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Jeff不在,否則今天還可以商量一下下期唱作人的參演曲目,這個他打算回去慢慢想。

乘坐電梯下樓,電梯里有幾個職員,封程雖然不記得名字但還是點頭微笑了下。

那幾個都是女職員,見到封程對她們微笑,她們也花痴的露出笑容。

封程站在前面看不到她們,卻覺得她們在擠在一起竊竊私語。

於是封程故意把背挺得筆直,故作高冷的站在那裡。

快到一樓的時候,司機給封程發了個微信,問他什麼時候下來。

於是封程下了電梯便快步往外走,可以說是大步流星,他腿很長,快一點都走路帶風。

大廈大門是自動開門設計,快到門口的時候,透過玻璃看到對面也有人走過來。

封程便往右移了幾步,門自動往兩邊打開。

這時,封程往左一瞥,看到對面走來的那個人,長發飄飄是個女生,只看個大概輪廓就知道是個美女,穿著也很時尚。

與此同時,那人也半轉過臉看了他一眼,眼神極其冷冽,彷彿她的百米之內全都結成冰一樣,生人勿近。

也是這一瞬間,封程看清了她的臉,有些眼熟。

封程沒有停頓的與那人擦肩而過。

腦子裡依舊是她的那個眼神,而他剛剛因為走的比較急,所以臉上也是沒有太多表情的,甚至可以說是嚴肅。

突然,他想起來,那個女生好像就是他們公司的顧若溪。

一線女星,也是現在目前黑白娛樂的絕對頭牌藝人。

就這樣,他們的第一次會面,是互相以一個不怎麼友好的眼神結束的。他們之前包括原身都沒有和顧若溪見過面。

他是認出來了顧若溪,可這顧若溪貌似不認識自己。

封程倒也沒有回頭去找她,跟司機笑著打了個招呼然後上車。

這個顧若溪…好像不怎麼好相處啊。

上車之後,司機看似隨意的和他搭話:「你也看到她了。」

封程愣了一下,然後說:「她…是顧若溪?」

「嗯。」司機說道:「我看你們好像不怎麼認識?」

「我剛剛也是第一次見到她。」

司機點頭道:「也是,這些年她一直在外面拍戲,回來一次都很少見。」

封程說道:「哦?你以前見過她?」

司機笑道:「我以前是她的司機。」

封程驚訝道:「只給她開的那種嗎?」

「呵呵,對。」

「那怎麼…」

「我也是跟著她後來公司的,我精力不夠了,不能再像以前隨隨便便跑個夜班了,只能在這市內接送接送你們。」

怪不得,每次跑長途都不是這個司機。

「那…也挺好的。」

「是挺好的,還多謝顧小姐,我還有個這麼好的工作。顧小姐人很好的。」

很好嗎?封程想到剛才那個眼神就有些發冷。

司機從旁邊拿出一個長條的盒子,晃了兩下,封程在後座剛好可以通過縫隙看到。

「剛才她見到我送我的,知道我愛抽這個。嘿嘿,不過我從來不在車上抽煙。」

「看來你們感情很好。」

司機笑了兩聲,「顧小姐比較重情義,沒忘記我這個老傢伙就知足了。對了,你下次可以去跟顧小姐接觸接觸,這次她估計要在這待幾天。」

「好…有機會的話一定。」

司機笑起來,「對嘛,你們一個公司的,我以後能不能看到你們主演的電視劇?」

封程見司機開玩笑也笑道:「或許吧。」

或許看不到吧…

