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顏霜眼底的淡淡紅光散去,她眼神一一掃過十二生肖虛影,「要從哪個門進去?十二生肖中,又是誰才是正確的道路?」

陸顏霜犯難了。

萬萬沒想到,這預言丹給她指路,指到一半,就不管不顧了。

這也太雞肋了?

陸顏霜身影轉悠,她在十二生肖的入口前都分別停留了瞬。

十二生肖虛影,瞧著都是沉睡中的狀態。

就算是陸顏霜走到了它們跟前……

這些虛影依舊是不理會陸顏霜的,就像是根本沒看到她出現,也或許是它們根本沒有意識。

當然,陸顏霜這個念頭在走到最靠邊的未羊時,那隻雪白軟綿綿的未羊竟然睜開了它淡淡的虛影瞳孔,好奇打量陸顏霜。

小腦袋上的小羊角隨之一歪,小短尾巴一甩。

陸顏霜直接「咦?」了一聲。

「是活的?」她驚訝起來。

十二生肖中的未羊,那虛影也只是短暫與她對視了會兒,虛影便漸漸的消散,化作空氣。

也是同時,剩下的十一道生肖虛影隨之消散。

轉眼間,陸顏霜跟前只剩下十二道黑洞洞的入口,在等待著她的進入……

「這是連指示都沒有了,還帶時間限制。」她笑了聲。

沒有猶豫,鑒於前不久那隻小羊才與她眼神對視過,之後陸顏霜毫不猶豫便選擇了未羊這道入口。

……讓她意外,走出來竟然是一片軟綿綿的白小羊。

青青草地上,寬廣到一眼望不到頭的大。

陸顏霜獃獃站在入口處,看著眼前滿地奔跑中的小綿羊,白白軟軟……就,好多羊毛啊!!!

「這也太快樂了!」

天知道,陸顏霜在看到這群小羊的第一時間,她腦子裡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崔依閣的生意。

在來秘境前,陸顏霜曾經交代過,要讓崔月月去收購各種織布材料,其中就有羊毛。

白白軟軟的羊毛,可以做成漂亮的小羊毛披肩,還有襖子,圍脖,甚至是可愛的頭飾等!

這些可都是銀子啊!

「小綿羊呀!」陸顏霜瞬間張開懷抱,喜笑顏開朝著眼前這堆小綿羊過去。

在她眼裡,會踏著四隻小蹄子噠噠的小綿羊,彷彿已經變成了一堆堆的銀子,黃金。

陸顏霜從如意鐲內取出一把剪子,就近抱住一隻小綿羊,然後決定開始她的薅羊毛大業!

她一雙眸子都是亮晶晶的。

小綿羊還在她懷裡不安掙扎,軟綿綿的,卻又安靜,也不咩咩。

陸顏霜雖然是個財迷,心底卻也惦記著她進入小秘境的主要任務,還要找藥引。

就得速度點。

這麼大一堆的小綿羊,全是白白軟軟的羊毛,陸顏霜薅羊毛薅的又快速又開心,一隻只軟綿綿的小綿羊也被她給打劫,最後一隻只都原地體積小了一倍不止。

但陸顏霜也不是白薅小綿羊的羊毛。

她每薅完一隻小綿羊,都會給小綿羊喂點她的靈泉水,算是報酬。

小綿羊瑟瑟發抖。

不會說話,又不會跑,簡直就是慘無羊道的被迫經歷了一場單方面『生意』。

很快,陸顏霜就將這地方的小綿羊都挨個薅了一遍羊毛。

只剩最後一隻。

一直躲躲藏藏,想要被扒光光們的其他小綿羊們擋住,不讓陸顏霜發現。

「看來這是一隻非常愛漂亮的小綿羊呀。」陸顏霜驚訝。

她站起身,一眼望到那隻小綿羊時,還有些意外。

這裡的小綿羊們似乎都格外的乖巧,就連在她懷裡掙扎,動作也是溫柔極了。

但是就這最後一隻……

陸顏霜在彎腰去抓它時,剛摸到它的小腦袋,小綿羊就直接踹了陸顏霜一蹄子,還憤怒的咩咩!

