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條誠懷中的二之宮椿開口了。

「是吧……」

北條誠故作平靜的繼續翻看着照片,心裏卻是波濤洶湧,難以平復。

他是知道這位白石晴香的。

學生會的會計,有在做「爸爸活」的惡名,以及……鷹司武的心上人!

『這個女人是金魚姬?』

北條誠的一臉的凌亂,他倒沒有對摯友看上的女孩子下手的想法,只是覺得自己好像陷入了某種誤區。

北條誠試探性的對着二之宮椿問道:「你對白石會計有什麼了解嗎?」

「算是有過一些交集吧。」

二之宮椿詫異的看了眼北條誠,在他懷中換了個坐姿,若有所思的道:「她也是攝影部的部員,我提出要舉辦這次攝影比賽的時候就有她在幫忙,因為她和玉置老師的關係很好。

攝影比賽需要作為攝影部的指導老師的玉置老師點頭才能辦起來。」 李家。

劉露華猛打李崇電話,但都無人接聽,她控制不住的發火,又是和孟子熙在一起,為了一個女人,他連家也不要。

她打李崇秘書電話,李崇秘書也是個女人,是他的小情人,兩人不對付,但對比孟子熙她覺得自己可以容忍下五個小秘書。

「告訴李崇家裏要死人了,讓他接我電話!」

劉露華尖酸刻薄的吼。

秘書原本要擺架子,被劉露華這麼一喊,進了茶座,恭敬開口。

「李總,夫人找你的電話,很急,讓你回過去。」

李崇收起迷戀的目光,孟子熙在泡茶,淺色的漢服,淡雅如菊。

李崇心動,他是個沒底氣的人,所以才格外迷戀孟子熙這種出身的女人,更覺得只有這樣的女人才能配得上自己。

不過家裏來了電話,他還是趕緊離開包廂。

李崇離開后,秘書急忙站在孟子熙身邊。

「是劉露華電話,她說什麼家裏死人之類的。」

秘書討好,孟子熙給了她很多錢,要他監視李崇一舉一動,她已經被收買了。

「嗯!」

孟子熙點頭,秘書飛快離開,兩人像是從來沒有交集一樣。

走廊上李崇冷著臉,被劉露華說的消息嚇到,臉色鐵青。

「我警告的話你忘了,說了讓你不要再為難李安安,她現在就是我的搖錢樹,你皮癢了!」

劉露華被罵得不敢出聲,而她現在更是六神無主,因為終於覺察李安安早就已經不是他們任意能拿捏不懂事的小姑娘,現在簡直是頭長了利爪的狼!

李崇火大的掛了電話,立馬打李安安的電話。

近三米寬大的床上,李安安趴在柔軟像天鵝羽毛的枕頭上,無聊聽着浴室里的水聲,又看到放在床頭上的領帶,那黑色雪花暗紋,明明就是她之前買的那條,她又想到自己被搶的事,心裏來氣,褚逸辰這個心機婊!

不僅搶今天還特意戴了,不用說,她買給傅藝橫的那條一定早就進垃圾桶了!

她正生悶氣,李崇電話打來。

她毫不意外,今天為了脫身就在劉露華面前透露了那件事情,就知道李崇會找上門。

不過她已經不擔心打草驚蛇,甚至打草驚蛇才好,把李崇快忘的虧心事提起來,讓他提心弔膽,在那個縱火犯來的時候才能下狠手,狗咬狗。

「今天你在宴會上對劉露華說了什麼?」

李崇冰冷問,如果他真的知道些什麼,那他就要好好的斟酌一下怎麼對她了!

他可不想留一個隨時能要了他命的人在身邊。

「沒什麼啊。」

「李安安在我面前不用裝,更別玩花樣,後果你承受不起!」

李安安咬唇,總有一天她要李崇後悔自己所作所為。

「是我說。」

「誰告訴你那些的?」

「小時候周圍的鄰居偷偷議論,我聽到的,今天劉露華故意讓我出醜,我就想報復回來,就提了一下。」

李安安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但目的也達到了,讓李崇想起自己當年作的惡。

「真的只是這樣?」

「只是這樣。」

「那我警告你,這種話以後不要亂說,我不高興,你也別想好過!」

李崇見問不出什麼掛斷電話。

。零點中文網]「嗯?」

李肆略意外,固化失敗是什麼鬼,是這瞎眼猴子沒有了過去的意思嗎?

