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書良不由得一臉疑惑:「什麼第二項目?你們在說什麼?」

趙青葵看他一眼:「大人說話小孩子別插嘴。」

「……」李書良:「誰比誰小還不一定呢。」

趙青葵可不管,老神在在地拿起杯子,發現水沒了又叫李書良趕緊幫加水。

李書良沒說什麼,順從地起身拿保溫壺幫她加水去。

黃金爺爺看着桀驁不羈的孫子溫順的模樣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沒想到這世上竟然還有製得住這小子的人。

黃金爺爺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等水喝的趙青葵,不由得福至心靈。

如果這丫頭成了他家的孫媳婦,那一切不都解決了嗎?

趙青葵入了李家的門,他又何苦再糾結金銀樓會不會給了外人,就算賺的全給她又何妨,畢竟給孫子還是給孫媳婦不都是給他們李家自己人嗎?

黃金爺爺越想越有道理,臉上升騰起一抹暗喜。

趙青葵和李書良渾然不覺,一個倒水一個喝水,大方又自然絲毫不扭捏。

老爺子越看越歡喜,恨不得立刻點頭應允了這一門婚事才好。

以至於黃金爺爺走出去的時候,臉上笑的那叫一個燦爛,喜氣洋洋的模樣都快蓋過前面三位叔了。

而眾人一看不由得好奇,趙青葵到底是應允了黃金爺爺什麼,才讓他露出如此誇張的笑容。

黃金爺爺但笑不語,只拍了拍李書良的肩膀語重心長地叮囑:「你要爭氣啊。」

千萬別讓小葵花被別人追了去。

李書良不明就裏,只以為爺爺叫他在臨時辦事處加油干,鄭重地點頭:「曉得了,放心吧老爺子。」

趙青葵不知外頭爺孫倆互相烏龍了,仍舊矜矜業業地接待前來諮詢的商家。

進來的最後這幾位里竟然都是吃的,混沌攤子、陽春麵、和小籠包等等。

這年頭受到交通的制約,再加上真空包裝和保鮮措施尚未開發,食物並不好賣到市區以外的地方。

所以趙青葵對他們的定位側重在美食展上,專門針對做展覽那7天的生意去佈置。

待結束一對一諮詢的時候,一個上午過去了。

趙青葵又累又渴地出來,李書良已經給她打好了飯菜。

趙青葵也不客氣,在自己的座位坐下吭哧吭哧吃了起來,一邊吃還一邊望着旁邊獻殷情的某人。

「有話快說。」

李書良看她如此上道,不由得樂了:「我就知道什麼都瞞不過你。」

「能勞煩您大駕給我打飯,不就明晃晃寫着有事相求四個字嘛?你趕緊問,問完了我還要去做我的工作呢。」

現在趙青葵已經和和清隊達成了共識,她和李書良等志願者的上班時間一致,上午在臨時辦事處,下午忙自己的事情。

兩人約定好中秋過後正式執行,也就是從今天開始,趙青葵終於不必全天撂挑子了。

李書良知道趙青葵的時間寶貴,故也不拐彎抹角了。

「你跟我爺爺說的第二項目是什麼?」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二天一大早,覺沒睡夠的江宿就被吳志博和梁雲深叫起來收拾東西。

江宿困的一批,剛出帳篷就撞見同樣走出帳篷的顧芮芮。

顧芮芮白皙的小臉「騰」地一下變紅,埋着頭從江宿身邊匆匆跑過去,那嬌羞的模樣令人心神蕩漾。

梁雲深燃燒着八卦之魂:「嘖,這趟春遊,你們進展挺快啊。」

江宿翻了個白眼……

不提春遊還好,一提春遊他的胸口就堵得慌……

學生們各自收拾好東西,在森溪谷門口集合,班主任早就在那等了,一邊嗑著瓜子一邊點人名。確定都到齊之後陸陸續續上車,準備返校。

車子發動,江宿閉着眼只想補覺,誰料米雯提出來打遊戲。

再看看顧芮芮,很明顯能看出來她在故意迴避著江宿的目光……

嗯……想打遊戲的是顧芮芮吧。

只是因為昨天晚上的事,她害羞,不好意思跟江宿說話。

五個人很快進入遊戲,江宿依然選擇打野。

有了遊戲作為「僚機」,顧芮芮鼓起勇氣和江宿開口說話:「你不玩射手了嗎?」

江宿沒多想:「不啊。」

他本來也不擅長射手。

顧芮芮點點頭,隨口道:「也是,你射的太……」

話沒說完,被自己話中某個動詞震到了,一瞬間顧芮芮羞得想咬斷自己的舌頭……

原本大家都沒多想,結果就因為顧芮芮的戛然而止,氣氛變得既詭異又曖昧。

吳志博看看羞得滿臉通紅的顧女神,再看看錶情有點難拿的江宿,震驚.jpg。

這就……沖了?

最後還是梁雲深打破尷尬:「哈,我玩兒虞姬,顧芮芮,你能玩瑤嗎?」

顧芮芮趕緊跟着轉移話題:「不太會哎。」

梁雲深:「挺簡單的,你也不用什麼操作,就騎我頭上就行。」

江宿:嗯??

