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崽崽,你太敢講了!

朝野上下,宮裏宮外,你是唯一一個敢這麼針對陛下的人!

夜司凜優雅地吃着,看見了小奶包的心思——

陛下不罰我,不把我趕出萌萌書院,我就罰他!

我要想個辦法,讓陛下把我趕出去!

夜司凜玩味地勾唇。

小奶包,只怕你不能如願了。

不過,魏皇疼愛小奶包,比疼愛親生閨女還過分。

莫非,小奶包是魏皇的親閨女?

夜司凜被自己的猜測震驚了!

蕭景寒夾了一大碗的菜過去,給陛下吃。

魏皇第一次覺得,飯菜格外的珍貴。

要省著點吃。

他一邊吃,一邊委屈屈苦哈哈。

咳!

這是什麼人間疾苦?!

二胡拉起來:雪花飄飄,北風蕭蕭~

蕭景寒和蕭景翊無語了。

此時飽受欺負的陛下,跟剛才不怒自威的一國帝王,判若兩人!

……

飯後,魏皇終於要回宮了,蕭景寒去送他。

夜司凜清冷地問:「小郡主,你為什麼要陛下把你趕出書院?」

「我不想把大好的青春浪費在書院。」

其實,依依也挺糾結的。

畢竟,在萌萌書院可以天天見到小哥哥。

「你可以求一道聖旨,想來就來,不受約束。」夜司凜提議。

「對哦,我可以逢三七來萌萌書院。」依依欣喜地笑起來。

「九公主不會善罷甘休,你要當心。」

「她再招惹我,我就把她那顆滷蛋展覽出來給大家看。」

夜司凜的桃花眸凝著一絲輕淡的笑意。

宛若,春花綻放,冰雪消融。

依依看迷了眼,「小哥哥,你笑起來真好看。」

他俊美的臉龐點綴著靦腆。

這時,一位小公子溫雅地走過來。

他穿着淺藍色錦袍,面如冠玉,眉目和善,貴氣不凡。

「依依妹妹,我是八皇子,慕容謙。」他笑起來,露出一排整齊的牙齒。

「哦,你是姑母的兒子。」依依記得,姑母的兒子是八皇子。

「照輩分,你要叫我表哥。」

「表哥。」她甜甜地叫。

慕容謙開心地笑,「母妃說,你是萌萌書院的博士,你會多多照顧我的。」

依依拍拍他的肩膀,奶呼呼的豪爽,「以後你就是我的人,我會罩着你的。」

夜司凜眉宇微蹙。

小奶包的小手碰了別的男孩!

他突然覺得,這個八皇子怎麼有點礙眼呢?

尤其是八皇子的肩膀,沒有存在的必要!

「依依妹妹,下午你會給我們上課嗎?」慕容謙悄悄地拉她的小手。

「會呀。」依依低頭,看見他碰到自己的指尖。

突然,一股洶湧的力氣把她往後拉拽。 由於最開始的疏忽,顧雲的馬甲有暴露的可能性。

他作為霍格沃茲的心理輔導師的馬甲,其實就是他的本體,名字是布魯斯·肯特,身份是一個失憶的冒險家,面孔就是他的本體面孔。

同時這個身份也是S.H.D.的局長,在國際巫師聯合會的邀請名單上。

如果顧雲用局長這個身份前去觀看魁地奇世界盃賽,那麼有很大概率被認出來,並且身份暴露,可能都回不了霍格沃茲了。

至於之前那個特工馬甲,就是那個鑽了德國魔法部並且救出來了兩名S.H.D.特工的馬甲,同樣也不能夠使用,太拉仇恨了。

還有一個就是肅清者的後代的馬甲,這個馬甲倒是不錯,面孔沒有人能夠認得到,同時也具備了巫師的身份,可以讓他隨時使用魔法。

唯一的問題就在於,肅清者的後代的身份有點敏感。

儘管距離肅清者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很久,但當年留下來的血仇可不是那麼容易化解的。

哪怕顧雲的馬甲是假的,並沒有任何的血仇,但所有的肅清者的仇恨都掛在這個身份上,同樣極度拉仇恨。

最終,顧雲還是只能夠使用霍格沃茲心理輔導師的身份前往了。

這個馬甲的仇恨值最小,同時也最方便。

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陪同愛麗絲·萊斯利前往的人中,不能夠有認出來他的面孔。

這一點倒好辦,那就是將大量的名額分給安插進來的各國特工。

你們不是對巫師世界非常好奇嗎?

那就讓你們去!

不過用了霍格沃茲心理輔導師的身份之後,顧雲又面臨了一個大問題:他沒票!

這可是魁地奇世界盃決賽,愛爾蘭對保加利亞的比賽!

哪怕現場可以容納下十萬名巫師,但每一張票依舊是價值不菲,而且早早地就已經賣出去了。

最後顧雲還是找到了盧平,通過他找到了一個巫師世界的黃牛弄到了一張票,幾乎耗盡了他在霍格沃茲一個學期賺到的錢,同時還讓盧平貼了一點。

原本就貧窮的兩個人,現在可謂是一貧如洗了!

