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坐在床上,多多在幫她收拾衣服和帶過來的日用品。

正收拾到一半兒的時候,葉維過來了,手上還捧著一大束花。

葉家莊園就有一大片花圃,有專人打理,供人觀賞的。而且,南梔的一些diy面膜和護膚品的原料也都是從這裏出的。

「葉維,你來了。」

多多很早之前,就通過John認識了葉維,知道他喜歡江小魚。所以他出現在門口,多多也就沒有多呆,起身道:「你們聊,我去廚房看看,給小魚姐弄點宵夜!」

說着,起身朝外面走去,還很貼心的給兩人關上了門。

「花很漂亮」,江小魚看着他手上的那一大束,由衷的誇讚了句,然後道:「謝謝!」

葉維將一束花放到茶几上,而茶几上原本就擺着一束山茶花。他帶來的花,看起來就有些多餘了。

略有些尷尬!

之後,他自誇似的道:「怎麼樣?我親手插的,以前都沒學過呢……」

在葉家,插花似乎是太太小姐們的消遣方式,還真沒見哪個男的特意去學這個。葉維路過花圃的時候,看到花匠在修剪花木,便自己上手,摘了這麼多,然後給插好了。

「很厲害!」

江小魚沖着她豎起了大拇指,道:「無師自通,這算是很有天賦了!」

葉維笑了:「是嗎?你難得誇我,我有點受寵若驚!」

「怎麼會?」

江小魚有些不可置信:「我以前沒誇過你嗎?」

葉維道:「你很少誇我!」

江小魚細細一想,彷彿也的確是。不過,她又很快給自己找了個借口:「那一定是你經常跟John在一起,他那個人啊,最不靠譜了。你都被他給沾染上臭氣了,難怪我不誇你……」

「說誰呢?」

話音未落,原本虛掩著的門,從外面被推開了。

John已經換了身衣服,從門外進來,「怎麼背後講人家的壞話?江小魚,你真是越來越不地道了!」

江小魚伸手捂住臉,笑出了聲來:「真對不住,哈哈,沒想到你會在外面偷聽——知道你最棒,最厲害了,這總行了吧?」

John挨着她坐下來,說:「多多看你剛剛沒怎麼吃東西,擔心你沒吃飽,所以去廚房給你弄吃的去了。她怕你有忌口的,所以讓我來問問。」

「我什麼都吃!」

江小魚說:「而且我現在什麼都想吃!」

這兩個月,除了葯膳就是各種營養品,她嘴巴里都快要淡出鳥兒來了!

反正馬上就要做手術了,就當是最後放肆一回吧。

「你這是胡鬧!」

葉維立即推翻了她的話:「好多東西都不能吃,太辣的,太油的,都不行,發物也不行,做點清單的就好!」

江小魚忍不住:「我連奶茶都喝過了,還怕一頓飯?」

住院的時候,葉維的確給她買過奶茶。不過頻率不高,隔一兩周,才會給他買一小杯。

葉維沉默了會兒,才道:「那是我按照醫生的囑咐,自己給你調配的奶茶,用料都是健康的……」

。「是,爹(三叔)。」兩少年沒意見,還挺樂意的,他們對種地瓜藤特別好奇。

宋明孝想拒絕的話,在看到少年期待的眸子時咽下去了:「長榮伯、長茂叔,那我們先過去了。」

宋長榮擺擺手:「去吧去吧。」

宋長茂點點頭,兩少年立馬拿起自個的草帽鋤頭。

七叔公是七房長子,有兩

《寒門婆婆不當誥命》第一百三十二章宋珩的書房 那科學家真的是個變.態。

陸霆之是在一個隱蔽的地下室裏面找到他的。

起初,他們曾經無數次經過這裏,都未曾發現,在這地下還藏着一個罪大惡極的人。

然,近期陸霆之又覺醒了感知系異能,再次經過這裏的時候,覺察到了在這下面有生物活動,於是破開地下室的入口后,在最深處的一間房間內找到了他。

彼時,那位科學家老頭正守在一隻龐大的怪物跟前,那怪物被鎖在籠子裏,而他則擋在那怪物跟前,一副保護它的架勢。

於是,陸霆之將這個科學家,以及他的「寶貝」一起帶回了基地。

「那是什麼?」連顧少卿這個生物學天才都被那隻怪物給驚呆了,它已經不能被歸在變異動物的範疇內了。

「我想,是他培養出來的新型反人類的武器。」陸霆之冷冷看向那個仍舊一臉痴迷看着自己傑作的變.態科學家,道:「送進審訊室吧!」

審訊全程只用了半天的時間,那科學家便將自己的罪行全部交待了。

起初他自然是不配合的,不過他的身上鏈接着測謊儀,一旦說謊,便會遭到電擊懲罰,被懲罰了幾次,終於老實了,將事情全部倒了出來。

啟動末日,只是他報復社會的第一步。

正如他所做的,他仍舊在研究其他物種,以達到他的最終目的——滅世!

