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反應過來,吉祥已經收回手臂,在望著他笑。

盯著吉祥的眼睛看了又看,姜安突然把吉祥摟入懷中,壓抑著心中各種翻滾的情緒,努力用平靜的語氣說道:

「吉祥,來日方長。」

飛機上

經濟艙中,范發薇左動右動,都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舒服姿勢,空間實在太小了。

想發火,又不捨得買商務艙,發火也只能對自己發火,搞得發火很沒有道理的樣子,真是被狹小的座位憋死了。

同樣是胖子,旁邊座位上的男胖子就不被逼仄的空間困擾,人家還在看手機傻樂。

范發薇撇嘴,一定看得不是啥好節目,這麼擠還有心看電視,心真大。

一扭身,背對著男胖子,范發薇要做一個眼不見心不煩的安靜女胖子。

想法是好的,腰圍也是有本事的,一個扭身,就把側腰上的肥肉甩了出去。

肥肉好巧不巧地越過中間的扶手,溫柔地擦著男胖子的手臂溜達了一下才回歸范發薇的腰上。

尷尬了,動作有點大,碰著別人了,作為有禮貌的人,道歉還是要說一句的。

有禮貌的范發薇又艱難地轉了過來,「對不起」。

「沒事兒,坐著不舒服吧。」男胖子不僅不見怪還很隨和。

「嗯,真是遭罪啊!」范發薇道。

「我也是非常不舒服,但我每次都還能堅持,因為我有轉移注意力神器。」男胖子笑著搖了搖手機。

「用手機轉移注意力?」范發薇疑惑地問道。

男胖子很有耐心,「對,每次坐飛機前,我都下載一些電影啊,或者正在看的電視劇啊,用來打發飛機上的時間和轉移注意力。

一旦全神貫注地看電影電視劇,心情就被劇情牽著走,沒空關注空間小不小,座位舒不舒服了。」

范發薇坐正,「你現在在看什麼,好像很有趣的樣子,喜劇嗎?」

男胖子把手機屏展示給范發薇看,「沒有,這是一檔綜藝,草莓台的《愛情的樣子》,你看了沒?很火的一檔綜藝。」

范發薇:「啊,你在看《愛情的樣子》。我也喜歡看,但我都追完了,新的一期還沒開始。」

男胖子:「我妹強烈推薦我看的,連下載也是她給下的。還真別說,挺好看的。」 賀家。

賀玥趴在陽台上發獃。

聽到汽車聲,她一愣,從樓上奔下,一口氣跑到門口。

白青舞走下車,笑着向她擺手。

心裏的委屈一下子湧上來,賀玥眼眶一紅,飛跑過去撲進白青舞懷中。

「沒事沒事,乖,沒多大點事,有我在呢!」白青舞抱住她,輕拍她的背。

「青舞姐嗚嗚……」

「嗯嗯我在呢,沒事,不哭了乖。」

「青舞姐,你怎麼突然回來了?」賀玥鬆開她,紅着眼眶看着她。

「小可憐。」白青舞心疼地摸摸頭,拉着她往車裏走,「還不是知道你們一個個窩裏反,我不回來,窩都給你們掀翻了。來,我們車裏說。」

「不進去坐坐么?」

白青舞望了眼某個亮燈的房間,搖了搖頭,拉着賀玥坐進車後座。

後視鏡里倒映着一張陌生的臉龐。

那人從後視鏡掃了她一眼,視而不見地轉開目光。

賀玥不自在地皺眉,緊緊抓着白青舞的手不肯鬆開。

白青舞拍了拍她的手背。

「玥,放輕鬆,聽我說。」

賀玥點頭:「嗯,我在聽。」

「那群老頭子頑固不化,總想着安排我們的人生,颯和羽都在和他們鬥爭着,但是我們個人的力量實在是太渺小了,是時候聯合起來共同抗爭了!」

「可是瑾……好像並沒有這樣的意思。」