騎你頭上???

察覺到江宿投來的不太友善的目光,以及吳志博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眼神,梁雲深立馬改口:「你給阿宿輔助也行,騎他頭上。」

吳志博再也忍不住了,「噗嗤」一聲笑出來,又連忙說,「不好意思啊,我這……我是經過專業訓練的,一般不會笑,除非忍不住哈哈哈哈哈……」

這下顧芮芮更害臊了,簡直又羞又惱。

江宿看了她一眼,皺起眉頭略有不悅:「你們哪那麼多廢話,有什麼好笑的,趕緊選完英雄點確定。」

見江宿這麼袒護自己,顧芮芮的嘴角悄悄彎起一抹甜蜜的笑意。

當然吳志博和梁雲深也不會介意江宿說的話,畢竟鐵三角不只是說說而已。

三男兩女很快熱火朝天的進入遊戲,玩兒了幾把后,大家都有點累了,於是紛紛去做自己的事。

江宿補覺,吳志博追番,梁雲深在微信上不知道和誰聊的正嗨,顧芮芮和米雯看綜藝節目。

時光轉瞬即逝,大巴車很快回到學校,下午的課照常上。

下午第一節課是英語課,上課之前,江宿被英語老師叫到辦公室。

作為英語課代表,幫老師備課、跑腿,是常有的事。

這會兒江宿正幫老師整理試卷,老師問道:「前天給你發的視頻你那還留着吧?」

「嗯,留着。」江宿一邊數試卷的頁數,一邊回答。

「行,一會兒你回班裏先放那個視頻。」

「好。」江宿應着,把數完的試卷對齊,放在辦公桌上,「老師,卷子夠了。」

「行,你去放視頻吧。」老師悠哉悠哉喝了口茶水。

她讓江宿放的視頻是一個美國交換生的日常vlog,裏面涉及到今天要重點講的英語口語問題,所以算是作為一個課件預備素材。

預備鈴響過,同學們陸陸續續回到教室,江宿在講台上鼓搗多媒體。

他把手機連接到多媒體上,突然有點肚子疼,正巧吳志博從門口進來,江宿便招呼吳志博過來幫一下忙。

「我去趟廁所,你放一下視頻。」

「哪個?」

「就第一個。」江宿快速說完,跑出教室去上廁所。

吳志博點開江宿手機里的第一個視頻,便往座位上走。

「你這是……cosplay?」

教室音響傳出江宿的聲音。

大家的目光紛紛被多媒體大屏幕上奇奇怪怪的畫面吸引了。

只見鏡頭晃得厲害,但能看出這是一片灌木叢,兩條細長的腿在灌木叢中摩擦。

「你喜歡?也可以呀。」

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

這是……江宿的私人視頻?!

同學們慢慢反應過來,一個個臉上露出逐漸變態的笑容。

緊接着聽到江宿的聲音:「你不癢嗎?」

嘶……這限制級的發問!

吳志博還沒來得及回到座位,就站在過道上扭頭盯着大屏幕,眼睛都瞪圓了。

反應過來后,吳志博想去關掉視頻,結果一道嬌小的身影從他面前躥過去——

是顧芮芮!

此時顧芮芮正咬着嘴唇,死死盯着講台上電腦里的畫面,眼眶紅的像兔子一樣。

吳志博大腦「嗡」的一下,腦海中浮現出兩個字:完了!

只見視頻畫面仍在繼續——

「哎呀,別管那麼多了!comeon!baby!」

伴隨着女人充滿挑逗的話,鏡頭劇烈的抖動起來,從鏡頭中看,大概是兩人有了交集,而江宿伸手做了抵擋,於是鏡頭剛好錄到女人那豐滿的大兔子,一顫一顫的,充滿著誘惑。

全班同學大氣不敢出,一個個屏住呼吸睜大眼睛看着大屏幕。

鏡頭和大兔子拉開了距離,依舊晃得厲害,江宿的聲音響起——

「你你你……你要幹什麼!你清醒一點啊!」

女人張牙舞爪,餓狼一樣朝江宿撲上去:「清醒個屁!十七八的大男孩哪個不是熱血沸騰,老娘見的多了!快點,麻溜的!」

江宿一邊躲避一邊喊的破了音:「十七八歲大男孩怎麼了!我們就沒有貞操了嗎!」

「你淡定啊大姐!回頭是岸啊!」

「來,你跟我背——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

……

鏡頭最後定格在女人屈辱逃離現場的畫面。

……

全班同學:……

鴉雀無聲,

一個個受到了強烈的衝擊,

震撼,

太尼瑪震撼了!

草啊,

太尼瑪草了!

……

直到江宿上完廁所回來,一進教室,一股詭異的氣氛撲面而來……

。「老公,你還是先晉級吧,反正也不需要多少時間了。」湊足了能量,阿狸就建議蘇日安晉陞秘銀戰將。

「這裏,離你們所定下的相聚之地還有多少距離。」蘇日安猶豫了一下,問道。

「應該還有兩天的路程吧。」阿狸稍作思考變回答道。

「那就先找到筱珏他們吧,也不差這兩天的時間了」蘇日安搖了搖頭,決定還是先去找到孫筱珏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