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通道中同樣是一片死寂,這讓迦可莉莉愈發的警惕,畢竟,鼠人數量眾多,而塌陷的範圍有限,怎麼看鼠人都應該有逃出來的啊,怎麼會如此的安靜,難道都已經逃到其他通道了?

潛行了一段距離后,前方的通道已經塌陷,徹底的封死了前行的到,看來,已經抵達爆炸發生的地方,至於其中的鼠人,即便沒有被砸死,但困在裡面想著也無法活著出來了吧。

查看了一下,確實塌陷的足夠封閉,迦可莉莉便原路返回到大廳中,大廳有著數條黑黝黝的通道,至於通道會通往何方,估計也只有鼠人知道。

迦可莉莉圍著通道仔細的查看了一番后,選擇了一條活動痕迹最多的通道潛入其中,

空氣中充斥著濃烈的鼠人體味,通道兩側的牆壁上分佈著大量的洞穴,迦可莉莉進入了其中一間查看一番,發現這裡面鋪滿了乾草,並無其他多餘的東西。

而接連查看了幾個洞穴,都是同樣的結構布置,迦可莉莉大致猜測為,這裡應該是鼠人居住的地方。

退出這條通道后,迦可莉莉又探查了幾條其他的通道,鋪著獸皮的迦可莉莉猜測是精英鼠人的居住地,而那擺放著一些奇怪草木,內臟,骨頭的山洞,想必應該是鼠人薩滿的地方。

同時,迦可莉莉還發現了一個特殊的地方,想必是鼠人存放食物的地方,或者說是鼠人的墓穴。

說是存放食物,因為裡面一具具的屍體,結合剛才在大廳中分食的場景,不難想象出鼠人啃食各種屍體的情景。

而又說是墓穴,自然是因為這裡的屍體不是長了綠毛白毛,就是長滿膿瘡皰疹,甚至還有的似乎沒有斷氣,在這屍堆中偶爾掙扎一下,甚至空氣都似乎飄蕩著一絲的綠色氣體。

不僅場面噁心,而且氣味是屬實刺鼻,迦可莉莉只是屏住呼吸瞟了一眼,便迅速離開了。

至於其他通往外面的通道,迦可莉莉只是稍微深入便返回,畢竟,通道不說幽深複雜不知通往何處,況且,外面還有狐人小隊的人等待著,迦可莉莉也無法多在地下巢穴多停留。

最後,迦可莉莉總結為,鼠人基本擊殺,少數外逃到通道深處,隨後便離開了地下巢穴。

「莉莉姐,怎麼花費了這麼長時間?難道有什麼麻煩嗎?」看著迦可莉莉返回,貝特絲作為隊長開口詢問到。

「沒有,這個鼠人部落應該算是被清除了,鼠人們想必是死的死,逃的逃,現在空蕩蕩的,甚至空的有點讓人不可思議。」

迦可莉莉講述著自己探索中看到的情況,本能的感覺有什麼不太對勁的地方。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也不用休息了,我們再探索一下這個巢穴,也算我們試煉的圓滿結束。」貝特絲聽著迦可莉莉的話,然後開口決定到。

鼠人的巢穴依舊是一片死寂,讓狐人小隊的成員同樣懷疑屍體去哪裡了,難道,真的一下都淹沒在通道中了,而剩餘的則是跑路了?

不死心的狐人們繼續搜尋了一番,鼠人的生活很是原始,幾乎沒有多餘的值錢物品,收集了點鼠人薩滿的奇怪收藏,眾人便集中在那間存滿腐爛,散發著臭氣的山洞前,

沒有人願意進入其中探查一番,最後還是貝特絲提議道,「要不我來個『炎爆術』炸了吧?」

眾人連忙開口到,「貝特絲隊長,都是一些屍體,根本沒有必要浪費這魔法!」

最後,眾人決定,丟幾個火球進去燒毀了就行了,不過,那腐敗的臭氣被這火球一燒,那味道,眾人紛紛掩鼻快速的返回了地面。

至此,狐人小隊算是圓滿的結束了這次的試煉,而迦可莉莉也稍微放下了心中的疙瘩,眾人開始返回各自部落。

而那鼠人巢穴中燃燒的屍體,卻是並沒有他們想象的全部將屍體焚盡,而是被一具具渾身長滿葡萄狀皰疹的屍體,迸發出的黃色膿液給澆滅了,黑暗中的綠色濃稠霧氣中,似乎有屍體在掙扎著,然後踉蹌的爬了起來,,。 這一句話,又觸到了周韻竹內心的軟弱穴位,她暗道:張凡對女大學生可是性趣盎然啊,這回,去濱海竟然一槍打倆!

