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宣政殿外大門就在眼前,他卻被宮人抓住胳膊,身後的人傳來陰測測的聲音,「有琴公子,還是不要掙扎了,隨奴婢回去吧。」

「我不!你放開我!」有琴川掙扎著,但是那些個禁衛軍是看見了,卻沒有一個人動手。

「救救我,我是陛下的人,你們救我!」

禁衛軍面面相覷,但還是沒有出手。

因為他們認識抓住有琴川的人是雪貴君身邊的宮人,武功很高的,最重要的是雪貴君是得罪不起的。

。 第344章曖昧關係

雙頭蛇做出來的蛇油膏,比普通動物油做出來的更滋潤,美白效果更好。

從空間出來之後,花琉璃去找鬼見愁……

「怎麼了?」

「你這幾天跟著嘉華公主,盯緊了,別被她發現了。」

「奇怪,你跟嘉華公主看似關係不錯,為何要跟蹤她?」

花琉璃白了他一眼,鬼見愁見她這表情,往後退了兩步擺著手道:「好好好,我這就去,這就去!」

說完飛快逃走了,生怕花琉璃做出什麼對他不利的事兒似的!見他逃似的身影,摸了摸臉,她有那麼殘暴嚇人嗎?

想不通,不如上床睡覺……

第二天早上,司徒錦早早就來了,花琉璃見他過來,給了他一個包子道:「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是不是有什麼發現?」

「確實有發現,根據小一調查發現,刺殺南赤炎的女人曾經跟三皇子碰過面!」

「所以這次刺殺南赤炎的人是三皇子?」

她還以為是南陽國的人呢。

「不光三皇子參與了,南陽國的人也參與其中!」

「南赤炎還真可憐,被兩個國家的高層對付,能活下來,真是命大。」

司徒錦:「你救了南赤炎!」

花琉璃:「……」

卧槽,那她豈不是告訴兩國高層,自己跟南赤炎是一國的嗎?見她臉色大變,司徒錦笑了笑,揉了揉她的腦袋道:「沒那麼嚴重,不過目前只查到南陽國的大皇子與東籬國的三皇子參與其中,其他人有沒有參與,暫時還沒查出來,至於嘉華公主,我派人查過了,她沒什麼問題。」

花琉璃向來相信自己的直覺!嘉華公主絕對有問題,只是暫時還沒露出狐狸尾巴來。

「我派人繼續跟著。」

「恩!」

吃過早飯以後,司徒劍南興緻勃勃的來了,然後投入到緊張的學習當中,花琉璃給了他自行研究的機會,然後與司徒錦去了驛站,給南赤炎換了葯以後,就見嘉華公主一臉若有似的看著花琉璃。

「你這要哭不哭欲言又止的樣子,做什麼?」

嘉華公主突然將花琉璃抱住,哽咽道:「璃丫頭,我完蛋了,昨天你們走後我皇叔說保護不了我了,讓我嫁給董立國的太子做側妃,怎麼辦?」

花琉璃與司徒錦不動聲色對視一眼道:「那挺好的,太子溫文爾雅,才貌雙全,定能護你周全的。」

嘉華公主搖搖頭,道:「側妃,還不是低人一等,璃丫頭,要不你收留我吧!」

花琉璃嘴角含著冷笑,拍了拍她道:「胡說什麼呢,我怎麼能收留了你?難不成個你要嫁給我爹啊?」

嘉華公主,掩下眼底的冷芒可憐巴巴道:「別人都以為我跟司徒錦曖昧有關係,不如將錯就錯,咱們姐妹兩個一同……」

花琉璃不等嘉華公主將話說完,便推開她道:「即便我同意司徒錦也不會同意,他這輩子只能有我一個,這樣的話斷不要在提了,沒得讓人說你厚顏無恥!」

見花琉璃寒著一張臉,嘉華公主委屈的看了司徒錦一眼道:「司徒錦,我不喜歡你,只有嫁給你才算自由……我……」

「抱歉,本世子沒打算充盈後院,有璃丫頭一個就夠了。」

開玩笑,他要是敢納妾,璃丫頭一準跟自己鬧掰!到時候說不準跟自己老死不相往來,想想就害怕,況且後院女人多了,是非就多。

他沒那個精力,也沒那個想法。

「娶了我做擺設就好!」

花琉璃對天翻了個白眼,笑道:「你趕緊打消這個念頭!」

見花琉璃生氣,嘉華公主嘟著嘴,一臉不快,她是堂堂得到公主,搞不懂司徒錦為何放著真正的公主不娶非要娶花琉璃這個異姓的。

就因為她醫術高?就因為她漂亮?

