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進防禦變態,而且還可以加速再生,凡是被植入這種金屬的存在,都有著一具超速再生的身軀。

可謂變態至極!

此刻,葉辰搓著手,向葉靈問道:「小靈啊,這原始艾德曼金屬怎麼賣啊?」

「按公斤算,一公斤一塊。」葉靈看著他的樣子,撇嘴道。

「那就給我來個十公斤,咱不缺錢!」葉辰很有底氣,猶如土豪附身,大手一揮買了。

叮!

「宿主成功購買原始艾德曼金屬十公斤量,需要積分為一萬五千,扣除后所剩餘積分為44050點。」

下一秒在他眼前便多了十公斤的原始艾德曼金屬。

見此,葉辰毫不客氣的直接開啟吞金強體能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十公斤的原始艾德曼金屬,就被他完全吞噬了。

他感覺到,大量的金元素,在不斷的沖刷著他的身軀,骨骼血肉,亦或是五臟六腑,都在這一波金元素下強化了一大截。

五臟六腑更是明顯的感覺到,比之前要堅韌好多倍了!

這一次開啟吞金強體,一下子吸收了這麼多的金元素,頓時讓葉辰吃撐了,不得已之下只得安心的等待身軀強化結束了。

……

時間眨眼流逝,已是月色當空。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屠龍殿最新章節、屠龍殿七尺青鋒、屠龍殿全文閱讀、屠龍殿txt下載、屠龍殿免費閱讀、屠龍殿七尺青鋒

七尺青鋒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屠龍殿、

。 「哇……好可愛小猴子,還有那小老鼠也很可愛,姐姐,我也想要。」一道清脆的女聲響起。

「叮鈴鈴……!」

隨着一陣陣清脆悅耳的鈴鐺聲響起,還有一連串腳步聲傳入林衛耳中,林衛頓時被撞了一個滿懷,伴隨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林衛聽到有動靜,下意識的轉身,沒想到會這樣,低頭一看,卻是一個剛好到他胸口位置的少女,急忙後退了幾步,跟對方拉開了距離,而岩白等人,看向林衛這邊的狀況,也紛紛停下腳步,卻是沒有過來,只是一臉玩味的看着林衛。

少女歲數明顯不大,甚至可能不到十五歲,身材嬌俏玲瓏,容貌比之上官如冰她們,也絲毫不差,只是還顯得有些青澀,還未發育完全。

「啊!小猴子,小老鼠。」少女站穩之後,第一件事,並不是給林衛道歉,也不是讓林衛道歉,而是一臉欣喜的看着林衛,具體來說,應該是林衛肩膀上的小白跟小金。

說完,少女上前幾步,伸出雙臂,分別抓向,林衛兩邊肩膀上的小金跟小白。

看到少女的動作,林衛眉頭頓時皺起,側身躲避,而後再次後退幾步,拉開了距離。

看到少女撲空之後,委屈的嘟起小嘴,一臉不開心的模樣,林衛卻是面無表情的轉過身,向岩白等人走去,沒有絲毫要搭理那少女的意思。

開玩笑,小金跟小白是誰?豈是讓人隨便摸的,更何況,林衛初到燕京城,不想隨便跟人有所交集,至於美色,林衛如果想要的話,那邊的上官如雪,還有被他打服了的雪沐,那個不是對他有意思,他要是有意,早就下手了。

看到林衛轉身離開,少女臉上的表情頓時變了,急忙跑到林衛身前,張開雙臂,擋在林衛面前,氣呼呼的看着林衛。

看到面前的少女,林衛臉上露出一抹無奈之色,苦笑着搖了搖頭,而後身形一動,運轉拈花蝴蝶步,非常巧妙的,背對着出現在少女的身後,頭也不回,直接大步向前走。

「嗯?人呢?」看到林衛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見,少女神情一愣,而後急忙轉頭環顧四周,當她發現林衛的身影,找她的身後,並且已經走出了一段距離。

少女眨了眨眼,而後咬了咬牙,再次追了上去,這次沒有擋在林衛面前,而是跟在林衛身邊,圍着林衛打轉。

「你想怎麼樣?」看着鍥而不捨的少女,林衛無奈停下腳步,揮手收起小白跟小金之後,皺眉看向身邊的少女,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內個……大哥哥,能不能把你的小猴子,還有小老鼠賣給我?」少女眨了眨眼,一副天真無邪的說道。

「不賣!如果你想要,可以去寵物店購買,那裏什麼樣的寵物都有,都非常的可愛。」林衛心中雖然有些不耐煩,卻又對少女無可奈何,搖了搖頭說道。

「可是……可是人家好喜歡,好喜歡你的小猴子,還有小老鼠,你把它們賣給我好不好?我可以給你好多好多的錢。」少女用手捏著裙角,可憐兮兮的說道。

「不好意思!我不會賣的,也不缺錢,你還是去寵物店看看吧!沒必要在這裏浪費時間。」林衛搖搖頭,一臉堅定的說道。

少女雖然表現出,一副天真浪漫,臉上的表情也十分誠懇,要不是林衛看到對方的眼中,閃過一絲狡黠,還真就相信了。

所以,林衛知道,眼前的少女,雖然看似年紀很小,但心智絕對已經成熟了,不過,這個也就林衛知道。

「佳佳別鬧!」在少女的身後,走上來五個人,三男兩女,歲數都在二十多歲左右,其中一位女子先是開口制止了少女,而後對林衛說道:「不好意思!我妹妹有點調皮,冒昧打擾到你了,我替她給你道歉。」

