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特別的夜晚,終於又是以這麼纏綿的方式開場…雖然她今晚經歷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但一切都因為徐晨的呵護和體貼煙消雲散。這一晚上,她又清醒地承受了徐晨所有的索取。她是那麼感動,來自他所有的溫柔和耐心。在她心裏,她也從來都不抗拒和徐晨在一起…做這些事情。

翌日上午7點15分,星晨集團30層休息室。

折騰了一夜的兩人,這會自然是不想起來的。思語掀開身上的被子,發現自己又是什麼都沒穿…算起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某人在事後不幫她穿衣服了。她搖了搖頭,從床上拿過浴巾,圍着自己就去柜子裏找睡衣了。

拿好衣服后,她又去浴室簡單沖洗了一下,沒記錯的話,徐晨昨晚差不多折騰她到了凌晨3點以後,大概率是沒幫她好好清洗的。大概20分鐘后,她才從浴室出來。想到他手上還有一些傷痕,她又從柜子裏拿出了酒精和棉簽,打算先幫他消毒。

掀開被子她才發現,徐晨手上幾處貼著創可貼的傷口還沒有完全癒合,這會她心裏又是一陣陣的難受。因為怕打擾到他休息,她的動作也不敢太大幅度…為了讓他的傷口快些癒合,她又在醫藥箱裏找到了一些膠囊狀的消炎藥,撒了一些消炎藥粉在他手上的傷口處。

正當她準備幫徐晨換幾個創可貼的時候,他卻正好醒過來了…見她這麼賢惠的樣子,他又忍不住將她抱在懷裏,也沒去管手上的傷痕了…

她靠在他的懷裏,小聲說着:「徐晨,你先放開我…你手上的傷還沒完全癒合,還要塗點消炎粉,再貼幾個創可貼的。」

他笑了笑,一臉不在意地說着:「寶貝兒,這都是小事情了…過個兩三天就沒事了,你不用太擔心的…之前在劇組拍戲的時候,比這更嚴重的傷我都受過…記得當時我在大西南拍《邊境緝毒人》的時候,有幾場槍戰戲和爆破戲特別慘烈,有幾個炸點我沒完全躲過去,幾場戲下來,我的四肢全是傷痕和裂痕,不過休息了3-4天就好了…昨晚受的這點傷,和那個比起來,太小兒科了。我的身手好著呢,就是10個藍耀迪,都不是我的對手!」

她一把推開他,沒好氣地說着:「徐晨!你是受虐狂嗎?這種事情還要拿出來炫耀?還好你身手不錯,萬一昨晚你沒打過藍耀迪那個人渣,又或者他的身手和你差不多,他把你打破相了怎麼辦?!你要是破相了,我就…」最後那幾個字,她還是沒說出來。

「陳總監,你還真是個看臉的人啊,你剛剛難道是想說,我破相了你就不要我了?好歹你也是個高級白領,思想怎麼可以這麼膚淺?下次再說這種話,我可要加倍懲罰你的!」他一邊說着,還不忘在她的「敏感點」占點便宜。

