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並沒有人。

他吃力的撐著手臂坐起身,看了一眼,現在好像是在一個山洞裡面,山洞並不是封閉的,除了洞口,頭頂有幾次還在漏雨。

外面的雨下的很大。

他看了一周,瞳仁一縮。

溫惜,並不在這裡。

空氣里,只有一抹淡淡的女人身上的氣息,告訴他,她離開了。

她真的走了嗎?

心底似乎是有些失落跟空洞。

陸卿寒握緊了手臂,那個女人,真的把他一個人丟在這裡走了。

也是……

他嘲諷的笑了一下。

不走,就要被困死在這裡。

沒有食物,沒有藥物,又冷又難受,毒蛇毒草蟲子螞蟻到處都是,說不定還有猛獸。

他重新無力的躺下。

眼底一抹光慢慢的暗淡。

自己要死在這裡嗎?

陸卿寒沒有想到,終有一天,他竟然也會面臨著這樣的困境。

如果不是為了救那個女人,他不會被毒蛇咬到,可是……

此刻陸卿寒的內心,除了失望,卻沒有後悔。

閉上眼睛。

腦海中浮現出一雙清純澄澈的眼睛。

這個女人,就是用這樣一雙眼睛,把自己給騙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

他清醒著,去沒有力氣,渾身滾燙,聽著耳邊雨水落下滴答的聲音。

忽然——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一抹清甜的沁香跟雨水的氣息鑽入鼻腔。

一道冷冽的空氣。

女人驚訝高興的聲音,「你醒了。」 看着王公子身邊家丁、護衛蜂擁而上,賈詡派來暗中保護的背嵬軍士兵。

刷刷刷!

十多名士兵瞬間出現在胡亥、虞姬身前,將二人保護起來,朝着撲上來的家丁、護衛展開攻擊。

嘭嘭嘭!

一下子,撲上來的家丁、護衛全倒在地上。

王姓公子身邊的二名公子哥暗中高呼幸運,沒有讓身邊的人出手,否則,同樣悲摧。

胡亥也微微一愣!

心中明白是賈詡安排的。

「把他們全部帶走,給本公子好好查一下,這王姓公子,還有這二人是什麼身份,在宛城中是否犯下什麼事。」

胡亥道。

「遵命!」

一名背嵬軍士兵道。

胡亥牽着虞姬手走了。

圍觀百姓驚訝萬分!

什麼人啊!

敢動王家三公子。

那可是王家老祖宗的心頭肉啊!

宛城要出大事了。

胡亥心中明白,出了這種事,想要低調逛街,那根本不可能,只好回客棧。

「陛下,受驚了!」

賈詡道。

「文和,沒事,就是幾個二世祖而已。不過,敢在宛城中那麼囂張,給朕好好查一下。」

胡亥道。

「遵旨!」

賈詡道。

「文和,通知孫尚香帶人趕來吧!想私訪一下,走走看看,這個願望不可能了。」

胡亥道。

「遵旨!」

賈詡道。

胡亥與虞姬在客棧中休息,賈詡則讓錦衣衛迅速調查王家人的情況。

「陛下,對不起!臣妾又壞了你的事情。」

虞姬道。

「寶貝,這不是你的錯。男人嗎?見到美人,誰不會有獵艷之心,只是那個王公子過分了點。

朕都說明,你是我的內人,依然糾纏不清,還要動手搶人,這就不對了。」

胡亥道。

「陛下,要不臣妾陪你休息。」

虞姬紅著臉小聲道。

呵呵!

「好啊!」

胡亥道。

接下來,大家懂的……。

一個時辰后,胡亥、虞姬二人手牽手走出房間,見到賈詡等了好一會。

「文和,調查出來了?」

胡亥道。

「陛下,這個王家三公子身份有點特殊,他是曾經右丞相王綰的孫子。」

賈詡道。

哦!

「文和,王綰那老頑固還活着?」

胡亥道。

在始皇帝時期,王綰主張分封制,建議始皇帝把兒子分封到各地,駐守地方。

不過受到李斯反對,建議實行郡縣制。

始皇帝接受李斯建議,採用其郡縣制、中央集權,並未實行分封制。

說實話,分封制是開歷史倒車,李斯建議是歷史發展的進步,後來一直延續數千年。

「陛下,宛城太守也是王家的人,不過為官相對還是清廉的,並無多少錯。」

賈詡道。

「另外二名公子哥呢?」

胡亥道。

「陛下,那二人就是王三公子的馬仔、跟班,分別是趙家人、吳家人。

這二家是商人,經商也重信譽,沒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賈詡道。

咚咚咚!

胡亥在思考!

要怎樣懲罰王三公子呢?

不能重,也不能隨便釋放。

王綰是原來的右相,影響力有點大,處理不好,會給剛剛安定的局勢帶來麻煩。

「文和,你看這樣處理,把那王三公子拉到街面上,給予二十鞭刑,

其他人全放了。另外,你帶着王三公子到王家,代朕去呵斥一翻,讓他管好孫子,

再敢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之類的事件發生,嚴懲不貸。若是王家教育不了,

朕將其丟到文明學校去接受讀書、學習、改造,成為一個合格子民。」

胡亥道。

「陛下,這個處理方式好。也算是對王家人警戒一下,又給予恩惠。想別王綰會明白陛下之意。」

賈詡道。

「文和,這事交給你去處理,」

胡亥道。

「遵旨!」

賈詡道。

胡亥、虞姬二人讓人做了點菜,端進房間中,好好吃了點,補充一下體力。

「虞姬,陪朕喝點酒!」

胡亥道。

嗯!

二人邊喝紅酒,邊說話,交流感情。

「陛下,臣妾修為好象又晉陞了一個小境界,達到了戰宗二階。」

虞姬道。

哦!

真是二階戰宗境。

丫的!

體質對於修鍊來說,太重要了。

「陛下,臣妾修為晉陞,與陛下分不開。這段時間,天天與陛下糾纏在一起……。」

虞姬羞澀小聲道。

咚咚咚!

「什麼事?」

胡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