「嘉華公主,目前攝政王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我們就先走了。」

說完主動牽起司徒錦的手,往外走……

一處驛站的門,花琉璃氣哼哼的上了馬車,見到跟著她一塊兒上來的司徒錦,氣不過,伸手揪起他的耳朵道:「都是你惹的爛桃花。還說她沒問題,這像沒問題嗎?」

司徒錦:「……」長得好看也有錯?

「媳婦兒,都怪我,都怪我,前兩天聽聞亦行一已經在帝都城外開始建造搭棚了,我帶你去看看!」

「恩!」

兩個人來到城外,看到正忙碌建造的人,成周正在智慧中人安裝,見到花琉璃與司徒錦來,忙笑眯眯的跑過去道:「姑娘,您來了?」

花琉璃看著已經搭建了一半的廠房以及大棚道:「成周,這東西是你鑽研的?」

「恩!當初聽小玲說過姑娘要蓋什麼大棚,所以就想試試,沒想到效果還不錯,不過唯一的麻煩,就是需要親自動手攪動這個手竿!

花琉璃看著他興緻勃勃的給自己展示大棚的機關,笑道:「你做的很好了,你能把想法實踐,就是一種進步,辛苦了!」

成周覺得自己這短時間沒日沒夜的研究終沒有白費,姑娘認可了!

心裡即便美的要冒泡了,不過,他還是保持高冷的形象比較好。

成周的設計,讓很省心,只需要一個手柄,就能輕鬆讓頂上的油氈鋪上或拿下!

至於原理,她還真不清楚!

「等廠房建造完以後,每兩個大棚挖一口井!等井挖好了,我再跟你說具體怎麼做。」

「好!」

花琉璃與司徒錦在廠房中轉悠一圈兒,廠房她目前建五間,其中已經建好了三間,每一間廠房都鋪了青石板,裡面堆放著建築材料以及未曾用過油氈。

轉完以後,花琉璃心裡知道了個大概,笑道:「咱們先回去吧!」

「好!」

告別成周以後,兩人就回了帝都城內。

花琉璃回到花府以後,就見葉劍清焦急的等在琉璃院大門處,見到花琉璃之後,道:「姑娘,我有大發現。」

花琉璃揮手讓小玲退下,帶著司徒錦與葉劍清往琉璃院走去!

。 許林這一跳,直接跳到了二樓,然後手掌猛然一抓陽台的邊緣,再稍微一用力,整個身體就呈現一個弧形落到了陽台里。

而落下的那一瞬間,雙腳根本就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非常的奇妙。

許林在落地的那一瞬間,直接蹲下腰,然後微微抬起自己的腰身。探出自己的腦袋,透過窗戶的玻璃望到裡面去,確定沒有任何人的時候。他就輕輕的抬起手,握住門把擰開了門,悄無聲息的走了進去。

從門外走進去,許林目光一掃,發現這裡看上去像是一個雜貨間,而且各種東西上面滿是堆積的塵灰。顯然是已經很久沒有人來過了。

許林的眉毛挑了一挑,然後就小心翼翼的朝著樓梯走下去,悄無聲息,然後來到了二樓中。

就在這個時候,許林聽到了不遠處的一個房間里傳出了說話的聲音,許林就這樣摸索著過去,貼著牆壁靠了過去。

輕輕伸出一根手指頭,戳穿了紙糊的窗戶,然後憑藉著裡面的燈光,許林就看到了劉福三。

除了劉福三之外,還有另外一個人。

他穿著一件黑色的大衣,梳著油麻頭,年紀看上去大概五十歲左右,但是面相看著還是挺英俊的。

這讓許林的眉毛緊皺起來,暗暗想道:「這個人是誰?為什麼劉福三要來見他?」

「老闆。」

就在許林心中猜測著這個大衣男人的身份的時候,劉福三微微躬身,臉龐上露出了異常恭敬的神色,叫喚了一聲。

老闆?

這個傢伙。是劉福三的老闆?

許林頓時愣了一下,工廠不是劉福三的嗎?怎麼在他的背後還會有老闆?