接下來,他就繼續以文明之火,在瞎眼猴子石碑周圍進行臨摹,這四周明明什麼都沒有,但文明之火的特殊性卻可以在這裏勾勒出過往的痕迹。

果然不出李肆所料,他很快就臨摹出了另外一塊斷裂的石碑,但這個石碑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角》第339章過去的過去 警察很快便到來了。

湊巧的是,陸霆之曾經跟其中的一名民警打過交到,配合他們做過一些調查。

陸霆之將時鳶安頓在一個安全的地方休息,自己跟民警同志詳細地說明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這件事聽起來貌似是一件很小的民事糾紛案,不過,因為事情有些蹊蹺並且涉及到時鳶的身體狀況以及兩個孩子的安危,警方還是重視了起來。

最終,王瀟瀟被要求配合檢查,陸霆之則帶着時鳶去了皇家醫院檢查,之所以最初沒有去那邊,是因為皇家醫院的地理位置更遠一些,而且他們本來就是為了張醫生而去的,卻沒想到她會突然辭職。

等全部檢查完,已經下午四點鐘,而檢查結果就是,兩個小傢伙真的缺氧了,整整一天都胎動頻繁。

「醫生,我之所以忽然感覺不舒服,是因為聞到了一種香味,您從前見過類似的病例嗎?」時鳶一邊吸氧,一邊同醫生閑聊著。

醫生四十來歲,已經做婦產科將近二十年了,見過的病例無數,經驗很是豐富。

「看過宮斗劇吧?」醫生微微一笑,「麝香對女性有着很大的傷害,後宮中很多女子都被麝香害得無法懷孕生養。現在這種手段雖然已經失傳了,但天外有天,有些調香師,還是存在的。」

調香師?時鳶覺得有些荒謬。

可是,看到這位醫生如此肯定的態度,說明,這類人群還是存在的,而且就隱匿在民間。

做過輔助治療后,時鳶從治療室出來,看到陸霆之正在打電話,便安靜地等在一邊,聽他在那裏對着電話那邊的余恩發脾氣。

「這點事你都辦不好?余恩,你是不是不想幹了?立刻給我查,讓他們不吃飯不睡覺,也給我把這件事情查清楚,儘快。」陸霆之說完,毫不留情地掛了電話。

轉身,剛好對上時鳶似笑非笑的模樣,他有些窘迫,連忙上前,「寶貝,你感覺好些了嗎?」

「好多了,寶寶們胎心正常,現在終於也都安靜了,估計這段時間缺氧不舒服累壞了,現在正在睡覺吧!」說着,時鳶摸摸肚子,目光憐愛,「陸霆之,你說想要我們寶寶命的人,會是什麼人呢?」

「我暫時還不知道,不過,這個人無論是誰,我都不會放過他!」陸霆之語氣微冷地道。

「順藤摸瓜吧,一層層地查下去,終歸會把這個幕後黑手查出來。」時鳶冷笑,握住陸霆之因為緊張擔心而冰涼的手,「我們回去,我有事情想要問胡大夫。」

陸霆之點頭,「我也有疑問,我們想到一起了。」

時鳶揚起笑臉,朝陸霆之笑了笑,兩人並肩離開了皇家醫院。

「那邊的醫院我已經買下來了,目前在做交接手續,張醫生明天就回去繼續工作了。」陸霆之淡淡地道。

「這麼快?」時鳶有些訝異於陸霆之辦事情的雷厲風行。

不過轉念一想,當初他可以在幾分鐘內搞定皇家醫院,以他的財力和能力,隨便買一家私人醫院,確實不是什麼大事。

「我們去那邊產檢會比較方便,而且張醫生的醫術,也是雲城婦產專家裏數一數二的。」陸霆之一副公事公辦的口吻道。

「那王瀟瀟呢?」時鳶又問道,「我感覺,她看你的眼神不對勁,你們從前認識?」

。 顧顏沫在三年後回歸娛樂圈,依舊由周嵐作為她的第一經紀人,由於周嵐在這三年裡,不僅重新是鄭亦柔的經紀人,還帶了一個公司新簽約的男藝人,事務比較多,所以顧顏沫這邊,便多了一位執行經紀人寧寧,主負責顧顏沫這邊的相關事務,顧允澤跟陳佳的藝人溝通后,陳佳再次成為顧顏沫的助理。