顧雲頗有一種億萬富翁破產之後的感覺,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為了金錢發過愁了,沒想到在巫師世界居然還能夠再一次體驗到,也是挺有趣的。

顧雲也在和赫敏的郵件之中提到了他要去魁地奇世界盃的事情,赫敏的回信非常的興奮,表示她非常期望在營地裏面見到顧雲。

不過顧雲估計他們的營地之間的距離應該非常的遠,遠不是想要見就能夠見到的。

……

十萬巫師匯聚在一塊的地方是一種什麼體驗?

一個字。

亂!

三個字。

非常亂!

魔法部作為巫師世界的管理機構,他們沒有任何能力來運營這麼一項大型賽事,就更加不要說安排十萬巫師的事情了。

十萬巫師對於巫師世界來說,佔比絕對不小於一個億的人在全世界人口的佔比。

所以歷屆魁地奇世界盃魔法部和國際巫師聯合會發現自己沒有能力運營之後,非常果斷地選擇了招募普通人社會的人輔助他們來運營賽事。

對於普通人社會來說,十萬人匯聚一堂的賽事的確很難得,卻並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因為普通人社會的人口數量和經濟能力能夠撐的起這麼一項賽事。

但對於巫師世界來說,想要撐起這麼一項賽事,卻不是巫師世界的人口能夠辦到的事情,最起碼商業化上來說是絕對不可能的。

既然商業化不能夠成功,最後只能夠有國際巫師聯合會和當地的魔法部來撐住這一切,雙方合力維持着魁地奇世界盃的運轉。

為了保證魁地奇世界盃的安全運轉,國際巫師聯合會和魔法部在球場的邊上安置了一個超級大的營地。

而且根據票的價格,越是便宜的票就需要越早到達這裏,一旦錯過時間,那麼花費巨大的票就白費了。

到達這裏之後,巫師們需要在普通人營地管理員的指導下,一直住到決賽的結束為止。

可想而知,把這麼多巫師關在營地裏面,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

而且這些可都是成年巫師,一個一個都擁有強大的魔力,遠遠比霍格沃茲那些未成年巫師還要難以管理一些。

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以及別人的安全,所以顧雲選擇的票價極高,只需要在前一天到達營地即可。

但就算是如此,顧雲在一天之中見到的亂事,也是他在霍格沃茲一個學期都沒有見到過的。

他見到了各種各樣的魔法事故,比如因為『一忘皆空』失敗,導致營地管理員到處逃竄,結果進入了各種各樣被擴大之後的帳篷,弄的營地一陣雞飛狗跳。

最終還導致了幾個巫師大打出手,原因竟然是因為某個巫師趁著騷亂對另外一個巫師的妻子揩油。

魔法光芒在營地裏面亂飛,讓人不禁以為這裏不是看魁地奇世界盃的營地,而是戰場。

這一陣騷亂才剛剛結束,後面就又出現了某些巫師購買紀念品的時候,企圖逃單,結果被當場抓住。

一場場好戲看的顧雲大為吃驚,也是這個時候,他才真正地意識到巫師們其實也就是普通人,大家的思維其實差不多。

不過這些事情並沒有在原著和電影裏面體現出來。

顧雲估摸著主要原因是因為韋斯萊一家所在地方,應該大部分都是英國魔法部的員工,大家互相認識,所以也就沒有鬧出這麼多笑話來。

而顧雲的這個營地,由於票是由黃牛那裏買來的,所以各種國家的人都有,各種思想的人都有,大家鬧成一團,最後就成了現場的這一番鬧劇。

不過在臨近傍晚的時候,顧雲迎來了幾個熟人。

赫敏、哈利和羅恩的三人!

「你們怎麼過來了?」顧雲好奇地詢問道。

「赫敏非要在封營之前過來看看。」羅恩有些不滿地說道,「我還有好多東西沒有買呢!」

「那正好,我們一起去逛逛吧,我也沒有見過這麼熱鬧的集市。」顧雲笑着說道。

「真的嗎?」

羅恩一下子高興起來。

四個人就開始逛了起來。

。 「請!」奚淺雖然沒有笑,卻緩了緩神色,看起來不那麼冷淡了。

街上暗暗看著這一幕的人,紛紛有些捶胸頓足。

他們早就留意到了那個紅色法袍、絕世出塵的女子。

奈何人家氣場過大,實力又強悍,只能離得遠遠的。

現在看到周玄度把人請走,都有些嫉妒。

「走,跟上去看看……」有人不甘,拉著同伴。

「這……不好吧……」

「怕什麼,我們也去喝茶!」

「……」

一行人,呼啦啦的湧向了奚淺他們去的茶樓。

……

「明心仙子來到無邊城,可是有興趣去闖一闖無際之荒?」周玄度揮手,讓送茶的小二下去,他則親自給奚淺倒了一杯茶。

「直接叫我明奚淺或者奚淺吧……」奚淺嘴角輕輕勾了勾。

「那我叫你奚淺吧!你也別客氣,稱呼我名字即可。」周玄度眼裡的笑意深了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