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了外貌和氣質的蘇景行,淡然道,「正如你們所說,九魂環,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物,我又怎麼會賣掉它呢?」

「相反,兩位手裏的圓環,可以賣給我。」

「論數量,我有五個,佔據了先決條件,你們三個,太少了。」

「你……你也是為了九魂環,才現身的吧?」

李家大長老目光閃爍,電光火石間,想通了原因。

並扭頭,看向司無咎,罵道,「司無咎,你居然被人跟蹤了,也不知道!」

司無咎臉色鐵青,直勾勾盯着蘇景行。

「不,不,大長老錯了。」蘇景行聞言,搖頭笑道,「我不是跟隨司會長來的,而是跟隨大長老你,才來的這裏。」

司無咎,「……」

李家大長老,「……」

前者錯愕、驚異,後者獃滯、羞憤,半響,轉為抓狂,「你說什麼!」

「我跟隨你來的啊。」蘇景行攤手,「要不是大長老帶路,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李家大長老噴火,喘氣不停,胸口不斷起伏。

「夠了。」

司無咎咬牙,低吼道,「你好大的膽,居然敢偷聽我們談話,還敢在我們面前,暴露自己有五個圓環!」

「然後呢?」蘇景行輕笑。

莫名的,司無咎心中一突,聲音下意識放低,「什麼然後,你不要扯其它,我只給你一次機會,交出圓環!」

「等等。」李家大長老攔截道,「你是什麼人?」

「我是找你們的人啊。」

蘇景行嘆了口氣,不再逗弄兩人,元魂顯化,激活釋放恐怖威壓。

嗡~~~

磅礴無邊,浩瀚無邊,好似一座擎天巨山,從天而降,籠罩李家大長老、司無咎。

兩人幾乎毫無抵抗之力,「噗通、噗通」跪趴在地上,再整個人五體投地的趴着,渾身顫抖,眼中充滿難以置信。

「啊~!!」

司無咎低吼,妄圖釋放武道真意,然而,根本放不出來。

李家大長老一樣,急忙調動所有魂力,運行剛凝聚出來的武道真意。

結果,一樣做不到,和司無咎一起,像條鹹魚似的,直挺挺趴在地上,一動無法動彈。

「這……這是什麼力量?」

司無咎不甘心,掙扎喊道。

他是三品,老牌三品高手,武道真意顯化,就能抵擋、鎮壓中三品。

然而,面對這股無形的恐怖威壓,竟一點反抗能力也沒有。

因為這股力量直接針對的靈魂,鎮壓的也是靈魂。

肉身、真元、武道真意,都沒了用處。

問題是這種能力,一品也做不到。

蘇景行是靠什麼做到的?

「武……武聖?」

李家大長老臉龐蒼白,想到什麼,顫聲驚叫道,「你是武聖!?」

什麼?

司無咎聞言一呆。

武聖?

蘇景行是武聖?

禹國的鎮國武聖?

他們兩個人,竟被鎮國武聖盯上了?

這是幸運,還是幸運?

一時間,司無咎傻眼了。

李家大長老也有些懵,大腦暈眩的厲害。

強忍着震撼,哆嗦著道,「你……您真是鎮國武聖?」

「不是啊。」

蘇景行搖頭,隔空將兩人翻轉過來,再施展《黑風爪》,抓取兩人胸口藏放的圓環。

唰唰唰~

三個圓環,頓時落到蘇景行手裏。

「不是?怎麼可能,這不可能!」

李家大長老低吼,「這種力量,絕對是武聖之威!只有武聖之威,才有如此可怕威能!」

他憋屈啊。

剛剛突破的三品境界,只適應了一段時間,還沒展開第一次實戰,就碰上了幾十年難遇的鎮國武聖。

蘇景行否認,不願意接受。

可李家大長老相信,蘇景行,就是武聖!