「你竟然會咩咩?」陸顏霜又是驚訝。

其他小綿羊都是不出聲的,弄得她還以為這裡的小綿羊都不會咩咩叫,原來只是因為那些小綿羊都格外乖巧。

小綿羊的小蹄子踩在了陸顏霜的衣擺上,本來是要跑走,雖知道或許是它連走路都還沒怎麼熟練……

四隻小蹄子竟然是各跑各的。

才剛綳直小身子,就是原地一個踉蹌!

「咩咩!」

在陸顏霜的注視下,來了個原地碰瓷倒。

陸顏霜:「……」 千野家卡北原投資的業務在意料之中,而且因為有千野凜的通風報信,北原蒼介早就安排了相應計劃,應對及時,毫無損失。

如果沒有千野凜的那封信,倒是可能因信息差虧損個幾億円,雖然他現在早就不在乎區區幾億,但是錢嘛,用來幹什麼不好,誰會嫌多呢?

「今天是12月29日了啊,本來都正式到了新年假期,沒想到經濟情況會糟糕成這樣,連新年假期都推遲了。」北原蒼介將資料合上,嘆了口氣。

每年的12月29日-1月3日是日本的法定新年休假日,幾十年來雷打不動,沒料到會在這個時期被中斷。

不是那些會社和政府不想放假,而是情況根本不允許他們這樣。

四家銀行相繼破產和被重組,帶來的金融衝擊席捲全日本,銀行業產生動搖,意味着日本的金融基礎被撼動了,所有會社到民眾都被牽連,真就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無人能夠倖免。

新年假期被推遲到12月31日開始。

12月31日是日本的「大晦日」,也就是所謂的除夕夜,各處寺廟鐘聲響起108下,象徵驅除108個魔鬼和煩惱,日本人則靜坐聆聽「除夜之鐘」,鐘聲停歇則意味着新年到來。

這個日子,當然是怎麼都不可能繼續工作了。

以往臨近年底,各個會社都開始張羅年終總結會,職員們也是高高興興等待年終獎和年會,為美好的下一年做準備,然而今年,什麼都沒有,很多會社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難以估量的賬面負債金額,以及頭疼到要命的融資貸款該從哪裏來?

誰還有時間去準備這些?

下午,北原蒼介帶着京都分行全體職員在會議室里用電視機聆聽東產總行的年終總結大會。

原本各個小微支行、支行、分行都有各自的終結會,這一次東產面臨的危機也不小,這些分支機構都取締了自己的終結會,以同樣的形式,同一時間,所有東產職員都將參與到這一次的總行總結大會裏,聆聽教誨,自查問題。

沒錯,今年沒有任何錶彰,只有令人頭疼的呆賬總金額,各個分支機構的虧損情況,以及明年的攻堅任務。

大阪、京都、名古屋三大分行的最佳分行之爭也變得沒那麼重要了,這個榮譽推遲到明年一月份時的開年大會正式頒佈,先在東產各個分支機構需要面對的問題是如何捱過這個新年,然後在年後重新振作起來!

「年終,由於大環境的改變,民眾們對資金的需求會更高。已經有四家銀行因為擠兌風波而破產,東產作為當下日本的第一大銀行,我們可能會面臨史無前例的資金衝擊壓力,諸君,一定要堅守住陣地啊,希望就在眼前!」白川孝的聲音透過話筒和電視傳遞了過來。

這種沒有什麼太多乾貨的年終總結大會聽得北原蒼介昏昏欲睡,讓他重新清醒過來的是源內謙專務和副行長平岩敬一的發言,這兩位巨頭言辭誠懇,頭一次,爭鋒相對的進取派和會社派走到了一起,聯手推動着一份年末的最終企劃。

他們沒有死心,還抱着最後的希望準備去搏一搏。

這項企劃名為「百兆計劃」。

東產總行董事會以多數戰勝少數的機制推動了這項新企劃,與日銀、大藏省、首相內閣聯合,準備從東京產業銀行的金庫里調取100兆円投入到兵庫等銀行的重建計劃里,最重要的是將這筆錢填補到公共資金內,隨後用來挽救搖搖欲墜的「住專」。

七家「住專」會社關乎著農林系統相關金融機構的生死,間接影響着農業、林業和漁業這三大舊時代支柱產業的未來,而銀行的重建則影響着金融體系的穩固。

只要搞定了這些問題,他們就能東山再起。

否則,現在的首相內閣、日銀和大藏省的高層們還有和舊時代支柱行業相關的所有人,包括一大堆的上流社會家族都將遭受沉重至極的打擊!

