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罘是這麼覺得的,再說,因為小透不開心,就作弊一樣用奧特曼的能力復活吉羅。

那種事合理嗎,合理個鬼喔。

接受現實吧。

這麼思索了一番,張罘看着低沉不語的小透,蹲下身:「吉羅死掉了,可你不還活得好好的。連同朋友的那份一起活下去吧。」

「你的意思是負起責任,贍養它的妻女和老人。」

「我沒這麼說,話說你對朋友的態度也太讓人害怕了。」

「不明白,小透只知道吉羅死掉了。」

「給它立個墓碑怎麼樣。」

小透抬起頭:「墓碑?」

「對,既然沒法改變事實,至少可以帶着心意祭奠亡者。老師我會陪你做的。」

一起幫小透祭奠吉羅的還有鳳源,諸星團不知道跑哪去了。小透壘了土堆。

鳳源找來花束,張罘做了立牌,雖然是簡單的墓碑,卻也有模有樣。

有模有樣得鳳源都覺得不真實,他看着小透,小透看着墓碑。

一時之間,鳳源有些想踹掉這過家家一樣的墓碑:「這有什麼用。」

張罘也看着小透:「沒什麼用。」

「那還做這種東西。」

「也沒什麼妨礙,哀悼本來就是安撫生者的作用大過緬懷逝者。」

儘管說這話的人也明白,是自己動了腳,把墓碑祭奠的東西踢死的。

。。。

一番感懷后,張罘開車送小透和鳳源回到住所。他自己則在便利店採購了一些飲料和食材回到了家。

他打開房門,在玄幻處換好鞋子。夕月初升,傍晚時分的風吹進室內。

卧室,廚房都開着燈,龍姬穿着圍裙從廚房裏探出頭:「回來了。」

「嗯。」

「過來幫幫我。」

龍姬說的幫忙指得是做菜,她一身居家服外面套著圍裙,頭髮扎在身後。

而且手裏拿着菜刀,切著胡蘿蔔,她看着張罘也進入廚房后晃了晃菜刀:「哼哼哼,今天晚上吃咖喱喔。」

「咖喱在哪。」

「在食品袋裏。」

張罘從食品袋裏取出速食便利咖喱盒。這種咖喱盒非常方便,只要往煮好的湯汁里丟上一塊。

就能勾兌出好吃的咖喱。

只是,各種食材還是要自己切的。龍姬指了指一旁的洋蔥:「幫我對付它,這東西讓人悲傷。」

「只是洋蔥辣眼睛而已。」

張罘無語地洗了洗案板上的粉色洋蔥,才注意到龍姬又開始一刀一刀切胡蘿蔔。

她手法老練,沒幾下就切到了手。菜刀當時就發出咔擦的哀鳴,再次拿起菜刀時,上面刀鋒的部位已經多了個小缺口。

這人無所謂地繼續切,就幾個胡蘿蔔,切完之後,那把菜刀也報廢了。

張罘用另一把菜刀切好了洋蔥,他看着龍姬才發現,這個人原來是那種做料理很廢廚具的類型。

不過,咖喱是很簡單的料理。再加上張罘的幫忙,沒一會兒,熱騰騰的咖喱飯就端上了桌。

龍姬從冰箱裏拿來兩瓶飲料,坐下來盯着張罘用勺子將咖喱送到嘴裏:「我有做得好吃嗎。」

「真難想像是你這隻龍做的。」

「這是在誇我還是在損我。」

「在誇你。」

「嗚呼呼,我果然很有飯的天賦,對吧對吧。」

看這個人莫名其妙很高興的樣子,張罘點了點頭。又放了一勺咖喱在嘴裏。

他其實不太喜歡速食咖喱。

但是,兩個吃飯確實比一個人吃飯要吵上許多。特別是龍姬,嘰嘰喳喳,讓人懷疑她不是龍,而是什麼別的鳥類。

「張罘,我看見了喔,你把那隻怪獸踢死了。」

「你也要來一腳嗎。」

「請務必不要這樣。」

「說起來,怪獸踢死很輕鬆,安慰小孩子對於死者的眷戀卻很哀傷。」

「昨夜確實讓我眷戀啊。」

「我們的房間隔了幾個空屋吧。」

龍姬一臉不相信的樣子嘀嘀咕咕:「那是夢嗎,是夢嗎。真奇怪。」

這個人有問題吧。

腦子有點問題的龍姬小姐顯然沒察覺到自己的問題,她嘀咕了一陣后抓住張罘的手:「可是,張罘,大家都有死去的一天喔。」

「。。。」

「怪獸會死,你也是會死的。」

實際上已經死過好多次了。

「承你吉言。」

「謝謝,不對,龍姬的意思是到那個時候,我也會陪着你。還有你能不能洗下碗」

「為什麼明明是有點感動的話,我卻感動不起來。」

「只要那個地方能起來就行了。」

這人一天都在想啥。