武聖看上了他們兩個的圓環。

這個運氣,也是沒誰了。

李家大長老苦笑、嘆氣、無奈,最終,選擇了坦然。

不接受不行啊,武聖之威。

傳說中的武聖之威,果然可怕無邊,武道真意在武聖之威面前,根本擋不住一個回合。

不,擋不住一秒!

7017k 「自然是真的,我焚天也並非是薄情寡義之人,我承認我剛剛的語氣有些不好,但是你不是也一點面子都沒給我嗎?」焚天苦笑道。

林天成尷尬的撓了撓頭,小心翼翼的問道,「那你問問紅衣,什麼時候成婚!」

「這個……可能要晚一點!」焚天王有些尷尬的道,「要不是你綁了這麼多天驕,她這次應該就待在王城內不走了,為了安國師的心,她又主動返回皇城去了!」

「啊?」林天成聞言頓時有些傻眼,這會才想起來,當初自己明明就讓紅衣回王城的,結果自己回來后的確是沒有遇見,當時還以為只是錯開來,沒曾想她竟然又返回去當人質了。

「你怎麼能讓她回皇城呢,多危險啊……不行,這人更不能放了,除非國師答應把我媳婦放回來!」林天成咬牙說道。

「好……我果然沒看錯你,紅衣跟著你不會差!」焚天王目光一閃,緊接著道,「等等吧……現在還不是時候,最起碼等我煉化了鬼王花果,到時候我們一家人就在一起,誰也別想拆開我們!」

說完,焚天又打量了一番林天成,越看越覺得自己這個女婿不錯,不僅僅根正苗紅,最主要的是和自己這個老丈人聊得來,而且資質極為優秀,日後自己不用擔心接班人的事情!

「不行……我還是覺得很冒險,人在皇城多危險啊,要不還是按我說的,換人……」

焚天揮了揮手道,「行了,這件事情不用去想了,就按照我說的辦吧,找個時間把人放回去!」

聽到這裡,林天成也只好無奈的放棄了繼續留下玉英和公主的想法,她們二人身上雖然有電,但是相比紅衣而言簡直就是熒光和皓月的區別,孰輕孰重林天成自然清楚。

林天成隨手一揮,將關押在儲物空間內的玉英和公主丟了出來,焚天也是第一時間出手將對方身上的封印解除,看著二女衣衫有些不整,臉色有些古怪。

「這次就算了,以後可不行了,對紅衣一定要從一而終!」焚天王說道。

聞言,林天成額頭浮現兩道黑線,馳名雙標?

自己喜好他人之妻都可以,我過過手癮充充電你都要管?

「當然……大丈夫行事有些時候難免是要逢場作戲的,這個我能理解,你自己把握分寸就好!」焚天也被林天成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咳嗽了一聲抓起昏迷的二女閃身走了。

「王爺……等等!」林天成急忙喊住了焚天,「王爺,此時王城之內也沒什麼事情了,要不你給我個手令,我去皇城找紅衣去,在她身邊守著我也安心一點,另外可以把這兩個一路一起送回去!」

焚天聞言白了一眼林天成,用我還不知道你想什麼的眼神看著林天成,「人我會親自送還給國師,你要去皇城培養感情的事情……這個我允許了,你明天自己用傳送陣過去吧!」

「誒,不是,我順路一起送了啊!」林天成還想爭取一下,畢竟還能多充點電!

然而,焚天王卻不打算和林天成多說什麼了,閃身直接消失在了密室之內。

眼看焚天王走了,林天成頓時愁眉苦臉,「跑那麼快乾什麼,我就是充個電而已,我能有什麼壞心思!」

然而,當靜下來的時候,林天成額頭上頓時又浮現了一層汗珠,暗道自己衝動了。

「完蛋了,差點忘記了我幫了皇城大半的權貴子嗣,此刻一入皇城,會不會是羊入虎口?」

可不去也不行,得罪的人已經得罪了,本想充點電作為壓箱底的手段,結果硬是讓焚天給攪黃了,現在也只能兵行險招去皇城找未婚妻紅衣救命了!