「哈哈哈哈哈,你們是不是對我的寶寶們束手無策呢?」科學家老頭張狂大笑,「你們是不是以為,找到了我,就可以結束這一切?你們錯了,我只研製了喪屍病毒,並未研製克制他的解藥,所以,哈哈哈,這本就是一條不歸路。你們失望嗎?絕望嗎?哈哈哈……」

陸霆之面無表情地看着面前的這個瘋批老頭子在那猖狂,抬手,一道電網直接將其困住,「現在讓你就這麼死了,太便宜你了。既然你這麼熱愛科學,那麼相信讓你為科學做出一些貢獻,你一定很樂意!」

於是,陸霆之將這個老頭子丟給了顧少卿,「有什麼實驗儘管用他來做,不必客氣。」

「好。」顧少卿勾唇,「陸兄,你想得真周到。」

「你們要對我做什麼?」直到這一刻,科學家老頭的臉上才露出了驚慌之色,他既然被抓住了,自然是抱着必死的決心了,可他卻沒想到,這些人竟然不給他一個痛快!

「你該慶幸,接下來,你有這個為人類贖罪的機會。」陸霆之懶淡地看了他一眼,繼而對唐俏道,「既然這老頭找到了,那麼我的任務便暫時完成了,可以休個假么?」

「一周,不能再多了,基地的統一,也是一場場硬仗。」唐俏利落地道。

「好!」說完,陸霆之的人已經風遁了。

眼看着這人瞬間便消失了,科學家老頭一臉見鬼的表情,而唐俏與顧少卿則見慣不怪地相視而笑。

這段時間,陸霆之的沉默,唐俏他們夫妻倆都看在眼裏,身為過來人的他們,自然是理解陸霆之的,只可惜,時鳶並不一定會理解。

唐俏知道,時鳶現在的狀態,就是她曾經的狀態。

讓一個單身幾萬年的人,忽然開竅,這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哪怕她此時已經擁有在小世界的一小段經歷,那也不過只是幾年的光景,對比幾萬年,實在太過渺小了。