下一部戲的話再演配角就真不合適了,而顧若溪的咖位也只配演主角,那男女主演什麼就可想而知了。

想到那個渾身散發強大氣場的女人,封程還真駕馭不了她的搭檔角色。

不過是電影的話…或許還有可能。

封程沒看過她的戲,但能想象到都是一些大女主戲,或許她還適合演那種口嫌體正直的角色,男主再配一個樂天派,拿他無可奈何。這種反差萌,或許會很有市場。

封程抬頭恰好對上了後視鏡中自己的眼神,看到如今的自己不再整天睡眼惺忪,而是眼神隨時有光。

手上摸著座椅的真皮,車內空調將溫度調的涼爽舒適,又低頭看了眼穿著的衣服,哪怕穿著隨意也比前世審美高了好幾倍。

想不到現在居然已經在為和這種耀眼奪目的女星會不會一起演戲而糾結了,他現在所處的環境和所相處的人比以前完全是天翻地覆,每天所專註的事情也不同了。

但他現在已經完全融入了這種生活環境,就好像這才是屬於他的人生。

一來到這個世界,他的所有懶惰與懈怠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找到了屬於他自身的價值。

他的起點很高,同樣也很難適應,但他現在卻真真正正的適應了過來。

下車的時候,司機又對他說了一句,「明天顧小姐還要去公司,要不我幫你們牽…介紹認識一下?」

「不用了。」面對司機的熱情,封程招架不住的說道:「到時候我估計王姐就會讓我們認識了。」

司機笑呵呵的開車走了,封程無奈的走回家,不知道司機為什麼一直讓兩個人認識,就好像那種讓兩個喜歡的主播夢幻聯動一般。

封程回到家中,準備開始抽獎。

這次他依舊清理一下身上的晦氣,現在有條件還去洗了個澡。

一身清爽的去開啟抽獎。

老天也會眷顧乾淨的男孩子吧!

青銅抽獎,開啟! 蘇寒之所以不把這件事告訴給凱瑟琳娜,也是有着自己的原因。

首先,開普賽文明並沒有繁星帝國感興趣的秘密,就算是那塊晶片真的被動了手腳,那麼繁星帝國也不會有什麼新的發現。

其次,這款晶片的性能蘇寒也非常好奇,他打算利用開普賽文明好好研究一下這塊晶片。

如果有可能的話,以這塊晶片為模板,研發出一塊新的晶片。

在凱瑟琳娜得知,蘇寒手中的那塊晶片竟然有着如此奇效之後,頓時就來了興趣。

雖說現在開普賽文明現在已經貴為五級宇宙文明,可是在晶片這以領域並沒有什麼突出的建樹。

這也使得開普賽文明在五級宇宙文明當中排名並不是很靠前。

如果這塊晶片真的如蘇寒所說的那般,讓開普賽文明的所有電子儀器實現自動化,並且隨着晶片的升級而升級。

那麼倒是可以一用。

當然,凱瑟琳娜也知道世界上沒有白吃的午餐。

可是她相信蘇寒不會害自己。

想到這裏,凱瑟琳娜微微點了點頭,道:「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你非要我們開普賽文明使用這塊晶片,不過我相信你不會害我。」

聽到凱瑟琳娜這麼一說,蘇寒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不過一想到,那些都是自己的推測,就算是繁星帝國真的在晶片上動了什麼手腳,也不會給開普賽文明帶來實質性的傷害。