「不用去管瑾,現在需要的,是你。瑾想要你和羽訂婚,在這一步上,我們利益是一致的。瑾有他自己的計劃,我們何不利用一下呢?」

「你也想讓我和羽訂婚嗎……」

「逢場作戲而已,想要擺脫那群老頭子的控制,必須反過來控制他們。等到我們足夠強大,誰也不能再擺佈我們的人生,玥,你也可以去追求你的幸福。」

賀玥抿唇,低下了頭。

心亂如麻。

一邊是她的龍鳳胎弟弟,一邊是自己的未來。

她和賀瑾,從來沒有過這麼大的爭吵。

更別說是站到他的對立面去設計他。

白青舞輕輕捧起她的臉,眸間溫柔似水。

「玥,每個人都有選擇人生的權力,我們誰也不想成為資本的傀儡。就像我,我找到了屬於我的幸福,不管我家老頭子怎麼威脅,我絕不會放手,我不會再任由他人主宰我的人生。我們都一樣,颯,羽,你,瑾,還有小州妹妹,都是一樣的。」

賀玥愕然:「你也知道了……」

「嗯,我都知道,所以,不管我們之間有怎樣的糾葛,做選擇的都該是我們自己,不需要他人來指手畫腳,哪怕是生養我們的父母。」

「瑾他……」賀玥看了後視鏡的陌生男人一眼,滿眼的心疼,「我再背叛他,他會崩潰的……」

「玥,你太善良了,但是,瑾需要你,你幫幫他,幫他走出這桎梏,這一次,輪到你幫他了。」

賀玥眼神動搖,無措地望着她。

白青舞向她一笑,眸光溫柔而堅定。

「羽腹背受敵,他也需要我們。贏了這一次,以後就是我們的時代。」

賀玥咬唇,沉默。

白青舞定定地望着她,一直等着她的回答。

過了好一會兒,賀玥似下定決心般,終於重重點頭。

「好,我答應。」。 「達~咩~辦公什麼的,還是和鬼燈那個傢伙一起辦公……絕對!不要!!!」首領宰聲音懶洋洋的,又帶了點孩子氣的柔軟,再加上桔梗這麼一青春靚麗的美少女在她身前,任她擺弄自己的頭髮,這就顯得剛剛無緣無故突然殺小孩兒的首領宰好像是眾人的幻覺一樣,而事實上……孩子屍體還在楓婆婆身邊……

「好了,回頭我給你找一套裙子,把這身巫女服換了,和銀醬……」首領宰別好發卡,將梳子收起退後一步,滿意的點點頭,說到芥川銀,一轉頭,只見芥川銀還握著短劍抵著立原道造的脖子,首領宰眨眨眼,「銀醬快把劍收起來,怎麼還一直舉著,胳膊不酸嗎?!立原君不會介意的對吧?!」

「……是……」立原道造嘴角一抽,他敢介意嗎?!摸了摸脖子,立原道造默默地退到廣津柳浪身後。

「桔梗知道她怎麼回事兒嗎?!」首領宰看着芥川銀收了短劍,走到小銀醬身邊,看着小銀醬,首領宰頓了頓,收回視線,看着日暮戈薇問桔梗。

「我死之時,四魂之玉被我帶去了冥界,黃泉女神說四魂之玉不屬於冥界,於是鬼燈大人就將四魂之玉扔進了輪迴中,這些年我一直都在冥界,不曾來過人間。」桔梗掃了一眼日暮戈薇,微微搖頭道。

「那她說日暮戈薇是你的轉世……」首領宰點了點頭,她想也是,桔梗是她的弟子,看在她和晴明還有閻魔判官等人的面子上,黃泉女神也會給予桔梗一份庇佑,哪怕只是一點點,也足以桔梗在冥界過的極好,更何況……桔梗本身就是一個極易讓人喜歡的存在,桔梗的很好,非常好!被人喜歡,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她不是,我靈魂健全,並無缺失,她的靈魂上有四魂之玉的氣息,她的存在,與四魂之玉有關,除了那張臉,她和我沒有任何關係。」桔梗微微搖頭,視線與楓婆婆的眼睛對上,桔梗一頓,隨後收回視線,語調平靜。

