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又悄然抹了抹自己的眼角,一副受盡了委屈的模樣。

「……好假。」這是溫明華看了她們一會兒之後,說出來的第一句話,隨後便望向蘇吟婉道,「蘇姐姐,家醜不可外揚,蘇姐姐可莫要插手旁人家中的事情,以免壞了姐姐的名聲。」

「溫明華,你不敬長姐在先,又咄咄逼人在後,你對自己的嫡親堂姐尚且如此?更何況是對旁人?若我今日不管不問,那來你又會做出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蘇吟婉望向溫明華的目光中幾乎能噴出火來,好不容易找到了溫明華的把柄,她必須要壞了這賤人的名聲,沒了名聲,一個一無是處的女人,料想太子哥哥也不會再看上她了!

「唉。」溫明華卻是輕輕嘆了一口氣,一手懶懶的撐著下巴,微微眯起眸子看向蘇吟婉道,「蘇姐姐,你就是想壞我的名聲,也該找個強大的助手啊,比方說顧家大小姐這樣的。」

溫明欣眼底閃過了一絲心虛。

顧盈歌聽着她的話愣了下,隨後微微暗下了眸子道:「明華妹妹,這是何意?」

「說你沒腦子。」宋玉棋看了蘇吟婉一眼,這句沒腦子自然罵的也是蘇吟婉,他一手搭在桌子上道,「堂堂將軍府的大小姐,竟然讓一個女人兩滴貓尿就給騙了。」

「殿下何出此言?」蘇吟婉頓時氣不過紅了臉,道,「殿下就算與明華妹妹關係甚好,也不能包庇她的過錯吧?何況這事兒怎麼看都是明欣妹妹受了委屈!」

「噗。」

這一聲笑讓蘇吟婉口中的話戛然而止,她當即有些惱羞成怒的道:「溫明華,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溫明華伸出手扶了一下自己憋笑有些抽筋的臉,隨後朝着蘇吟婉跟溫明欣看去,道,「欣堂姐,蘇姐姐不知道家醜不可外揚是什麼意思,但我想你應該知道的。」

溫明欣當即咯噔一聲,隨後硬著頭皮道:「堂妹,你這是什麼意思?堂姐實在是聽不懂。」

「明華妹妹的確是讓人大開眼界。」顧盈歌一笑道,「雖然你貴為丞相之女,明欣妹妹自然比不上你的出身,可好歹是你的堂姐,你怎麼能這樣對她呢?」

「大小姐顛倒黑白的功夫越發厲害了,希望你這次不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顧珏忽然開口道,「畢竟這次可不是家室,不會像上次那樣,大小姐去跪個兩日祠堂就不了了之了。」

「三妹,事實勝於雄辯。」顧盈歌頓時眯起了眸子,一桌子的氣氛頓時冷了下來,連周圍的小姐都不禁想要避開。

「唉。」

溫明華的一聲嘆息打破了這一切,隨後道:「欣堂姐,你是想堂妹將方才發生的事情再說一遍么?」

「我……」溫明欣當即抖了一下身子,方才的事情……要是被溫明華說出去,必定又是她出醜,可是,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就這麼被羞辱,這明明不是她的錯!不是她的錯!應該是溫明華的錯!

「方才,我也與長公主還有溫妹妹在一處。」顧珏看了溫明華一眼,忽然覺得像是看到一隻在戲弄老鼠的貓,這種不見血的廝殺,於她來講如同玩樂,宮中那一次,她會輸給溫明華,並非沒有道理。

畢竟她做不到這個心態,想着,顧珏面上袒露出一絲笑來,道:「我記得,欣小姐明明是在罰跪,而且走的時候,可沒讓你起來。」

「顧姐姐記性真好。」溫明華一雙眸子彎的像月牙一般,隨後看向臉色並不好的蘇吟婉道,「蘇姐姐,這的確是家醜,若你非要知道,告訴你也是無妨的。」

「我這個族中的堂妹,方才言語之間冒犯了長公主殿下,是殿下責罰她跪下的,難道蘇姐姐對殿下有意見?」

。 第334章不可說之人

蘇招娣從不認為自己偽裝的多好,不過無心之人又怎麼會看得穿,但若真是有心之人,仔細去辨別的話,終究是會有懷疑的。

「嗚嗚!」

葉紫馨用力把將軍夫人的手掰開,很不滿的嘀咕道。

「母親,你想直接捂死我嗎?」

「就算捂死你,那也比你將來給家族惹來禍事的強,你要是不想讓葉家一大家子給你陪葬的話,就給我忘記她,忘記那個家族。」

她們當著蘇招娣這個外人不停的這麼說,自然不是為了鋌而走險,不過還是試探而已,蘇招娣自然也看得出來。

於是便好奇問道,「你們說什麼?什麼家族?」

將軍夫人跟葉紫馨都看著蘇招娣,認真的觀察她的神色之後發現她似乎真的不知道,而且也沒有再追問,看起來應該也不會說出去。

當然,她們知道蘇招娣即便說出去,也不會有人相信她,她們不過是想試探一下,她是不是也是對蘇洛璃,曾經的琉璃郡主不喜,喊打喊殺,但顯然,她們想多了,蘇招娣連琉璃郡主是誰都不知道。

葉紫馨看著茫然的蘇招娣,過去拉住她的手,很認真的說道。

「日後我們就是好姐妹了,不管你有任何事,都可以來找我,還有,或許我們還能親上加親呢。」

蘇招娣還是茫然,不過看著葉紫馨的目光卻非常感動跟欣喜,這些情緒都不是裝的,這個以前的小丫頭,不曾想如今都還如此的記著她,這諾大的京都,還記得她蘇洛璃的人又有幾個人呢?