時隔三年,顧顏沫再次下載微博,登錄進頁面時,上千萬的留言,點贊,評論,多到像倒進玻璃罐子里的一顆又一顆紅豆,無法數清。

沫沫,你要知道,顏料們都在等你回來。

沫沫,請不要難過,更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和嘲諷,做你自己就好。

人言可畏,但我們都站在你身後,你不要害怕。

我知道你不善於表達,對別人的誤解,也從不解釋什麼,但如果有人因為你而遭到謾罵誤解,你又會第一時間站出來,希望你要像保護別人那樣保護你自己。

沫沫,雖然我無法在你的身邊安慰你,給你力量,逗你開心,但我會依舊每天來給你說一聲晚安好夢,因為這樣,你以後的每一天,都會是好夢。

你一定躲起來偷偷哭過,你可以不用逞強,你可以在我們面前哭,顏料們,替你擦乾眼淚。

永遠支持你沫沫,不要在意那些惡評,他已經受到了法律的懲罰,雖然依舊還是給你造成了無法磨滅的傷害,但別難過,我們一起堅強加油,明天會更好。

沫沫,想你了。

今天看到了網友上傳的你的畢業照,他們偷拍的實在過於明目張胆了,不然怎麼會把你的美貌,拍攝的如此清晰呢。

有傳言說你去山村支教了,我們也會努力爭取,幫助到更多需要被幫助的人。

沫沫,你要知道,懂你的人自然會懂,即便你什麼也不說。

沫沫,今天我跟朋友一起去電影院看了你的電影《憐》,真的很好看,在首映禮上,鄭亦柔說你最近過得很好,她也很期待你的回歸,我們同樣期待,等你回來。

《星空》實在太好看了。沫沫,我突然也覺得遲辰好帥,是一個和你一樣善良的人,如果你真的喜歡他,支持你們在一起哦,我支持你所有的選擇。

沫沫,三年了,希望你可以快點回來,我們都在等你。

……

眼睛一定是被溫暖的火熏到流眼淚了,顧顏沫邊擦眼淚邊這樣安慰著自己,她一點也不想哭,她都已經二十三歲了,不應該這麼脆弱,可是她真的忍不住,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可以擁有這麼多人的喜歡和關心,她從不認為自己是一個會得到喜歡關心的那一個人,從小,她都是不被喜歡的,是被嫌棄討厭的,她明明什麼都沒有做,而他們卻堅定的選擇她,喜歡她,關心她,保護著她,她有那麼那麼多人的喜歡和關心,又為什麼要因為那麼那麼多人的討厭辱罵而難過呢,他們才是最重要的啊,她應該要為他們的重要而開心,而不是為別人的不重要而難過。

顧顏沫吸了吸鼻子,鼻涕像按壞掉的糖果機,欲落而不落。

顧顏沫退出賬號,登錄進小號,輸入進遲辰的名字時,緊張的屏住了呼吸。

有關遲辰的最新動態,最近照片,近日行程,像翻看了一半的立體插畫本,笑意淡淡的掛在嘴邊。

遲辰沒什麼變化,依舊很帥,甚至比三年前更帥了,彷彿多了一絲成熟的少年感,這三年裡,他出了新專輯,拍攝了兩部電影,一部電視劇,代言了多個品牌廣告,他依舊很忙,依舊和最初一樣,努力且優秀,耀眼而陽光的存在。

顧顏沫退出微博,點開微信,在那天之後,她再也沒有收到過遲辰的消息,他的朋友圈,依舊沒有更新過,彷彿他們認識的那兩年,在這三年裡,消逝的從未發生過,就像真的是一場夢,夢碎了,夢醒了。

「行,隨你怎麼折騰,你是我經紀人。」李辭把合同扔回茶几上,完全喪失了任何的掙扎,從來都是遲辰不同意,他就沒有不同意的份,可是越想越難受,越想越氣不過,終究還是忍不住再三確定。