「恩,那兩個條子走了沒有?」風衣男人轉過身來,對著劉福三出聲問道。

劉福三點了點頭,說道:「走了。」

「你有沒有露出什麼馬腳?」風衣男人開口問道。

「沒有沒有,」劉福三連忙搖頭,說道,「就按照老闆吩咐的,他們想要什麼。我們就給他們什麼,他們一點都沒有發覺,抄了我們幾家客戶的地址就走了。」

外面的許林聽到這句話,也是不禁愕然,這個劉福三,居然不是真正的老闆?這可就真的是很有意思了啊!

這麼說來的話,這個工廠的老闆,還真的是心裡有鬼啊!

「那批貨怎麼樣了?」風衣男人又是出聲問道。

劉福三低聲說道:「已經完成了。」

風衣男子微微點頭,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紙條。遞給了劉福三,說道:「這是今天晚上這筆貨物的交易地點,你叫幾個手腳麻利點的兄弟送過去,記得,最近不太平,都得小心一點。」

「是。老闆。」

在外頭的許林聽到這番話,臉上也是露出了驚訝之色,然後就悄悄得退後,再一次返回原路,重新回到了屋子後面,再一次跳了下來,回到張西英的面前。

見許林回來,張西英這才鬆了一口氣,連忙迎了上去。出聲問道:「怎麼樣?」

許林點了點頭,說道:「我打聽到了一些事情。」

「我是問你人怎麼樣?沒問你這個。」張西英沒好氣地說道。

許林一怔,心中頗為感動。然後微笑著說道:「我沒事啦。」

張西英這才鬆一口氣,問道:「那你探出了什麼情報嗎?」

許林輕輕點頭,低聲說道:「嗯。我已經查出來了,那個劉福三,並不是那家工廠的老闆,在他的背後,有其他人。」

張西英俏臉上頓時露出一絲驚訝之色,說道:「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許林點頭說道:「恩,而且聽他們之間的對話,似乎今天晚上有一批貨物他們要跟一個買主交易,這個買主很有可能就是搶奪了煉武藥劑那批貨物的那伙人。」

張西英問道:「找出地點是在哪裡了嗎?」

許林搖了搖頭,說道:「在劉福三的手裡,他的幕後老闆把紙條交給了他。」

「所以我們就只有真假劉福三他們知道了?」張西英又問道。

許林說道:「對,現在我們就只有想辦法從那個假的劉福三身上套出情報。」

「那要怎麼套?難道要把他抓起來嗎?可是我們現在手中沒有什麼證據可以表明啊!」張西英皺著秀眉。俏臉上露出了擔心之色,出聲問道。

聽到張西英的話,許林微微一笑,開口說道:「有的時候,抓人審問,是不需要什麼證據的。只要我們有合理的懷疑,那就足夠了。」

張西英立刻聽出許林是想要幹什麼了,當下驚道:「你是想要動私刑?」

「當然不,如果他乖乖合作的話,我當然是不會用的了。」

……

假劉福三又是跟自己的老闆討論了一番話后,他就再一次離開了這個抽木板門的屋子。

見假的劉福三從屋子裡走了出來,朝著另外一條路走去,許林跟張西英二人互相對視了一眼,然後就跟上了他。

在拐到一條岔道的時候,許林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抬起自己的手掌,兩指之間夾雜著一枚銀針,朝著前者揮射而出。

頓時「咻」的一道輕微的破空聲響起,銀針沒入到假劉福三的後頸上,假劉福三頓時雙眼猛然一瞪,就直接暈迷倒在了地上。

見假劉福三倒在了地上,許林和張西英二人這才從拐角處走了出來,來到了假劉福三的面前。

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許林就把假劉福三的身體抗在肩膀上,跟著張西英迅速離開這裡,找到了一處廢棄的倉庫,將假劉福三綁在了一張椅子上,然後才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臉,叫喚他醒來。

「誒,誒,醒醒,醒醒。」

假劉福三搖了搖晃自己的腦袋瓜,然後緩緩清醒過來,接著他就看到自己被綁住了,頓時一個激靈,目光望向了許林與張西英,眼中頓時掠過一絲慌張之色,面龐上浮現出了恐懼之色,十分慌張地叫道:「武官大人?你們,你們怎麼在這?還有,為什麼要把我綁起來?」

。就不弄先更后改了,寫完再發出來!

《人在斗羅,我把藍銀皇吃了》可能要到一兩點更新! 第48章別有所求

當然,周航可沒意識到,就在剛才的瞬間,葉鋒驟然出手,幾根銀針驟然飛出。

等他反應過來,卻已經為時已晚。

在他丟開林清影的瞬間,葉鋒閃身沖了上前來,迅速將她抱在懷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