「你是不是給兩個學生送溫暖了?」周韻竹尖聲搶白道。

「天哪,冤枉!我只是看了她們幾眼,看的時候,人家還是穿著睡衣呢,我其實啥都沒看見。這事你要是不信,可以去問鞏叔,鞏叔一直和我在一起!」張凡嚷了起來,「我還為此賠了一萬塊錢呢,鞏叔也拿了一萬塊錢,把她們送走了。」

周韻竹和鞏夢書聯繫緊密,張凡一提鞏夢書,她就不得不相信張凡的話,再加上回憶起昨天晚上張凡的兇猛火力,不由得讚許地拍拍他,「這才是好孩子!雖然這次濱海投資失敗,但還辦了點事,也不算白跑一趟。以後,濱海那個地方你少去吧,我感覺你跑了一趟又一趟,都是徒勞。」

「這……」張凡當然不情願。

在濱海市被世伯岡山窩下的一口氣,至今還堵在胸口出不來。

還有漁村海上的那座草魚島的事,要是真能跟村裡聯合開發,前景相當誘人。

最重要的是濱海還有一個渾身上下全是愛人肉、美得令人心醉的凌花姐姐,這次兩人不歡而散,張凡鬧心,凌花估計也鬧心,說不定她有多傷心呢。

凌花,是那種能讓男人為她去死的妖孽,作為男人,想到她,心裡無法不狂盪。

本想這次濱海之行能順便在凌花那裡那啥,不料中間陰差陽錯,又錯過了。

能不心裡悻悻的?

所以,現在張凡一想到凌花,不但沒有放棄的想法,反而有一種下回見面斥諸暴力的雄性的侵略衝動。「不,濱海我還是要殺回去的。我可以預料,岡山這次投資,絕對是要失敗,到那時,我可以過去替岡山收拾殘局!」

「絕對要失敗?你這麼確信?岡山可是國際大遊資,老狐狸呀,他投資哪裡,都有專家給策劃,進行科學分析,不是一拍腦袋就投資的。」

「我可以百分百確信!」

「為什麼?」

「因為以大華國百姓的習慣,是沒人喜歡住殯儀館旁邊的樓房的。」

「殯儀館?怎麼,那個小區在殯儀館旁邊?」

「現在不是,可是有個殯儀館項目,很快就要動工。」

張凡接著便把濱海小區附近要建殯儀館的事說給周韻竹聽。

周韻竹聽了,深受震驚,默言不語,沉思起來。

過了許久,才慢慢地說:「小凡,這件事的最終結果,可能要涉及濱海市多方力量,尤其是濱海那邊市裡、局裡的領導,你行事要慎重,走一步看一步,能行則行,不行則退,別把自己陷進去。」

「沒事,我雖然左右不了濱海市的政局,但我可以觀察形勢,順勢而為,如果在這個過程中能找機會四兩撥千斤,做一下推波助瀾的推手,我當然也……呵呵,當然是樂於做一做的。」

周韻竹讚許地點點頭,誇讚說:「小凡,我發現你成熟了。我對你越來越放心了。」

「呵呵,竹姐,我本來不是一個讓人操心的人嘛!」

「這樣好,等你基業立穩之後,我就退出一線,再也不幹什麼勞什子事業了,我要在家養養花、養養貓……」

「女人就該如此。」

「其實,姐早想就過女人的正常生活。」

「我養得起你,你現在就可以。」

「我知道你可以,可是,我不是趁自己還有精力的時候,幫你打基礎打得更堅實一些嗎?再說,我要是跟別的女人一樣光吃你的花你的,我在她們面前,哪裡還有優勢?你不早把我踹了?」

「又來了,又來了,我就是一天二十四小時把你綁在褲帶上隨身帶著,你也是犯酸哪!竹姐不要這麼說話好不?我不被竹姐踹了,就是萬幸了,哪有踹竹姐的想法!」

這話說得周韻竹渾身每一個毛孔都舒服得張開了。

「小凡,」她把頭倚在他胸前,用臉輕輕摩挲著,柔聲道:「只要你不變心,姐一輩子給你當牛做馬……」

兩人又聊了一會,周韻竹看看快到九點鐘了,十分不舍地從張凡懷裡掙脫出來,「我得去片場了,今天上午,請雲梨來拍代言片呢。」

說著,俏眼傾斜,看著張凡,心裡想,要是不去公司,跟張凡在床上膩一天有多好。

張凡聽到雲梨要去片場,心中一跳。他好長時間沒見到雲梨了,也不知雲梨最近變樣沒有?