便將晶片給了凱瑟琳娜。

晶片一到手,凱瑟琳娜也不猶豫,直接召喚來開普賽文明的科研團隊,準備將其與開普賽文明的端腦融合。

在這裏值得提一句的是,凡是三級宇宙文明都會擁有自己的端腦。

這台端腦負責整個文明龐大的資料庫,算得上該文明比較重要的一個儀器。

一旦這台端腦出事,那麼該文明所有的秘密都會泄露出去。

僅憑蘇寒一句話,凱瑟琳娜就願意讓這塊晶片與開普賽文明的端腦融合。

由此可見,凱瑟琳娜是多麼信任蘇寒。

蘇寒害還指望着借鑒這塊晶片研發出新的晶片,自然不會輕易的離去。

經過凱瑟琳娜的允許之後,蘇寒也進入到了開普賽文明的最終控制室。

看着開普賽文明的研發團隊嘗試性的將晶片與端腦融合,蘇寒的臉色瞬間變得嚴肅起來。

在融合的過程當中,並沒有出現什麼紕漏。

在該晶片與開普賽文明的端腦融合之後,就聽到一陣驚呼聲響起:「凱瑟琳娜女王陛下,咱們開普賽文明所有的電子儀器彷彿都誕生了自己的意識一半,可以自行操控。」

聽到這陣驚呼聲,蘇寒和凱瑟琳娜對視了一眼,紛紛看出彼此眼中的震驚。

要知道,哪怕龍淵星現在是六級宇宙文明,也無法讓擁有的電子儀器智能化,更何況是開普賽文明呢。

可是現在,開普賽文明僅僅使用了繁星帝國研發的一塊晶片,就能讓所有的電子元件實現智能化。

光是這份技術,就遠遠超過了其他的宇宙六級文明。

「看來還是不能小視了任何一個七級宇宙文明啊!」

蘇寒心中這樣感慨著,忽然生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光憑自己一個人,恐怕很難在短時間內研發出具有同樣小國的晶片。

那麼自己為何不將龍淵星的科研團隊搬過來,認真研發這塊晶片呢。

憑藉龍淵星與開普賽文明現在的關係,凱瑟琳娜應該會同意自己這個請求。

很快,蘇寒便將自己的想法說與了凱瑟琳娜聽。

當聽到蘇寒打算將龍淵星的科研團隊辦到開普賽文明來之時,凱瑟琳娜的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一直以來,凱瑟琳娜都覺得這件事有些蹊蹺。

龍淵星為何放着現成的晶片不用,非要自己研發。

就算是按照蘇寒所說的那般,龍淵星想要擁有自己研發的晶片,也可是暫時先使用這塊晶片,等到新的晶片研發出來之後,再替換上。

唯一的解釋便是,這塊晶片並沒有蘇寒說得那麼完美。

最不濟,肯定也有着自己的弊端。

不過凱瑟琳娜也沒有把話挑明,而是深深的看了蘇寒一眼。

兩天之後,龍淵星最頂尖的科研團隊抵達了開普賽文明。

在這支科研團隊抵達開普賽文明之後,立馬進入了緊張的工作當中。

一間秘密的實驗室裏面。

一位身穿白大褂的龍國科學家死死的盯着屏幕,一字一頓的說道:「蘇組長,經過我們這幾天的觀察,發現開普賽文明上的所以電子儀器都被一股主程序控制着。」

「這股主程序賦予其他電子產品副程序,從而達到電子產品全部智能化的效果。」

蘇寒聽到這話,頓時就來了興趣:「憑藉我們現在的科研水平,有沒有可能造出一樣的主程序?」

那位龍國的科學家思考了一下,點着頭回答道:「可是可以,不過花費的時間有點長,而且我也不能保證,咱們研發出來的主程序可以達到同樣的效果。」

對於這一點,蘇寒表示非常的理解。

畢竟那塊晶片是出自七級宇宙文明之手,如果這麼輕易的被人摸透,那麼七級宇宙文明也不是這麼恐怖了。

既然蘇寒都表示理解,那麼那位龍國科學家也不在遲疑,使出畢身所學,開始研發出新的晶片起來。

這一研發就是兩個月。

兩個月之後,開普賽文明內的一個秘密實驗室當中,忽然響起了一陣驚呼聲:「蘇組長,成功了,咱們龍淵星也擁有了一塊可以實現全部智能化的晶片。」

聽到這陣驚呼聲,蘇寒立馬衝到那位科研人員的身邊,一把將那塊晶片給搶了過來。

蘇寒發現,自己手中的這塊晶片與繁星帝國賜予的那塊晶片模樣非常的相似,可是顏色卻是有些不同。

而且,蘇寒也清楚,憑藉龍淵星現在的實力,根本就沒有辦法研發出繁星帝國那種水準的晶片。

不過蘇寒相信,只要給龍淵星足夠的時間,那麼晶片會隨着時間的推移不斷升級。

最終完全取代開普賽文明使用的那塊晶片。。 白眉真人眼神凝重,直面楊戩,才可以感到如山似海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