總之,陸霆之的追妻路漫漫修遠兮……

。 第623章很有看點

過了一會兒,佐藤明日奈和中室美香回來了,兩人的穿著讓他眼前一亮。

黑色的小短褲搭配白色的T恤,看起來就很醒目,特別是光潔的大腿,更讓人有點衝動。

「李橋君,喜歡嗎?」佐藤明日奈看李橋發獃,便走近李橋,問道。

「咳咳……」李橋乾咳了兩聲,趕忙說道,「剛才嗓子有點不舒服。」

佐藤明日奈淡淡一笑,如果不是劉子瑜捷足先登,她完全有自信得到李橋。

佐藤明日奈從李橋手裡取過球拍,然後說道,「我和美香醬輪流,李橋君稍微辛苦一些。」

「不辛苦。」

李橋稍稍鬆了口氣,他還是經常鍛煉的,論體力還算不錯。

佐藤明日奈發了個速度稍微有點快的球過來,李橋下意識就擋回去了,不過球飛了。

雖然他前世乒乓球打得不錯,但自從重生后就把這項技能荒廢了,現在還需要熟悉一下。

可以看出來佐藤明日奈是個老手,不認真一點肯定要丟人了。

「李橋君以前沒打過乒乓球嗎?」佐藤明日奈將球撿了回來,問道。

李橋不由得揉了揉眼角,不得不說,佐藤明日奈撿球的時候還是很有看點的,運動服很棒啊,他決定以後再也不嫌佐藤明日奈麻煩了。

「我以前乒乓球打得還不錯,只不過需要適應一下,我們先打慢一點。」李橋提議道。

佐藤明日奈聽了李橋的,便在發球的時候故意打高了一些,李橋又打了回去。

慢慢地,李橋逐漸適應了乒乓球的節奏,他加快了速度,直到佐藤明日奈失誤,乒乓球掉落。

「既然李橋君找到狀態了,那我也要認真了。」佐藤明日奈說著,加快了發球的速度。

李橋接住了,他越打越順手,漸漸能和佐藤明日奈進行高強度的對決了。

過了一會兒,佐藤明日奈略微有些喘息,鼻尖滲出細密的汗水。

「李橋君打得很棒哦,不過我要休息一會兒,讓美香醬來吧。」佐藤明日奈將球拍交給了中室美香,隨後坐在牆邊的長椅上喝了點水。

「李橋先生,請手下留情。」中室美香用英語和李橋溝通,並向李橋鞠了個躬。

就在這時,乒乓球室的門開了,有一個留著碎短髮的女人走了進來。

如果是路人,李橋還真不會注意到,畢竟這裡是公共場合,進進出出的人多了,但偏偏眼前這人認識他,熟人聶靜雪。

李橋不由得神經緊繃了起來,一個聶靜雪問題還不大,就怕聶凱也來了,這麼一來麻煩就大了。

他和聶凱的關係可不好,聶凱一定會想辦法讓他難堪,說不定還會說一些他不願意談及的話題。

「這不是李橋嗎?這就是你女朋友?我記得叫……」

「聶學姐,好久不見了,這兩位是我朋友,他們都是和國人。」李橋趕忙打斷了聶靜雪的話,「齊夢瑤」三個字一出來,他在兩名和國女孩心目中的形象就徹底崩塌了。

「你們好。」聶靜雪揮了揮手向兩人打了招呼,她也不管兩人是不是能聽懂。

實際上,兩人不管能不能聽懂漢語,都能明白聶靜雪的意思,她們也就回應了聶靜雪。

「聶學姐一個人嗎?一個人可沒辦法打乒乓球。」李橋旁擊側敲問道,他打算情況不妙就溜走。

「這點你不用擔心,我的朋友也一塊來了,他馬上就到。」聶靜雪看了一眼佐藤明日奈,又問道,「我聽說《夏洛特煩惱》要上映了,我特別喜歡你的電影,一定給我留張票。」

「當然。」李橋趕忙答應道,實際上聽說來的人是聶靜雪的朋友他也就放心了,只要不是聶凱一切好說。

看著佐藤明日奈和中室美香,聶靜雪大概明白了李橋在隱藏什麼,她也就沒想著去追問和齊夢瑤有關的話題。

李橋和聶靜雪各玩各的,也沒有說話的意思,一直到中午,李橋打了很久后感覺身心俱疲,肚子也空空的,他畢竟一直沒休息過。

「休息會兒吧,順便去吃點東西。」李橋將球拍放下,他接過佐藤明日奈遞過來的毛巾擦了擦汗。

稍微放鬆了一下,身體的疲勞立馬就顯現出來了,李橋感覺小腿發軟。

「好啊,好久沒吃過華夏菜了。」佐藤明日奈一口答應下來。

李橋收拾了一下包,兩名女孩去衛生間換衣服,最後在運動服外又加了一身外套。

「明日奈,其實我們華夏也有一場王者榮耀電競比賽,下周就要決賽了,到時候我帶你去看。」李橋說道。

「好啊,那我們可要小心點,別被美香醬發現了。」佐藤明日奈笑道,仗著中室美香聽不懂漢語,她說起話來無所顧忌。

李橋咂了咂嘴,他沒有給佐藤明日奈拆台,不過他也不會丟下中室美香,帶兩人去看王者榮耀競賽也是變相展示聯絡遊戲公司的能量。

吃過午飯,李橋幾人回酒店去休息了,佐藤明日奈和中室美香都離開了。

李橋去洗了個澡,運動過後黏糊糊的那種感覺讓他難受。

打開手機看了會兒消息,《夏洛特煩惱》的宣傳已經開始在各個平台投放了,此時距離春節還有剛好兩個月。

同時,他還得到消息,據說甄德順的新電影《我的舊時光》也提交了審核,說不定會和他們一起競爭春節檔。

李橋這一次沒看見甄德順在各大平台上黑他,顯然低調了很多。

不過,即便甄德順低調了,李橋也不認為甄德順沒有野心了,如果甄德順這次在票房上打敗他,不僅能一雪前恥,還可以厚著臉皮把之前的帳也一起算了。

李橋嘆了口氣,想來,甄德順之所以這麼低調,只是在準備下一盤更大的棋。

「李橋君。」突然,有人在門外喊他,李橋知道是佐藤明日奈來了。

「等一下。」正在泡澡的李橋從浴缸里走出來,他擦乾淨身體后換上了浴衣。

「有什麼事嗎?」等佐藤明日奈和中室美香都進來后,他關上了門,問道。

「我和美香醬商量了一下觀看比賽的事,很期待,也想看看華夏的電競比賽和我們和國的區別。」。 葉瓷伸手推開女廁大門,走了進去。

循着聲音找到那男人跟少女。

他們正在其中一個廁所隔間內。

透過門的縫隙,葉瓷正好見到那個男人一隻手鉗住少女,使她動彈不得。

男人另一隻手也不閑着……

少女迷迷糊糊之間,似乎對此也有所感覺,細碎不安的話自她口中吐出,「你放開我,放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