真想看看她。

不過,張凡頗有自知之明,如果自己主動要求去見雲梨,周韻竹就會生氣。他只能曲線救國,來個暗示「我今天有空,」

於是抻了個懶腰,打了一個哈欠,道:「今天我要休息一天,素望堂不去了,就在家睡覺。」

「想去看雲梨就直接說唄!何必惺惺作態?」

作為張凡肚子里的蛔蟲,周韻竹一眼便看透了張凡的心思。

張凡的心思是一回事,周韻竹自己的想法也是一回事。她也是捨不得與張凡分手,因為經過昨夜一夜的膠漆,她還沒有完全從被他融化的狀態中解脫出來,今天早晨,全身懶懶的,很想一整天讓他在她跟前。於是,便笑著打了他一下,「走吧,一起去。其實今天片場很需要你。」

「片場需要我?算了吧,我可不想給導演打燈光。」

「誰叫你去打燈光?我需要你當一回演員。」

「當演員?」

「昨天導演來電話,說選好的給雲梨當配角的男演員,突然出了車禍,他手頭沒有合適的演員,要更改檔期。我說,雲梨的檔期不容易排,好不容易雲梨有時間了,檔期萬萬不能改。缺男演員,可以從劇組裡隨便挑一個男的代替。」

周韻竹說著,欣賞地看著張凡,笑道:「我突然想起來了,為什麼放著眼前的帥鍋不用?」

張凡本來對於拍片不感興趣,可是,為了見到雲梨,當然可以將就一下,何況和雲梨搭配男女主角組合,兩人之間還會有肢體親密接觸呢。呵呵,也不知雲梨的肌膚滑不滑……

看過,想過,沒摸過。

「那……沒辦法,我只好辛苦一下了。」張凡「老大不情願」地說了一句。

周韻竹知道張凡在裝逼,不過她也無需去說破,畢竟今天有她在拍片現場監督,相信雲梨也不敢放肆地勾引張凡。

。 「什麼?任茂昌,你別太過分了,你封我直播間也就罷了,竟然讓我去陪酒?你當我是什麼?」

本來聽歌聽的很高興,但是任茂昌的一個電話把蘇夢妍的好心情打擊的一點都不剩了,她是一點都不想接這個電話,結果人家連續打了十個,還通過平台發站內信來說有重要的事情……

結果重要的事情就是讓她去陪一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小明星喝酒。

「我跟你說,這位雖然不是什麼大明星,但是流量自然要比你強的多了,他是要來咱們平台開直播的,到時候讓他在直播的時候帶帶你,你的人氣馬上就上來了,我這可是為你好啊。」

電話另外一邊傳來了任茂昌的聲音:

「我想過了,我是個男人,要大度一些,畢竟是我犯錯在先,我承認,我錯了,我也不求你現在就原諒我,我可以慢慢的幫你實現夢想。」

「實現夢想?」蘇夢妍嗤笑道:「你幫我實現夢想的方法就是讓我去陪酒?」

「只是吃個飯交個朋友而已,不會對你做什麼的,我都沒對你做過什麼,哪能讓別人對你做什麼。」任茂昌一邊說著一邊臉色也有些陰沉,他剛追到蘇夢妍剛兩三天,倆人還沒有什麼進展呢,他跟別的女主播的事情就被蘇夢妍發現了。

他不甘心,很不甘心。

雖然他已經甩過不知道多少個女主播了,但是這麼讓他碰都沒碰到的他當然不甘心就這麼放手了。

再說了,就算是要放手也是他甩了她!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怎麼想的。」蘇夢妍冷笑了一下:「我又不是沒腦子的傻白甜。」

「鄭紫欣。」任茂昌忽然說道。

「紫欣怎麼了?」蘇夢妍蹙眉。

「你不是傻白甜,你很聰明,但是鄭紫欣可不是沒你那麼聰明,你如果不去,我就讓她去。」任茂昌說道。

「嚯,我去……」蘇夢妍氣的直掐腰:「我是真沒想到,你無恥的這麼自然么?」

鄭紫欣是她在這個平台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平時經常和她一起連麥聊天,線下偶爾也會一起去逛街什麼的。