葉紫馨回頭對將軍夫人道。

「母親,你看,我說她肯定是很適合做我嫂子的人吧?我哥那個傢伙,怎麼還不來?他要是不快點兒,這人說不定就輪不到他了。」

蘇招娣忽然明白了將軍夫人把她單獨叫來的用意了,怪不得會如此試探她,竟死打著這個主意,想讓她嫁給葉秋寒?

想到葉秋寒那個傢伙梗著脖子跟人爭鋒相對的模樣,蘇招娣忍不住搖頭,她可不認為她跟葉秋寒合適。

便忍不住開口道。

「夫人,你們這是……」

話才出口,門外忽然傳來小廝的聲音。

「夫人,剛才前院傳話過來,說是世子大人一會兒要來,將軍說讓您帶著女眷們也去門口迎一下。」

將軍夫人眼睛一亮,便趕緊道。

「好,我馬上就過來。」

見將軍夫人那個欣喜的模樣,葉紫馨卻撇撇嘴。

「這世子大人是怎麼想的?為什麼來參加我們家的宴會?不是之前誰家遞帖子都拒絕嗎?」

將軍夫人也搖搖頭,她也不清楚,寧王府跟京都誰家都沒有相交甚深的意思,所以大家基本都是一樣的,可為何今日會來她家。

雖然不解,但卻很高興,這世子可是京都如今最炙手可熱的人物,誰家都想跟他攀上關係,有些人家甚至嫡女能去給世子做個妾都是高興的,可惜,世子至今也沒收一個,別說妾氏,就是通房丫頭都沒有,潔身自好到讓京都所有女兒都喜歡他。

「行了,趕緊回房再去換身衣裳,好好打扮一下,出來迎接世子,這可是機會啊,幾時你能如此輕易的見到這位世子殿下?」

葉紫馨低頭看看自己的衣裳,不太情願道,「我這身衣裳挺好的,早上新換的,簡單大方,我出門也很端莊的,不會丟我們將軍府的臉。」

將軍夫人無奈的點了一下她的額頭,「你還想不想進沐然書院了?那可都是世子說了算,別說沐然書院,就是星月書院,也是世子說了算。」

葉紫馨這次什麼也沒說,乖乖的去換衣服,她本是想拉著蘇招娣一起的,但是被將軍夫人看了一眼,想想蘇招娣可是要給她哥哥做媳婦兒的人,不能打扮的太好看,不然萬一被世子給看上可怎麼辦?雖然她知道這幾乎不可能,世子那般清冷出塵,不近女色之人,不會看上誰的。

蘇招娣跟隨將軍夫人一起出來,便見眾多女眷都在讓丫鬟整理衣衫,尤其年輕小姐們,有些也都跟將軍府要了休息的房間去換衣裳。

阮夫人拉著阮清霜,也激動的跟她說著什麼,這可是世子,若是能得他青睞,即便真是做妾,那將來的日子也不會差。

阮清霜看到蘇招娣,便想招手叫她,被阮夫人給拉住了。

「霜兒,你叫她幹什麼?這世子要來,你的心思要放到世子身上,你二妹如今得將軍夫人青睞,說不定日後就能嫁入這將軍府,雖說以她的身份最高也只能是個側室,但將軍公子的側室那也是貴人,你一個嫡女,若還沒她嫁的好,將來不是要被人背後議論了?」

阮清霜不以為意,「誰願意議論就議論吧,而且我覺得二妹妹才不會做妾呢,再說了,母親,這世子能是我們這樣的家庭能攀附得起的嗎?」

這句話說的阮夫人無言,其實她自己也很清楚,世子那樣的人,自不是他們阮家姑娘能配得上的,但今日這些人里,真正能配世子的女子又有幾個呢?但還不是人人都欣喜若狂,不過是心中都抱著一份希望罷了。

阮夫人身旁的阮湘雨跟阮湘雪也都悄悄的整理了儀容,阮夫人瞪了她們一眼,嘴上沒說什麼,心中卻是不屑。

就連她的嫡女都配不上的世子殿下,這些庶女竟然還有心思,真是不知道自己的賤骨頭幾斤幾兩。

一眾女眷全都到了前院,各自到了自家主君身邊,蘇招娣見成郡王的郡王妃身邊帶了一個年輕的女子,看起來跟阮湘雨差不多大,長得極為美艷,在今日這一眾女眷當中算是極為出眾了。

另外盛褚玉也在,在他身旁也有兩個女子在跟他說話,看來是認識的。

繼續看過去,她神色忽然一凝,發現挨著江太尉的是一個老者,這人她之前對他印象不深,但到了京都之後便調查了一番,見過畫像,他就是那個是如今張家的主君張大人,算是外戚,在朝中擁有一定的地位,屬於靜貴妃娘家一派系的。。 浩瀚的能量,簡直無窮無盡。

王語嫣眸光綻放,虛無中連空氣中充斥著雷霆霸道的能量。

這樣的一片雷霆汪洋,若是放在完美世界當中,無數歲月下來,會不會造就一尊雷帝出來?

