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寒裳扶著奶奶的胳膊,去了後院。

將禮物一一呈上,鄭蘇蘇的禮物是夏厲寒親自挑選的,其他女眷都是梅寒裳挑選的。

給梅老夫人的禮物是個小玉佛,上等的玉,投其所好。

給梅雨嬌的是一匹上好絹絲,這種絹絲是東海國的御.用品,世間少有。

給梅羽蘭母女倆的,就普通了許多,是梅寒裳讓雨竹幫她挑選的,但康王府庫房裏出來的東西,再不好再不好也顯得上等,梅羽蘭母女倒是也很高興。

就連端姨娘也有禮物,皆大歡喜。

梅老夫人非常欣慰地摸著梅寒裳的頭對眾人道:「當初老生就覺得的裳兒日後必成大器,果然如此。」

眾人跟着附和,彩虹屁吹到天際。

又閑聊了一會,梅老夫人倦了,眾人才散。

鄭蘇蘇拉着梅寒裳進了自己屋,先將丫鬟遣出去。

「裳兒,如何?」 「你別傻了!」

李初晨正要繼續勸說趙瑩瑩的時候,臉色卻忽然一變。

因為他發現,在他們頭頂上空,飛來一架直升飛機。

這架直升飛機,不緊不慢,一路跟着他們。

李初晨在三叉路口,故意拐彎,走上另外一條路。

跑車拐彎,頭頂的直升飛機,也跟着拐彎,一直跟着李初晨他們這輛車。

「是羅斯家族派來的人,趙瑩瑩,坐穩了!」

李初晨開口,提醒了一句,然後就猛打方向。

跑車一個漂移,頓時調轉方向。

李初晨猛踩油門,使勁加速,跑車掉頭后,就開進一條崎嶇的山路。

這條崎嶇的山路,兩側都是林地,綠樹成蔭。

李初晨就是看中這茂盛的枝葉,能夠擋住飛行員的視線。

不讓飛行員鎖定他們。

李初晨他們,才不至於要被羅斯家族派來的人包圍。

否則,有一雙眼睛,一直在搞出盯着他們,為其他人指路。

用不了多久。

李初晨他們,就會被羅斯家族的人,團團圍住。

「啊啊啊啊啊!」

李初晨在崎嶇的山路上,把車開得飛快,趙瑩瑩坐在跑車的副駕座上,她被跑車顛得內臟都要移位了。

尤其是她這身材,太火爆了。

跑車上下顛簸得厲害,趙瑩瑩身前多肉的地方,也上下顛得厲害。

顛得趙瑩瑩只覺得胸口一陣陣煩悶。

實在被顛得難受了,趙瑩瑩就不由得尖叫出聲。

但李初晨卻沒有減速的意思。

他依然把跑車開得飛快,但他們頭頂上,直升飛機的轟鳴聲卻一直都在。

看樣子,直升飛機的飛行員,對這一帶的路,應該很熟悉。

他能判斷出跑車行駛的方向。

雖然又茂盛的枝葉,遮擋了飛行員的視線。

可是,李初晨想要甩掉這架直升飛機,恐怕還是很難。

「趙瑩瑩,快,把安全帶解開。」

李初晨覺得,他們不能一直這麼下去,必須要想辦法,儘快擺脫頭頂的直升飛機才行。

趙瑩瑩想不明白,李初晨,為什麼讓她解開安全帶?

這段路,顛得特別厲害。

而且,跑車的速度,還很快。

沒有安全帶的保護,趙瑩瑩有點擔心,她會不會被極速前進的跑車,甩飛出去?

但擔心是擔心。

李初晨讓她解開安全帶,趙瑩瑩還是順從地照做了。

趙瑩瑩把安全帶解開后,又聽到李初晨讓她從跑車的天窗爬出去。

趙瑩瑩一聽,頓時整個人都懵了!

跑車的速度這麼快,李初晨卻讓她從跑車的天窗爬出去。

這是讓她去送死嗎?

李初晨當然不是讓趙瑩瑩去送死,他有他的計劃。

但看見趙瑩瑩愣住的樣子。

李初晨就知道,她肯定是嚇到了,也不敢照他說的去做。

李初晨也不怪趙瑩瑩。

畢竟,她還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

李初晨讓她從極速行駛的跑車爬出去,確實有些為難她了。

趁著前面這段路是直線的。

李初晨毫不猶豫,拿起方向盤鎖,就把跑車的方向盤鎖死。

又用車裏的一根棒球棍,頂在跑車的油門踏板上。

然後,李初晨就迅速打開跑車的天窗。

他一躥,就躥出車外。

李初晨站在車頂,一隻手緊緊扒住跑車天窗的邊緣。

他的另一隻手,則是伸進車裏,對着趙瑩瑩招呼道:「趙瑩瑩,快,你也上來,快點,沒時間了!」 西洲山脈。

兩道身影在空中呈現。

一道雷電肆虐,一道火焰涌動。

轟!

轟!

兩人在空中不停碰撞,消失又出現,力量氣息開始傳遞出來。

席捲山脈。

砰!

兩人從空中落入山脈。

腳下土地因強大力量出現了大坑。

一位少年手持方天戟站在原地,他頭上帶著龍角,身上有雷霆閃爍。

方天戟更有雷霆觸及大地。

敖満看著前方的火焰中年男子,一臉的不屑:

「偷襲,還不是拿不下我。

妖族沒人了嗎?」

「龍族八太子,天賦驚人,誕生之初便是仙,能跟六太子旗鼓相當,實屬榮幸。」火炙看著敖滿冷冷笑道。

他們來這裡都是為了一個寶物,只是碰巧遇到。

從而打了起來。

東西還沒有找到,但是大家都知道為了什麼而來。

所以分勝負定生死。

寶物自然就是勝者的。

「被我擊殺,也是你的榮幸。」敖滿邁步走出。

手中方天戟有雷霆肆虐涌動,隨著敖滿邁步而出,他身上開始有雷霆覆蓋。

隨後天空出現了雷霆,轟鳴之聲震耳欲聾。

這一刻敖滿揮動手中戟,喚起狂暴雷霆,席捲四方。

轟!

方天雷戟直擊火炙。

烈焰焚燒,大地被火焰覆蓋,烈焰噴涌而出。

如火蛇將雷霆捲入。

「嗯,能殺六太子,便是不世奇功。

為了我的功績,只能請你去死。」

火焰如巨蛟,橫掃八方,雷霆在火蛇下消散。

「就憑你?」敖滿被雷霆覆蓋,方天戟揮動,雷霆大放:

「雷霆天落。」

轟隆!

天空有無盡雷霆而下。

威勢驚天,狂暴氣息毀滅一切,火蛇如同火苗被雷霆熄滅。

「哼,困獸之鬥。」火炙雙手合十,火光綻放:

「萬鼎熔爐。」

嘩!

火焰開始延伸,開始覆蓋。

不過片刻之間,火焰化作熔爐將雷霆圍住,將敖滿困住。

「自己要把自己困住,你這火種妖,真是沒腦子。」敖滿抓住方天戟,直接沖向火炙。

火炙手中一揮,如火的長槍出現在他手中。

迎上敖滿。

轟!

力量交鋒,火星四散。

他們的動作非常快,力量如颶風橫掃四方,身影如電光閃爍呈現。

這一戰彷彿會打很久。

西洲山脈另一側。

江瀾坐在地下空間中。

為了安全起見,他一直躲在地下。

山洞也不去。

很多人都會找山洞,但是很少會有人去挖地。

這樣,他閉關的時候,就不容易被打擾。

也確實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