走到這一步,誰還會在乎其他人的死活,這100兆是東產這麼多年來的積蓄,也是三菱財團金融資本的一部分,此次三菱財團的三駕馬車——東京產業銀行、三菱重工、三菱商事中的兩個都深陷其中了,如果失敗,對三菱財團亦是一次沉重的打擊!

這是要亮劍搏命了啊!

北原蒼介眯起眼睛,看着慷慨激昂發言的源內謙和平岩敬一,他們現在倒是統一戰線了,先聯手把白川孝干翻,之後誰來坐總行長的位置可以再商量,反正不能讓白川孝繼續連任。

而這位總行長自然是竭力反對着這項企劃,奈何他一己之力已然無法撼動兩大派系的聯手,從總結大會上的情況看,白川孝是放棄了,任由這兩個人折騰。

「如果失敗了,我源內謙願意在所有民眾面前剖腹謝罪!」

「鄙人平岩敬一亦是如此!」

他們都這麼說了,東產內部自然不會再有異議。

已然升任常務的大和田健次與進入了董事會的北原正雄也在人群里鼓掌,鏡頭從他們身旁一閃而過。

北原蒼介還看到了一個熟悉又陌生的面孔——竹下信。

總結大會結束,會議室里的氛圍顯然有些凝重。

100兆円!

這幾乎掏空了東產的家底!

這個行為也太瘋狂了!

他們齊刷刷看向北原蒼介,等待着這位實際上的京都分行行長的發話,他們清楚,北原蒼介是站在源內謙他們的對立面的。

可目前看,這個大勢是無法阻止了。

大量的資金會轉投到那些地方,而不能如同他所安排的那樣放入到三大新支柱產業里。

況且新三駕馬車在京都就寸步難行,更別提短時間裏在全日本流行。

他們需要一個答案。

「總行的企劃是他們的事情,我們有我們的目標和計劃,繼續按照我之前說的做,有異議的可以去總行董事會舉報我,或者申請調崗。」

北原蒼介一錘定音。

呵,100兆。

難怪東產會在後來和東京對外銀行的合併中處於劣勢地位,這一波的虧本真是虧到姥姥家了,他只是很震驚,明知道是殊死一搏,而且輸掉的概率巨大,他們為什麼還敢做?

白川孝也敢同意!

為了自己的利益和權力,這些人就一點都不考慮民眾的損失和今後的痛苦嗎?

他們燒掉的可都是國民儲蓄啊!毀掉的是這個國家的經濟命脈和根基啊!

只是為了一個區區東產總行長的位置。

北原蒼介一時間竟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去應對。

這就是頂端的權力鬥爭么?

自私自利,幼稚如同孩子般的打鬧和置氣。

7017k 「開什麼玩笑?我向來潔身自好!」

葉青一本正經。

小蘭掩嘴嬌笑,花枝招展。

「聖子大人,您知道嗎,現在我們凌霄聖地當中,想跟您做道侶的師姐們,都可以繞聖地十圈了!」

葉青摸了摸鼻子。

貌似,自己的魅力,還真的挺大的。

可惜的是,葉青一心作死。

有時間花天酒地,還不如好好策劃一下,怎麼成功作死。

……

這一日,凌霄聖地當中,楚淺淺緊急召集諸多長老,召開會議。

事態緊急。

在凌霄聖地的地盤之內,有一口封魔之池鬆動了。

並且,有一位魔道強者的本源之力沖了出去。

不知去向!

這很危險!

南荒域之中,有九口封魔之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