這時候,她又變得不淡定了:「徐晨!大清早的能不能不要佔我便宜!你手上的傷還沒好呢,不可以碰我那裏!!」

聽到這裏,他又戲謔地說到:「這樣啊…寶貝兒,你的意思是說不可以碰你的『寶貝們』,但可以『吃』對不對?」

「徐晨!你魂淡!我不理你了!」她一邊說着,一邊就想着掙脫他的懷抱。

還沒等她離開床沿,又被徐晨一把抱住了:「大清早地還沒『喂』我吃『早餐』就想跑?沒那麼容易!」他一邊說着,一邊就去扯她的睡衣,還吻上了她的鎖骨…

這一刻,她也有些受不了了:「徐晨!你魂淡…你還沒洗漱呢!別碰我!」

「ok,先等我10分鐘,10分鐘后就等你『喂』飽我了!」說完,他就直接扛着她去了浴室…

「徐晨!你有病啊?!你去洗漱扛着我幹什麼?我半小時前已經收拾過自己了!」對於這個男人的一舉一動,她真的是無語了…

到了浴室后,他振振有詞地說到:「萬一你趁我去洗漱的時候跑了怎麼辦?為了避免發生這種不可控的事情,當然不能讓你離開我的視線了!」

被某人抱坐在洗手台上后,她又開始操心了:「你…徐晨,你注意點手上的傷口,不能碰水的…要不我幫你洗臉吧?」

他一邊刷牙,一邊口齒不清地說着:「寶貝兒,你怎麼…這麼乖啊…看在你這麼乖巧…的份上,一會我一定…好好獎勵你!」

「徐晨,虧你想得出來!現在都8點多了好嗎?一會就要上班了,我可不想在公司出名!」對於某人的那些「需求」,她表示特別無語。

洗漱完畢后,他接過思語之前丟在浴室的濕紙巾擦了下臉,隨即說到:「你今天休假,一會我會交代Amy幫你請假的…剩下的時間,我們還可以溫存溫存…反正昨晚帶過來的Durex(杜蕾斯)還有兩盒沒用完。」

「你!徐晨!我真是看錯你了!你昨晚折騰我到凌晨2,3點,還不滿足嗎?你折騰完我之後,既不幫我洗澡,又不幫我穿衣服…我今天早上一睜眼起來,又是…」想到今天早上掀開被子的那一幕,她又說不下去了。

聽到這裏,徐晨慢慢回憶到:「寶貝兒,有一點你錯怪我了,昨晚我有幫你簡單地清洗,只是你體力不夠好,那會又昏過去了…至於沒幫你穿衣服,是因為我後來…又有點『餓』了…為了方便『偷吃』一些你那兩處的『營養餐』,就沒想着幫你穿睡衣了。」

她坐在洗手台上,一邊說着,一邊伸手打他:「徐晨,我真是受不了你了…只要一有機會,你就要欺負我!我討厭你!我討厭你!我討厭你!」

他揉了揉她的長發,笑着說到:「陳總監,你總是這麼口是心非,就不覺得累嗎?嘴上說討厭我,每次我要你的時候,你又給的那麼多,還把我『喂』得很飽…你之前說過的話,我都有錄音的啊,沒記錯的話,你說過很多次,喜歡『喂』我『吃』東西的。」

「我…徐晨,我為什麼會那麼說,你心裏有數的!要不是你威脅我,我才不會…唔…」她還沒控訴完,某人已經吻上了她的紅唇,幾分鐘后,他就直接將她抱出浴室,放到了休息室的床上,準備直奔「主題」…

感覺到身邊越來越危險的氣息,她有些害怕地推開他,又開口了:「你…幹什麼…徐晨,一會就要上班了…我們不可以…再在這裏了。」

「沒關係的,一會我帶你坐我的專屬電梯下去…公司早上10點上班,現在還不到9點,我們抓緊時間,就『做』兩次!」對於那件事情,他的表達已經越來越直白了。

「徐晨!一會Amy也要來你這層上班了,萬一看到我們…我會被你害死的!」她真是不想…再在別人面前丟臉了。

他笑了笑,絲毫不在意地說到:「寶貝兒,你在意她幹什麼…我們在一起的事情,她又不是不知道…還有一點,沒有我的允許,Amy也是不會隨便進來的…你擔心的事情,都不會發生。」