即便如此,前方浩瀚的雷霆世界中,也一定會有奇異的生命存在。

或許與異火無二一般的生命體。

於雷霆中誕生的生命。

王語嫣心生搖曳,這便是天地偉力,大自然的奇妙之處。

「哧啦…」

念動間,王語嫣一步邁出,落在了這片雷霆汪洋當中。

在她進入的那一剎那,眾多雷霆如同銀蛇般暴掠而出,閃電般的對著王語嫣轟擊而去。

嗡!

隨著呼吸間,雷霆入體,滲入四肢百骸,千錘百鍊著她的身軀,而後化作精純的能量,融入白金琉璃般的血液光輝中。

在王語嫣周身,白金色的氣血噴薄,將她縈繞的好似神女一般。

「轟轟轟!」

雷霆的海洋中,宛如銀蛇般的雷霆不斷的四處爆轟。

王語嫣卻安然的立於其中,毫髮無損。

她那至強無垢的軀體,在這雷霆的洗鍊之下,竟有了更進一步的跡象。

這種精進,在王語嫣感來,並不會給她當前的戰力帶來多大的提升,卻似乎更像是一種生命本質的蛻變。

或許在短時月之內看不出差異,但是隨著修為境界,生命層次的不斷躍遷,王語嫣可以肯定,一定會帶給她難以企及的收穫。

雷霆!

王語嫣富有韻律地呼吸,與這片雷霆世界共振,整個人氣息上漲,她眸光懾人,面色如常,但心中卻波瀾起伏,並不像表面這麼平靜。

如此浩瀚的能量,恐怕要很長時間才能吸收。

十年,也許是二十年…………

她望著沒有暴動的雷霆世界,稍微感應了一下周遭的雷霆之力,便是抬起步伐,對著雷池深處行去。

如此這般行走了將近百丈左右,終於是停下了腳步,這裡的雷霆之力,已是相當的濃郁。

「便在此處了。」

她也不再繼續前行,反而盤膝而坐,這虛空雷霆汪洋,凝聚了無數歲月的雷霆之力,需要緩緩圖之,不能太過心急。

一念至此,她緩緩閉上了迷人的雙眸。

呼呼!

一呼一吸之間。

與此地共振。

這些看似狂暴的雷霆,在一接觸到王語嫣身體時,便是會如同遇見海綿的水一般,頃刻間便是消失不見。

雷霆汪洋之中,狂雷舞動。

一道道近十丈甚至幾十丈的龐大雷霆,皆是在此刻瘋狂的暴動起來,帶起轟隆隆的驚雷聲響,鋪天蓋地的轟向王語嫣。

璀璨銀色的世界中,雷霆如同巨龍一般瘋狂咆哮,轟隆隆的驚雷之聲,在這片虛空響徹不休。

一道道粗大的雷霆怒蟒,連綿不斷的轟擊在王語嫣的身軀之上。

然而這等恐怖轟擊,不僅未曾讓得王語嫣身形有絲毫的顫動,反而令得她的身體之上的色澤,越發的晶瑩璀璨。

單調的雷霆世界中,雷霆彷彿永無止境,在這種轟隆隆的巨響之下,時間也是如同流水一般,飛速流逝。

王語嫣身形依舊未曾有絲毫的移動,身體如同一個無底洞一般,任由那些磅礴能量的瘋狂灌入。

伴隨著越來越多的能量灌注而進,王語嫣頭頂之上,也是凝聚成了一個足有百丈龐大的雷霆漩渦,漩渦高速旋轉,一道道能量瘋狂湧出。

雷霆漩渦,越來越弱,到得最後,終於是戛然而止。

最後緩緩散去。

與此同時,王語嫣身體之上瀰漫的雷霆,也是在噼里啪啦的暴閃間,竄進了皮膚之中,消失不見。

汪洋一般的雷霆世界在扭曲。

「不夠,還是不夠!」

驀然,她睜開雙目,喃喃自語了一聲。

這般雷霆太過鬆散與低下了,她需要更為精純的能量。

轟!

隨著她緩緩起身,周身雷霆退卻。

咔嚓。

王語嫣周身三丈成了一片虛無。

身影一動,便消失在了原地。

繼續朝著裡面前進。

「雷霆世界誕生的生命體,能量精純,倒是能省上好一番功夫。」

轟!

突然,一道驚雷震驚世間,電閃雷鳴。

虛無之地被茫茫雷光充斥,徹底改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