張罘沒理她,至於洗碗,是老規矩石頭剪刀布。

龍姬出了石頭,

張罘出了剪刀。

在龍姬小姐紅著臉把剪刀拉近石頭的時候,張罘起身去乖乖刷了碗。

。。。

洗碗就是那樣,擦拭得光潔如新后。張罘洗了洗手,回到客廳。

龍姬倒在沙發上看電視,又是動物世界。

這次講的是鬣狗**。一群鬣狗正在繞到羚羊背後撕咬。

張罘也坐到沙發上,他還是第一次看這種:「好看嗎。」

「還行,生物捕獵想要逆轉食物鏈,除了控制對手的牙齒,行動。聚眾也是辦法之一。人類兩樣都占齊了。」

「所以,這個星球的話語權才屬於人類啊。」

「不會覺得鬣狗捕獵殘忍嗎。」

「覺得殘忍不過是身為人的傲慢吧,因為人生來就站在食物鏈頂端。」

「我也覺得好那個,所以我們來繁衍吧。」

「牛頭不對馬嘴。」

「emmm。那個,張罘,你聽我說,龍姬最近越來越奇怪了,本來對時間沒什麼概念的我,對明天太陽升起不抱期待的我,現在卻越來越期盼著天黑。」

「因為是夜貓子嗎。我玩狼人殺的時候,狼都期盼天黑。」

「給你說正事啊,因為天黑你才下班回來,龍姬想見到你。」

「你已經見到了,然後呢。」

「要麼你吃掉我,要麼我吃掉你。」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白切黑大佬她又自爆馬甲了最新章節、白切黑大佬她又自爆馬甲了雲水墨音、白切黑大佬她又自爆馬甲了全文閱讀、白切黑大佬她又自爆馬甲了txt下載、白切黑大佬她又自爆馬甲了免費閱讀、白切黑大佬她又自爆馬甲了雲水墨音

雲水墨音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國師快跑夫人很會撩、白切黑大佬她又自爆馬甲了、

。 可是,臨時招募的兵馬。

士氣再怎麼高昂,卻也彌補不了他們戰鬥力拉垮的事實。

帶著一支這樣的軍隊。

他柴紹或許敢襲擾一下突厥的後勤線路,或是,打一下突厥人的偏師,但是讓他去跟三十萬人的突厥主力部隊在野戰當中碰撞。

柴紹是萬萬不會這麼做的。

倒不是說他有多少的慫。

實際上,身為三軍統帥,有時候,慫一點比莽撞一點,要好的多,畢竟,統帥可不只是擔負著自已一個人的性命啊。

那可是,關係到全軍上下,幾萬人性命的啊。

所以,在通過斥候們帶回來的消息,察覺到了不妙之後,柴紹頓時便匆匆的帶著士兵們連夜的撥營離開,然後,一路北上,貓在了太行腳下的魏州,這裡地處黃河之北,距離黃河有幾百里,背靠著太行山脈,所以,一但情況不對。

柴紹還琢磨著帶著五萬大軍,到太行山上去打游擊呢。

此刻,當進入到魏州之後,柴紹還把自已手上,所有的騎兵給撒了出去,打算去探聽一下突厥人的情報,正當柴紹將這一切都給做完,並且匆匆的讓魏州太守謝光斗給李世民上了一封奏摺。

然後,又以敗軍之將,罪臣的名義,向李世民上了一道請罪的奏摺之後。

柴紹這才在魏州城府衙裡面,安頓了下來。

可是,他剛剛安頓沒多久。

外面便只到被他打發過去,幫他寫奏摺的魏州太守謝光鬥腳步匆匆面帶凝重走了過來。

嘴裡面還喊道。

「將軍,不好了,不好了。」

「什麼不好了?」

柴紹眉頭一挑。

「莫非,是突厥人打過來了?不應該啊,魏州附近頂多也就是幾個突厥人的斥候罷了啊。」

「不不是,譙國公不是這麼一回事。」

謝光斗搖了搖頭。

「是陛下的旨意,剛剛送到魏州。」

「哦?」

柴紹眼睛一亮。

「陛下是何旨意?」

「陛下的旨意上說了,讓咱們趕緊的盡數往太行山上撤,能帶走多少百姓,帶走多少百姓,實在帶不走的話,就只能讓他們自生自滅了,眼下朝廷已經通知汴州那邊,讓他們掘開黃河大堤。」

「什麼?」

聞言,柴紹騰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眼神裡面寫滿了不可思議。

廢話。

掘開黃河大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