她搖了搖頭,又繼續說到:「可是,我還是不習慣…在公司…徐晨,你懂我意思的。」

「寶貝兒,萬事開頭難,你慢慢習慣就好…我們又不是沒在這裏『做』過,有什麼可害羞的…你再耽誤時間,可就不只兩次了啊!」說到這個事情,他的威脅又來得這麼快。

聽到這裏,她也只能屈服:「好好好,你想怎樣就怎樣,可以了吧?!」

「這還差不多…為了讓你舒服點,辦正事之前,先『喂』我吃點『早餐』!」說完,他直接褪下了她的睡衣…

看到他這麼貪婪,她又恨恨地抱怨到:「徐晨!你就是個不知饜足的孩子!還有嚴重的『戀母情結』!」

「寶貝兒,看在昨天我『衝冠一怒為紅顏』…並且『大獲全勝』的份上,別和我這麼計較了好不好?」論起「得了便宜還賣乖」,還真沒人比得過徐晨。

「……」她這會還真是…一句話都說不來了…

這個美好的早晨,同樣以一番「膩歪」拉開序幕。大概半小時后,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又那麼順其自然地發生了…擔心她因為昨晚的事情留下一些不愉快的記憶,徐晨也沒有折騰得她很難受。沒過多久,她就徹底沉浸在某人帶給她的溫柔和耐心之中,乖巧地回應着他的熱情。

差不多10點左右,他才抱着她去浴室清洗了一番,回到休息室后,兩人又相擁著躺在床上…這時候,一陣清脆的手機鈴聲打斷了30層休息室內的曖昧氣氛…徐晨一邊溫柔將她摟在自己懷裏,一邊按下了手機的接聽鍵:

「Amy,你今天抽空去趟醫院吧…醫藥費從他這一周的工資裏面扣,一周以內幫他訂好離開北京的機票,就當是我送他一程了…你轉告他,起訴我之前,先問問北京市有哪個律師願意接他的官司…還有一件事,思語今天有些不舒服,辛苦你上午去人事部幫她請兩天假…ok,沒什麼事就先這樣吧。」

徐晨掛斷電話后,又擁緊了懷裏的小女人。電話里的內容,她也基本都聽到了,過了幾分鐘,她才慢慢開口:「徐晨,他(藍耀迪)真的會起訴你嗎?會不會影響你的名譽?」

「寶貝兒,忘了告訴你了,我有個關係很好的哥們,是美國知名大律所的高級合伙人,就算那個人渣想告我,我也不怕!更何況,北京市沒有哪個律師,會接他的官司…星晨的法務團隊,也不是吃乾飯的!」徐晨的每一句話,都有足夠有分量。

她嘆了口氣,繼續說到:「哎…徐晨,這事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鬧這麼大動靜,對你也不好…我就是一個普通員工,不能隨便佔用公司法務團隊的資源,這樣會顯得…我很大牌。」

「陳總監,你做人能不能更有格局一些?這兩個月以來,我們都『坦誠相見』過無數次了,還跟我這麼客氣幹什麼…怎麼說你也是公司成立以來,唯一一個『睡』到集團最高領導人的女人,做人做事都不用這麼拘謹的!」他的這番說辭,和林逸之前說的一些話還有些類似。

聽到這裏,她也有些不可置信:「我天…徐晨,前幾天我男閨蜜也跟我說過差不多的話…你倆也沒見過幾次吧?!怎麼你們都這麼說啊?!」

「這就叫英雄所見略同,寶貝兒,你身上有些缺點,也是要改一改了…我的女人不用過得這麼小心翼翼的,就應該怎麼開心怎麼來!」他的語氣,還是一如既往地任性。

她沒好氣地推開他,就打算起床:「我真是服了你們了…永遠都能把歪理說得這麼理所當然!」

見她又想跑路,他又一把拽住了還沒穿睡衣的她:「別走啊…我好不容易來一趟公司,就不想多陪我一會?」

這一刻,她又惱羞成怒了:「徐晨!你不要得寸進尺!剛剛已經…陪過你了!」

「俗話說,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都已經陪過了,我也不介意你再多陪幾次的!」說完,他又俯身去吻她的鎖骨…

她這會又有些受不了了:「你放開我!一會你還要去訓練的!我要起床了!」

徐晨拿過床頭的手機,看了下時間,隨即說到:「現在才10點半不到,我們11點以後再出門也來得及…剩下的時間,再『喂』我吃頓『加餐』吧!」

「徐晨!你讓開!我早上也沒吃飯,『喂』不動你了!」她真是受不了…某人的這些貪得無厭的「需求」了。

「寶貝兒,我比你更『餓』,就半個多小時了,最後『喂』一次好不好?一會請你吃大餐!」只要有機會佔便宜,他才不會放過她。

她也徹底無語了:「真是服了你了…你看着點時間啊,別耽誤了你的正事!」

「ok,我的事情我心裏有數…接下來的時間,你還是讓我多『吃』點加餐吧!」說完,他也不再跟她客氣…

差不多半小時后,某人才願意放過她,幫她穿好衣服后,兩人才準備出門。這會已經是上班時間,他們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了已經在辦公的Amy。Amy見到她,也沒有多說什麼,她也只能厚著臉皮和Amy打了個招呼。徐晨又和Amy聊了幾句后,他們才從30層徐晨的專屬電梯離開。