「這樣啊……那……太宰你幹嘛?!」首領宰點了點頭,正要說什麼,忽而脖子一緊,一大型人體掛件掛在了背上,首領宰嘴角一抽,偏頭看着熟悉的黑色的腦袋。

「沒什麼,就是想抱抱~」太宰治懶洋洋的掛在她的背上,下巴方向她的肩上,避開另一邊亂步醬的視線,眯着眼瞅著半空中裂縫內燃燒的金紅色火焰。

「……你跳海了?!」首領宰一頓,將胳膊從亂步醬懷裏抽.出來,扒開太宰治的胳膊,轉身,退後一步拉開距離,上下打量一番太宰治,首領宰眯了眯眼,聲音微涼。

「跳了。」太宰治看看自己的胳膊。再看看首領宰,撇撇嘴,委委屈屈道。

「……原因。」首領宰腦門蹦起青筋,那是深淵!是血海!你丫跳什麼跳?!活膩了……哦,【太宰治】都是自殺狂。

「就隨便跳跳嘛,看看會不會死。」太宰治嘻嘻笑着,無視了首領宰的怒氣。

首領宰沉默不語,眯着眼打量着他,太宰治左顧右盼眼神亂飄,就是不看首領宰。

「你找到了什麼?!」忽而,首領宰抬手捏住他的俊臉,湊近,聲音又輕又緩又冰涼。

「不管我找到什麼,我都不會阻止你的,噠宰,我不是你的敵人。」太宰治忍不住微微後仰,但臉頰被捏著,被扯得有點疼,太宰治撇撇嘴,面露委屈。

首領宰一頓,想了想,緩緩地鬆開手,「如果你阻止我……讓你永生哦~」

太宰治:……

你這語氣,和當初說送我『禮物』時一樣樣的,果然!當初她送他『禮物』絕對是有預謀的!她故意的!

「永生什麼的……才不要。」太宰治身子一歪掛在首領宰肩上,不高興的嘟囔道。

首領宰白了他一眼,卻沒把他推開,眯着眼看着楓婆婆,再看看日暮戈薇,手摩挲著下巴,若有所思。

「四魂之玉破碎,殺了他們,收集四魂之玉的任務女神就要交給老師你了。」桔梗順了下頭髮,沒看楓婆婆,而是走到日暮戈薇身邊,從她衣領沒勾出一帶鏈子的小小玻璃瓶,扯斷鏈子,將瓶子拋給首領宰。

瓶子入手,淡紫色純凈碎片瞬間變得漆黑。

「這還帶變色的?!四魂之玉,幹什麼用的?!」太宰治伸手從首領宰手上拿過玻璃瓶,然後……

『嘭』的一聲,玻璃瓶爆了,玻璃碎片還沒爆開就被漆黑的碎片湧出黑色的粘稠的液體包裹腐蝕……

「太宰啊,你比我還黑啊……」首領宰拍了拍太宰治的狗頭,抬手,裂縫中金紅色火焰飄出一絲落在黑色粘稠的物體上,然後,黑色粘稠的液體瞬間被燒的乾乾淨淨,而漆黑的碎片此時則是純凈的淡紫色。

「胡說!都是【太宰治】,咱倆明明一樣黑!」太宰治盯着落在首領宰手中的漆黑碎片,不高興的道。

「呵,來桔梗,凈化一片然後給他,你看看黑泥還會不會出現,全橫濱誰不知道你太宰治不僅是個繃帶浪費裝置,還是個黑泥精!」首領宰叫來桔梗,推開太宰治,冷笑着看着他,「有些人啊,看起來陽光開朗,實際上卻是黑泥成精。」

太宰治挑眉,雙手抱胸,「有些人啊,看起來陰鬱狠厲,實際上她還就是專橫狠辣的暴君……呵……」

實際上卻是沉睡在黑暗中的太陽……是……光明啊……

首領宰和太宰治,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消瘦青年,除了衣着不一樣,完全就像是照鏡子一般瞪着對方,然後……

「……呸!」兩人異口同聲動作一致『呸』了對方一聲,然後扭頭不看對方,說是複製粘貼都不為過。

。 ※※※

《跑》(節選)

慕言/文

附錄1:上架感言

※※※

本書雖然目前加上存稿僅僅40萬字左右,但是其間刪掉大量文字,不算初版廢稿,便是垃圾箱里都有一百多頁。我對文字談不上潔癖,但也注重質量,總是改了又改,還很享受這樣的過程。儘管知道猶如房子沒有蓋好就裝修,書未完本就回頭修改很不合理,但有機會我仍然要不斷修改。每天的更新都要重新讀一遍,儘力潤色,完成後方才著手接著往下寫。

