助。

「哼!」嚴懷玉一聽,面色一怒,冷聲道:「凡是對我狼頭堡有威脅者,無論是誰都必須的死!」

李源一聽,立刻興奮道:「嚴堡主真乃一代梟雄也,我等真是自愧不如啊,哈哈……」

白少塵進入到狼頭堡中之後,才發現這裏佔據規模巨大,白少塵廢了好長時間也沒有找到嚴懷玉和李源等人。

然而就在白少塵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狂笑聲傳來。

「站住,你是什麼人?」

這時候門口的一個守衛,看到白少塵后,立刻喊道。

「我是你爹!」

白少塵怒罵一聲,兩步跨到此人面前,一刀就將他的腦袋搬了家。

「何人喧嘩?」此時房間內的嚴懷玉和李源,聽到喊聲后,瞬間站起身來,喊道。

「你爹!」

白少塵罵了一聲,然後撿起地上的人頭,掀開門口的草簾,就朝正中央站着的嚴懷玉,扔了過去。

「啊……」

嚴懷玉一點防備沒有,被白少塵突然丟進來的人頭嚇了一跳,直接叫了出來。

「是你?」李源一眼就認出了白少塵,立刻驚訝道。 祝小珍氣壞了,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反轉,還看到經理已經被開除了,小道消息說是李安安的乾爹韓東嶽做的。

果然她當上韓家的乾女兒是有好處的,可惡。

康美的電話打來「小珍,粉絲收拾李安安的事,牽連到你了,我們得趕快發佈一個聲明澄清一下,這件事和你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