進電梯后,某人二話不說,直接吻住了她的唇,他手上的動作也沒閑着,總是有意無意地探索着她的「敏感點」,每當她想制止某人的「無恥」行徑時,他的「懲罰」就更「厲害」,後來她也就隨他去了。大概是被剛剛的事情氣到了,到停車場的時候,她一句話都不想跟徐晨多說。

上車后,徐晨看她依然一言不發,隨即說到:「又有什麼事情不高興啊?」

她想也不想地回擊到:「誰讓你在電梯間的時候,占我便宜的?!」

他一邊啟動汽車,一邊說着:「不過是…給你的『寶貝們』做做『按摩』而已,你這幾天也沒穿內衣,讓我省了很多麻煩…主要也是因為,你那兩隻『大白兔』的手感和味道都太好了!」

他重重地拍了一把車門,沒好氣地說到:「你!徐晨!你魂淡!你是不是覺得…這麼耍我也很有成就感?!」

「寶貝兒,我也是實話實說…說真的,你這上圍還是有提升空間的,以後我盡量在你這多實踐幾種不同的『按摩』手法,爭取再幫你提升一個尺寸!」每次說到這個話題,某人就特別得意。

「哼!你們男人都是一個德性!只喜歡身材高挑,前凸后翹的女人!」她始終覺得,在審美方面,徐晨的品味和別的男人也是一致的。

聽到這裏,徐晨也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別人我不是很清楚,但我只喜歡你這一款…當然了,你現在的身材我很滿意,該有的都有,關鍵部位也很豐滿。」

「徐總,你這是…誇我?」

他一邊開車,一邊說着:「陳總監的理解能力沒那麼差吧,是不是早上沒吃東西,所以智商也極速下降了?!」

她噘著嘴沒好氣地回應:「哼!不跟你說了,前面有家潮汕粥店,我要吃點東西!」

想到她一早上沒吃東西,他也沒什麼異議:「ok,正好我也想吃點東西了。」

她看了下前方,隨即說到:「粥店的隔壁有家藥店,我一會去幫你買瓶碘酒和兩包酒精棉,你手上的傷口還是要注意消毒的。」

他笑了笑,隨即說到:「哈哈哈哈…寶貝兒,你可以不用這麼賢惠的,我也不會嫌棄你。」

「徐總,人家心疼你…」她一邊說着,還有些臉紅了。

他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揉了揉她的長發:「我的寶貝兒可真乖,今晚又可以好好獎勵你了!」

她一把拍下他的手,很嚴肅地說着:「去你的!好好開車!」

「嗯,聽你的,一會你也多吃點,我們中午回錄音棚后就不吃飯了。」

「沒問題,你下午好好訓練。」

「ok,那我們先去吃飯…」

……。 巨闕台上。

經過李元霸的瘋狂破壞,此時只有中央高台尚且完整,其他地方斷壁殘垣,隨時都會傾倒一樣。

楚帝,扶蘇,公子徹,皇甫昊四人,身影筆直而立,猶如四柄出鞘利刃,鋒芒四射,直衝雲霄。

寒風呼嘯而過,四人髮髻馭風飄揚,衣袂飄決,四道不同的氣息匯聚,明爭暗鬥,顯然四人尚未出手,但他們的意念已經開始交鋒。

巨闕台上。

眾人屏氣凝神,視線凝固在四人身上,他們皆知將要發生什麼,天下四大天驕交鋒,必將是驚天動地,威震寰宇。

扶蘇,公子徹,皇甫昊三人相視一眼,身影似蛟龍出海,猛虎脫困,瘋狂暴掠向前,不知何時公子徹手中出現一柄寒氣縈繞的利劍,皇甫昊依舊手執三尖兩刃刀,只有扶蘇溫文儒雅,手執摺扇,好似翩翩公子。