如今終於上架,高興和激動之餘,也有些感想。

這段時間看到很多關於書盟負面信息,心下難受。作為寫手,網站運營並非我的工作,心有餘而力不足。但是既然簽約,不能毀約,只能同書盟共同進退。剛剛看到最新公告,得知今年發展方向將從大量簽約轉為出版精品,頗為欣慰。希望豪情壯志能轉化為現實,希望這是好的開始。

我要感謝家人和朋友的鼓勵。寫書是我的副業,儘管樂此不疲,但事實上的確消耗了大量時間。謝謝好朋友慕言先生,全力支持我做喜歡的事,甚至捏著鼻子讀我的小說;也要感謝編輯,謝謝他的好脾氣,謝謝他對作品所做的工作,儘管他的封推承諾至今沒有兌現。

目前存稿加起來還有一百頁,我會繼續努力下去,希望有更多讀者讀我的小說。相信我,你們不會失望。

※※※

《跑》(節選)

慕言/文

附錄2:封推感言

※※※

拙作上了書盟首頁,且是堪比大封推的「hot」,精神為之一振!也許並不算狹義上的封推,權且說之。

其實書未寫完,並未有太多感想,更多想法融入了書中,無須在此贅言。但是按照慣例,貌似在此應該寫一段稱之為「封推感言」的文字,就好比當年做碩士論文,正文前面有中英文對照的內容提要,學術承諾,後有致謝,這些東西約定俗成,不可缺少,乃是標準格式。因此也隨個大流。

※※※

首先,說說創作由來,也就是我為什麼要寫武俠小說。

多年來都想寫點什麼。起初著眼點聚焦官場商戰、都市言情,很長一段時間都想做都市題材,企圖像海岩那般在現實泥沼中開出浪漫之花,最終因為掌握信息量太少而失敗,而在當時,我並不知道問題出在類型上。

現實題材需要掌握大量資訊,補充無窮細節方才能夠成功。大情節可以瞎編亂造,細節必須真實,否則便會特假。作者欲給讀者一杯水,那他必須在作品里放一桶水,自身卻又須具備一缸水。由此,只有那些久經歷練,掌握大量資訊的作者方能成功駕馭現實題材,而我自認掌握的現實素材實在有限,無法成功創作好作品。

一直以來,我都比較喜歡武俠小說,看過很多,並不是喜歡打打殺殺,而是喜歡超越現實的幻想世界。創作現實題材失敗,幾經挫折,在不經意間將目光聚焦到了這個領域,終於找到了適合自己的表達方式,水到渠成。這時,終於找到當年癥結。曾經好幾年,我經常獨自面對空蕩蕩的word文檔,整個下午枯坐,累得筋疲力盡而不能成一字。如今八十多萬字,追憶往昔,感慨萬千!

弗洛伊德曾說:「一個人越強調的東西,越是他缺少的東西。」因此,文學都是表達自己沒有的東西,也能瞬間純凈一切,這是我喜歡的真正原因,也是我為什麼創作武俠小說的原因。

巴爾扎克對一張桌子的描寫可以詳盡到多長多寬,精確到毫釐;托爾金則可以在《魔戒》中虛構一個並不存在的幻想世界,甚至創造語言……其中沒有孰優孰劣,只是表達方式不同,屬於不同類型的小說。而只要內容好,任何類型都可以做到頂尖!玄幻、武俠照樣可以出經典,《西遊記》《水滸傳》不都躋身四大名著了么?沒有爛的類型,只有爛的作品。

大仲馬曾經說過,「我從夢想中汲取養分,我的兒子從現實中挑選題材。我閉著眼睛寫作,我的兒子睜著眼睛寫作。我繪畫,他照相。」而我顯然屬於前者,並不是說現實主義不好,比如《紅樓夢》《安娜·卡列尼娜》《復活》等,我就非常喜歡,而是因為生活每天我們都在經歷,遠超任何一部小說,關鍵是有沒有發現美的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