皇城之內應該算不上十分危險,否則焚天也不會放心紅衣留下,而且有紅衣照應,想必應該是沒什麼太大的危險。

很快,關於皇城的消息就安靜的擺放在了林天成的密室書案之上。

整個魂族在之前乃是皇權至上的,後來因為國師超凡脫俗,萌生了凌駕黃泉之上的想法,這才引發了四大天王分割天下的局面。

現如今皇城之內明面上就有十位公爵,三十六候爵,這些人都是半神境的強者,和國師也是一個鼻孔喘息制霸皇城,分化皇權的主要分子。

這些人都居住在皇宮附近,為的就是協助國師看守魂皇,避免讓他死灰復燃。

四大天王輕易是不會入皇城的,分別鎮守四方,所以皇城也不用歷經戰事,只需要安心修鍊即可,可以說皇城是一塊凈土,被四大天王保護的好好的。

然而事實的真相只有少數人清楚,皇城也是有軍團的,其中紅衣之前帶領的那支軍團就十分有名,在荒野上闖下了赫赫威名!

「只有這些?」林天成皺起眉頭看著面前的玉簡,這些消息都是周星星花費很大的代價收集的,然而卻也只是隻言片語,沒有一點有價值的東西。

「看來還是得親自出馬才能弄出一些有用的信息啊,不然我怎麼把紅衣帶回來?」

要知道,皇城有四大軍團,分別由四位軍團長帶領,紅衣所帶的那個軍團就是其中之一而已,若是沒有戰死或者重大變故,按道理她是無法脫離皇城管轄的。

「四大天王,四大軍團……這就是國師的手段?四位天王交出人質,他便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由天王分割而立!」

此刻,林天成也不得不佩服這國師的手段,看似在縱容四大天王胡來,實際上卻掐住了他們的命門,讓他們不敢忤逆自己。

「希望不會那麼倒霉一去皇城就遇見熟人吧,要知道魂族的天驕基本上都被我得罪光了,這要是被他們抓住,不死也要脫層皮啊!」林天成苦笑連連的朝著屋外走去。

「紅衣,想不到兜兜轉轉我們竟然還成了未婚夫婦,這次我有你爹給的手令,我看你嫁不嫁!」

想到這裡,林天成心頭一熱,閃身朝著傳送陣飛去。 吃過午飯之後,皇甫宏志和李申便率先離開了,他們要回去天下華府那邊將東西收拾一下,明天一早起床,便要返回漢建市。

諸葛暮雪和洛恆則要去海邊,二人在醫院悶了太久,打算去海邊吹吹海風,讓身體放鬆放鬆。

楊澤和皇甫櫻則留在飯店。

隨後眾人便各自散去。

楊澤將碗筷收拾好,接著去到了后廚準備今晚上的食材,而皇甫櫻則陪在他身邊玩著手機。

……

鑫源集團。

李正辦公室。

李正坐在沙發上,左手拿著一支煙,右手則在打著電話,他滿臉的恭敬,似乎電話那頭的人地位在他之上。

「是是是,一定一定。」李正對著電話里的那個人說道。

「您放心吧,趙會長,我馬上就會整改完畢的。」

「好的,好的。趙會長你忙啊。」

說完,李正將電話給掛斷。

「去你媽的,一個消費協會的會長拽成這個樣子,老子又不是不弄,再說了,哪個飯店的菜里沒有個蒼蠅蟲子的,草。」

李正那滿臉的恭敬瞬間變成了滿臉的憤怒,他猛吸了一口煙,然後又吐出來。

他這幾日都在辦公室里,幾乎是沒有怎麼走出去過,他怕他大哥不知道啥時候會突然出現,所以乖得很。

可天天在辦公室里,他整個人也要瘋掉了,對他來說,這簡直堪比坐牢。

這時,他的電話有再一次的響了起來,他一臉不耐煩的拿出來一看,發現是自己大哥李然打來的,臉上那不耐煩的表情立刻便消失。

「喂?大哥?」

電話那邊的李然說道:「我今天下午六點便會到關市,你安排一下,在天龍閣擺一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