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幹嘛,藍小玉嬌聲道。

張晨翻了個白眼,我就想靜靜的抱你一會,你想啥呢!

藍小玉掙脫張晨,好了,我不和你鬧了,對講機都叫我了,我真要去前台忙了。

張晨道:你去忙吧!我等你。

藍小玉道:那你乖乖等我啊!

好了,張晨道。

藍小玉戀戀不捨的出了包間。

張晨卻是在想,自己要不要在西市也投資一座酒店,畢竟西市這邊的房子也挺便宜的。

而且,投資一座酒店,對自己公司的宣傳,也能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最重要的一點,不可能讓藍小玉一直干KTV,這才掙幾個錢,與其讓他給別人打工,還不如讓給自己打工呢!

想到這,他就打算月底錢已到賬,也在這也開一家酒店。

決定在西市開家酒店之後,張晨給段寧打了電話,讓她叫上她們宿舍的人過來喝酒,誰實話他一人在這挺無聊的。

一共來了人張蘭,劉珊,林小婷,天澤,都是之前上班比較熟的。

一直喝到藍小玉下班,天澤他們上班去了,張晨則領著藍小玉和林小茹這個電燈泡去吃了飯。

張晨很是不滿意的對著林小茹道:吃飽了喝足了,你是不是該回去了。

林小茹倆眼一瞪,你讓我回去我就回去啊!我就不回去。

張晨給了藍小玉一個眼神,那意思是,你來搞定。

藍小玉有些無奈,但還是對林小茹勸道:小茹我們先回去吧!

張晨一聽就不樂意了,什麼你們先回去吧!你讓她回去就行了,她都多大人了,你還這麼遷就她,就讓她一人回。

林小茹一聽不樂意了,拉著藍小玉非要一塊回,那意思是要留一塊留,要走一塊走。

張晨道:不是你想幹嘛?

明知道我和藍小玉都在一塊了,你這是非要把我倆給拆散了。

林小茹兩眼一瞪,誰拆散你倆了?我和小玉我倆是最好的姐妹,小玉是不可能丟下我不管的。

是吧小玉?

藍小玉:啊!是啊!

張晨被氣笑了,行!你要跟是吧?那行,那走吧。

林小茹一臉無辜的看著藍小玉,輕聲問,咱們去哪啊!

藍小玉翻了個白眼,我那知道去哪啊!反正不會把你賣了。

林小玉茹道:我倒是想讓你把我賣了,可人家也不收啊!

張晨道:人家不收我收,我直接把你買了扔垃圾堆里。

林小茹道:小玉你看看他,你也不管管。

張晨道:你看我敢不敢。

藍小玉實在看不下去了道:好了,好了你倆就別吵了。

晨晨我們去哪啊?

張晨道:你跟我來就知道了。

馨園花城,張晨帶著倆人來到張晨買的房子,張晨打開門。

今天白天,張晨安排人重新把房子打掃了一邊,重新貼了壁紙,買了廚房餐具,被褥。

張晨道怎麼樣,這房子不錯吧?

藍小玉翻了個白眼,你租這麼大個房子幹嘛!我們公司又不是不管住,你這不是浪費錢么?

林小茹符合道:是啊!是啊!小玉這真是敗家子,估計這一個月房租都快趕上你的工資了。

張晨狠狠瞪她一眼道:就你話多。

還有誰告訴你這是我租的房子?這是我買的房子。

倆人一時沒反應過來,還在哪喋喋不休。

張晨大聲道:這是我買的房子,不是我租的,倆人這才被張晨驚醒過來。

藍小玉道:什麼你買的。

張晨道:對,是我買這房子。

我買這房子是打算讓你上班用,你們KTV離你們租房子的地方太遠了,所以我就買了這套房。

藍小玉道:不是!你哪來的錢買這麼大的房子。

張晨道:當然是我掙的錢了,你也太小看你老公的掙錢能力了吧?

不是!你到底幹啥工作?在藍小玉的認知里,她一直接觸的人都是那些一個月幾千塊的人群。

這無意間找了個男朋友,這掙的錢說買套房就買了,這也太出乎他的認知了。

至於男友的工作,她只知道是做投資實地考察的。

說實話一個月男友掙多少錢,他是真的不知道。

他震驚的同時,也是非常的感動。

知道男友心中真的有自己,至於林小茹,那更是嫉妒的不行,張晨本是她和藍小玉一同看上的。

結果,張晨選了藍小玉。

如果自己在努力一點,說不定張晨就是自己的。

想到這,她頓有些抓狂,同時心裡非常的不甘心。

張晨道:我不是給你說了么?我們公司做實地房產投資考察的,賺不了幾個錢,主要是靠提成。

比如我們公司要在某某地方投資一座大廈,公司會給我規定幾環,幾層樓,多大面積,總投入資金。

我用完全低於公司評估的資金數拿下這棟大樓,那麼公司就會付我百分之五的提成,這跟買房子查不多一個道理。

只不過我們公司投資的比較大,我掙的提成也比較多一點。

藍小玉似懂非懂道:那你掙了多少錢啊?