「你去參加戀愛節目,你需要去參加戀愛節目嗎?」

「有那個一線男明星,會去參加這個節目呀,而且這個節目,沒有劇本,來真的!!!」

「燒腦要智商的綜藝你不去參加,偏偏要去參加個掉粉的戀愛綜藝。」

「你是最近閑得慌?那我再給你接個劇本?」

「或者你開演唱會也行啊,五年沒再開過了,你粉絲們都在催。」

「你到底想清楚了沒有,我的大明星。」

遲辰懶得搭理李辭的喋喋不休,懶散的抬起頭,前傾身子,手指漫不經心的點在合同的簽名上,「最近挺窮的,付不起違約金。」

李辭被噎的目瞪口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是怎麼做到,越來越不要臉的,少裝窮,你最好給老子交一個女朋友回來,不然對不起老子又要脫落的頭髮。」

顧顏沫的執行經紀人寧寧,是一個和顧顏沫差不多大的年輕人,喜歡追求所有新鮮事物,追求潮流,力求創新,所以她給顧顏沫回歸娛樂圈,接的第一個通告,便是戀愛綜藝。

這個戀愛綜藝的名字為《我喜歡你》,顧名思義,就是上節目,找到你喜歡的,喜歡你的那個人,然後在一起,這個節目沒有劇本,不提前錄製,錄製一期,便更新一期,而且不提前進行藝人宣傳,藝人之間,也都不知道節目里有誰。

參與這個節目錄製的都是明星,四位女明星,四位男明星。

針對顧顏沫是否要參加這個綜藝,寧寧和公司里的人開了會。剛開始,大部分的人表示不同意,顧顏沫三年前的起點算很不錯,現如今的人氣,也根本不需要參加一個,可能會大幅度掉粉的戀愛綜藝,應該按照原先公司擬定好的企劃,走大熒幕,或者先轉時尚領域,亦或者出專輯都行。

寧寧給出了她的觀點,她之所以給顧顏沫接這個戀愛綜藝的原因,顧顏沫在三年前,靠網劇《霧裡見夢》,綜藝《你來選偶像》,和這三年內上映的兩部電影,的確累積了一定的粉絲基礎,但也有不少黑粉,甚至期間經歷了好幾次網暴,而每次遭網暴,都跟她的戀情和喜歡有關係,甚至因為前男友,做出了退圈退網的決定,三年後,如果以綜藝《我喜歡你》正式回歸,這本身就是一個爆點,也是一個「洗黑」的點。她在經歷了不怎麼美好的初戀后,卻依舊選擇相信愛情,渴望愛情,選擇重新擁抱愛情,這也是能給粉絲和大眾帶去的一個力量點。

再退一萬步說,顧顏沫現在只是以一首歌曲《星光》,宣布回歸娛樂圈,如果這個時候我們不接綜藝,而是接拍電視劇或者電影,電視劇和電影的拍攝時間加上上映時間,沫沫,就不是三年後的回歸,而是四年,甚至五年後的回歸,想要快速回到大眾視野里,就必須接綜藝,而這檔戀愛綜藝,絕對會火,它的各個規則,非常新穎。

周嵐本來是想也沒想,就拒絕了寧寧的這個提議,奈何年輕人不輕易放棄,理智且客觀分析了這個綜藝的所有好處點,以及顧顏沫後期的發展,最後,她被說服了。

顧顏沫的第一經紀人都點頭同意了,其他人最後,也以少數服從多數而同意了接這個戀愛綜藝。

寧寧在拿到這個通告的第一時間,便告知了顧顏沫,顧顏沫下意識便拒絕,經過寧寧每天鍥而不捨的說服,顧顏沫最終同意,就像寧寧說的一樣,就當去認識新朋友,不是去參加這個綜藝節目,就一定要選擇一個人進行喜歡交往,可以進行拒絕和不表白的。

顧顏沫想,所有人都以為她談過戀愛,經歷過不怎麼美好的初戀,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沒有談過戀愛,一次都沒有,為了坐實有過一次戀愛經歷的事實,去參加這個戀愛節目也不錯,說不定真的可以遇見一個喜歡的人呢,只有她自己明白,決定參加這個綜藝的原因,還有另一個,便是打消自己對他,那不切實際的喜歡。

節目錄製的前三天,《我喜歡你》開始官宣節目錄製的時間,上線節目的時間,以及一些節目流程,和參加節目的藝人數。

節目官宣后,很快上了熱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