雖然她倆都不是什麼大主播,但是收入也還算可以,所以常常一起交流。

蘇夢妍也算是挺了解鄭紫欣的,她知道她的想法比較天真,沒什麼壞心思,如果被任茂昌花言巧語的說一通,有可能就真的去了。

「我這也是為你好,我知道你現在不信任我,所以你會拒絕,我用鄭紫欣威脅你一下,你就會來了,到時候你得到了好處,自然會感謝我的。」任茂昌有些得意的說道。

「你當我傻?你都這麼說了,我不會去提醒紫欣?」

「你可以試試,我可以通知她的經紀人,就說他們一起和新同事吃個飯,你說,她會不會去?」任茂昌笑道。

「做人能做到你這麼沒下線還不如去死。」

「比我沒下線的人有的是。」任茂昌無所謂的說道:「來不來一句話,放心,這光天化日,大庭廣眾的,我們還能對你做什麼?你當警察是吃乾飯的?我要是犯法不是在作死?」

「好,我去。」蘇夢妍說道:「如果到時候你們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別怪我不客氣。」

「知道知道,您老人家是練過的。」任茂昌說這話的時候感覺到自己的胳膊還有些隱隱作痛:「我什麼都不會做,只是喝酒吃飯,之後你會健健康康沒有任何異常的回家,期間人家都不會靠近你一下,你也沒必要那麼擔心,平時人家什麼的美女可不少,比你漂亮的有的是,加我微信一下,我一會兒把時間地點發給你。」

掛掉電話蘇夢妍想了一下,從柜子裡面拎出來了小棍子,這東西是她之前用過的指揮棒,雖然沒有多大的威懾力,但是好歹是個趁手的東西,如果真的有什麼事情,他們肯定也不敢鬧大。

再想了想,蘇夢妍又拿了一小瓶防狼噴霧,這東西是上次她跟鄭紫欣一起在網上買的,她當時只當是好玩,從來也沒用過。

稍微往空氣裡面噴了一點,湊過去聞了一下……

「呃……這麼沖……」蘇夢妍捂著鼻子滿意的點了點頭,前有指揮棒,後有防狼噴霧,這一次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到時候喝酒只喝自己開的瓶,吃菜只吃大家都吃過的,不離坐上廁所,實在忍不住回來就找機會打翻餐盤藉機換餐具和杯子。

蘇夢妍想了一圈點了點頭,注意事項什麼的溫習了一遍差不多了,只是稍微洗了一把臉也不化妝,找出了一身休閑裝和一個鴨舌帽,之後就等著任茂昌的信息了。

「10點……這麼晚……」蘇夢妍張了張嘴,然後給自己在這個城市的一個朋友發了一個消息:「雨竹,今晚10在XX飯店有個酒局,推不開,我會盡量跟你保持微信通訊,如果我超過20分鐘不回信就給我打電話,如果打電話不接的話你就直接報警。」

看到秦雨竹發了一個驚訝的表情之後又發了一個OK的表情之後,蘇夢妍鬆了一口氣,這麼多重保證應該就沒問題了。

回頭看了一眼電腦上還在唱歌的李拂煙,蘇夢妍又坐了回來:「你應該算是要成功啦,可我卻被小人糾纏上了,我這算不算反應過度……希望是我太緊張了吧,這傢伙頂多給我點難堪,應該不會真的做什麼。」

「算啦,還是安全重要。」

直播間越來越熱鬧了,人氣也在不斷的推高,在經歷了幾個大主播的查房之後,人氣被推到了三百萬左右。

靠在椅子上閉上眼睛輕輕晃動著,心中也不免有些觸動。

「你要找的人沒找到,我又何嘗不是這樣呢。」蘇夢妍慢慢的感受著這一刻的暈眩,伴著音樂,腦海中不斷回想著之前的一幕幕畫面,繼續著之前未完成的編舞。

聽著聽著,蘇夢妍慢慢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點點的伸展著軀體,漸漸的與腦海中那個幻想的影子重疊。

「哎呦……」

沉浸在舞蹈之中的蘇夢妍正舉手螺旋的時候一不小心撞在了旁邊的桌子上。

「嘶……果然夢想總是會被打斷的呀。」

過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了,李拂煙也在說結束語了:

「今天的發布就到這裡了,鴻影音樂、Y站都會同步上線這首歌曲和MV,歡迎大家來支持,也希望大家都能找到自己心中的美好,不一定是某個人,也許可以是某個夢想,某個未來。」

「後面幾天還是在這裡,我會慢慢的發布這張專輯的其他歌曲,未來也會經常在這裡直播,與大家一起在音樂的海洋中徜徉,一起洗滌心靈,忘記煩惱,宣洩感情。」

「很感謝這裡用純粹的音樂與你們相遇,你們就是我想要遇到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