張晨掰起手指頭,故作計算道:也沒多少,也就幾百萬吧!

林小茹震驚道:幾百萬。

藍小玉趕緊道:小茹你能不能小聲點。

林小茹趕緊捂住嘴巴!

張晨頓時有些好笑,好了,好了,趕緊進去看看,喜不喜歡。

張晨進去,邊走邊介紹,這房子是一套二手房,不過這房子年齡才不到6年。

房的主人在京城工作,所以想把這房子賣了,在京城買房,這不正好被我趕上,我就買了。

房子裡面這些傢具,床什麼的,都是8成新的,可以說我是撿了一個大便宜。

這個房子是五室一廳二衛一廚,還帶兩個車位。

先給你介紹大廳,這大廳中間裝了個大屏電視,連接的是電腦主機,想看什麼電視劇直接搜就完了,這還給你買了一個無線滑鼠。

然後是廚房,餐具,冰箱,電磁爐電飯鍋,已經全部被我買好,以後沒事你可以在房子里做飯,想吃什麼就做什麼,公司那飯不是不咋地嗎?

廁所,有我專門給你裝的洗浴浴缸,沒事可以泡個澡。

這個洗衣機是全自動的,衣服一扔就可以洗了,非常的方便。

每個房間被辱都被我放在柜子里了,主卧室,床單被罩都已經被我鋪好了,隨時歡迎老婆您的入住。

拐角哪房間,也有一個衛生間。

如果咱爸咱媽過來,可以讓他們住那邊,上廁所什麼的都比較方便。

這牆的壁紙都是我新弄的,卡通動漫圖畫,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聽完張晨的這些介紹,藍小玉一把撲倒張晨的懷裡,喜歡,我真的太喜歡了,你對我真是太好了。

張晨摸著藍小玉的秀髮,傻瓜,你是我女朋友,我不對你好,我對誰好?

同時,還給林小茹一個得意的眼神,那意思是嫉妒了吧!非要跟過來,我氣死你。

林小茹在一旁說不嫉妒是假的,儘管嫉妒的但無可奈何,誰讓她沒爭過她的好閨蜜呢。

不過爭強好勝的她卻沒有了理會張晨那得意的眼神,而是對著藍小玉道:小玉這個大房子,你一個人住肯定很寂寞,要不我搬過來陪你一塊住吧。

張晨剛要阻止,藍小玉卻道:好啊!好啊!

張晨頓時心情不好了。

林小茹得意的看著張晨道:小玉那就這麼說定了,明天我們一起把東西都搬過來。

藍小玉高興道:好啊!好啊!

張晨……

。 姬棄冷笑一聲。

「這時候你知道我這個爹了?以前見你半夜出來偷襲我的時候,將我踹到糞坑裡去,怎麼不想想我是你爹?」

「臭老頭子,你到底去不去?」

父子兩劍拔弩張。

顧雲墨坐在一邊,吃著點心,看得津津有味。

「阿郎,你說如果你爹是這樣的,你要不要?」

阿郎認真去想,果斷搖頭。

顧雲墨又看向蒼雲天,「你記得你爸嗎?」

蒼雲天輕笑一聲,「我生下來,就被扔下了懸崖,哪來的爸?」

顧雲墨笑呵呵,「你不想知道?」

「不想。一個人挺好。」

「宿主,你就不想去找你爹?親生的爹?」

「為什麼要去找?假如比姬棄這個爹還不靠譜怎麼辦?」

天書:……

這三人當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那邊,姬棄和公輸般的爭吵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眼見兩人拿出靈器,甩出各種特效招式。

顧雲墨給自己布了個防護隔絕罩,繼續淡定喝茶吃點心。

「宿主,你什麼時候做的天級隔絕罩?」

「昨晚上。」

天書大驚,「你不找我要麼?」

「找你有用?就你現在這點存貨,有沒有天級隔絕罩,都有問題。」

「你胡說。我……」天書趕忙翻看,泄了氣,「沒有……」

「呵……」

天書抓狂,「究竟怎麼回事啊?為什麼我拿不到靈丹靈器寶貝了。我應該能拿的到啊。我被人算計了。」

「誰能算計的了你?」

「對啊!誰能算計的了我?」天書有點憂傷,「沒有靈器珍寶做獎勵,你這收徒的日子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啊。哎,宿主啊,接下來的日子,你得自力更生了。」

顧雲墨冷笑一聲,心情卻是毫無波瀾。

她轉眸,正巧對上蒼雲天審視的雙眸。

又趕忙回頭,看現場版大片。

房子塌了,樹木倒了,姬棄又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