可楚帝清晰的感覺到,扶蘇身上的氣息最為恐怖,看似虛無縹緲,實則殺機暗藏,隱約之中,透漏出讓人膽寒的威壓之力。

「這三人體內居然都暗藏一絲皇道真氣,要是將他們斬殺,朕體內的皇道真氣定然再次暴增。」

楚帝站如出鞘劍鋒,目光停留在三人身上,腦海之中卻飛速查看三人信息,扶蘇修為最強,且體內暗藏幽冥玄火,也屬於一種神火。

這也就是為何當日他可以在驛館內,十分確定殺人者就是楚帝。

「唰!」

三人信息查看結束,楚帝決定率先讓皇甫昊出局,帝王金身釋放,璀璨耀眼的紫光四射,大帝之威爆發,湛盧出鞘,抬手便是開天一劍。

「唰!」

驚鴻一劍,開天闢地,迎面向皇甫昊飛去,劍光好似巨浪滔天,層層疊疊,轟隆一聲炸天傳開。

砰!

皇甫昊手中三尖兩刃刀飛出,身影暴退不已,跌落在高台邊緣,險些從巨闕台長階上滾落下去。

「皇甫昊,朕再給你一次機會,速速退去,可讓你免遭戮殺!」

楚帝雄渾之聲響起,幾縱之下,凌空躲過扶蘇和公子徹凌厲的襲殺,身影背對着兩人,瞥了眼地面上口吐鮮血的皇甫昊,轉身回首,湛盧負於身影一側,目光如劍,似要開天闢地般,從兩人身上劃過。

「一對二,一起上,莫說朕沒有給你們機會!」

此番楚帝將目標鎖定在公子徹身上,決定讓他再次出局,他將和扶蘇好好酣戰一番,看看大秦帝國公子扶蘇,到底身藏多少底牌。

此時。

幻雲帝國使團內強者,盡數掠動身影,快速向皇甫昊衝去,感受到四周匯聚而來的殺氣,楚帝絲毫沒有放在心上。

他們如果只是看看自己,楚帝可以不計較,但要是不識抬舉,想要聯合出手,當然,楚帝一樣不介意,送他們一起上路。

幻雲帝國眾強者手握兵戈,殺氣滔滔,回首目光向皇甫昊看去,顯然是在等候他的示意。

然而,皇甫昊只是輕輕搖了搖頭,示意眾人不要出手,因為他心裏明白,剛才楚帝一劍完全可以將他斬殺,是他手下留情,否則,自己已成為一具屍體。

皇甫昊示意,幻雲強者不敢不從,疾步上前將其扶起,站立在一側,注視着楚帝和另外兩人的戰鬥。

此時。

大漢帝國使團中,三名老者交頭接耳,神情陰鷙,殺機畢露,少時,他們目光再次投向楚帝三人。

「楚帝,盛名之下無虛士,爾果然沒有讓本王失望,有資格做本王的對手!」

「疾風之劍!」

「困龍之域!」

公子徹暴掠向前,嘶鳴的劍嘯聲響起,只見他背後一道龍影出現,楚帝凝神注視,剛毅的臉頰上浮現疑惑之色,玩味冷笑一聲:

「這條龍影好醜,到底是什麼龍會丑成這樣?」

「吼吼吼~~」

「困龍之域,朕讓你見識下,真正的神龍界域!」

「三龍結陣,現!」

話音落。

伴隨着三道龍吟之聲響起,天穹之下,斗轉星移,三道神龍之影嘶吼著,將公子徹釋放的困龍之域籠罩其中。

此時。

小賤傳來消息,楚帝才知道公子徹釋放的龍影,屬於蛟龍之影,難怪看着不是那麼回事。

三龍結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