「沒事!」看着眼前這位,並不遜色於露西的容貌,林衛只是點了點頭,簡單的回應了一聲,而後直接轉身就走。

「……!」看到林衛自己轉身離開,女子有些愕然,而後搖了搖頭,並沒有放在心上。

「姐姐!人家要小猴子嘛!」少女抓着那女子的手,撒嬌賣萌道。

「佳佳!有道是,君子不奪人所好,既然人家不願意賣,我們也不能強迫人家,大不了,我等下陪你去一趟寵物店,你想要多少,姐姐都買給你。」女子轉頭看向少女,一臉寵溺的說道。

「那……那好吧!」少女知道對方的脾氣,聽到對方的話,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卻也只能點點頭。

就在此時,那三名青年中的一人,上前幾步,走到那女子面前,一臉討好的說道:「不就是一隻小猴子,還有一隻小老鼠嘛!兩隻寵物而已,靈兒妹妹放心,既然葉佳妹妹喜歡,我這就去找那小子。」

說完,此人便直接轉身,準備去追林衛,他之所以這麼做,自然是為了討好眼前的女子,就連那女子身邊的少女,他要要討好。

因為,這對姐妹,乃是蒼瀾古國,五大學府之一,乾坤府府主的女兒,姐姐叫葉靈,妹妹叫葉佳。

而他,雖然是乾坤府中,一位長老的兒子,但身份卻差了很多,他如此巴結兩女,自然是為了有朝一日,可以成為府主的女婿。

「嚴峻!不要鬧事,我等下陪佳佳去寵物店購買好了,你不要去為難別人,還有,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請你不要叫我靈兒。」葉靈眉頭一皺,急忙喊住對方,面色有些不喜。

很顯然,對方平日裏的所作所為,她也是有所耳聞的,如若不是對方臉皮太厚,一直死纏爛打,趕也趕不走,她都不願意跟對方走在一起。

「哦!葉師妹放心好了,我不會對那小子怎麼樣的,他開口聲聲說不賣,只是錢還沒有到位而已,不過是兩隻寵物,只要給出的價錢夠高,他又怎麼可能不賣。」嚴峻點了點頭,一臉自信的說道。

「沒錯!我看那小子,八成是看佳佳妹妹,年紀小,身上拿不出多少錢,這才再三拒絕,只要我們多給點錢,他還不乖乖雙手奉上。」葉靈身邊的女子,幫腔道。

「蕭師妹說的對,大家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嚴峻對那女子點點頭,笑着說道。

說完,不等葉靈開口,便直接轉身,朝着林衛的方向,追了過去。

「這……!算了!我們趕緊跟上了,武者聯盟大賽開賽在即,千萬不能讓嚴峻鬧出什麼事,要不然,就連我父親也保不住他,而我們也會受到牽連。」葉靈神色一愣,回過神來之後,心中一緊,急忙開口說道。

說完之後,便牽着一臉悶悶不樂的少女的手,急匆匆的,追了上去。

而在葉靈身邊的幾人,聽到葉靈的話,心中頓時一驚,相互對視了一眼,而後面色凝重的點點頭,而後紛紛動身,追了上去。

他們自然是十分贊同葉靈的話,武者聯盟大賽,可是大事,全大陸的人族勢力,都向這裏匯聚,而他們乾坤府,身為蒼瀾古國,五大學府之一,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萬一搞出什麼事情,那問題可就大了。

而已嚴峻的性格,還有對方平日裏,囂張跋扈的作風,肯定會出事,到時候,萬一傳出什麼,乾坤府弟子,欺男霸女的事情,那可是在敗壞乾坤學府的名聲,別說是嚴峻的父親了,有葉靈兩姐妹在,就連乾坤府府主,也要受牽連。

此時,丁有年等人都圍在林衛身邊,而岩白,更是不停的打趣林衛,說什麼,送上門的艷福,都不知道把握。

當然,說完這句話之後,岩白直接被丁香狠狠教訓了一頓,而雪沐幾女,心中也是生出警惕之意,也不想逛街了,準備拉着林衛,就要返回行館。

「喂!前面的小子,給本公子站住!」嚴峻看到林衛身邊,多了不少人,卻沒有太過在意,開口喊道。

雖然聽到嚴峻的叫喊,林衛等人的腳步,卻沒有絲毫停頓,只有岩白轉過頭,看了一眼,而後對林衛說道:「小師弟,後面那人好像是找你的。」

「我不認識他。」林衛搖搖頭說道。

「哦!」岩白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既然林衛不想搭理對方,他自然也不會沒事找事。

「嗖!」

「小心!」孟虎盧口中發出一聲驚呼,而後身影一閃,站在林衛身後,背對着林衛,一拳揮出。

「轟!」

一聲巨響,一道身影倒飛而出,而孟虎盧也跟着後退了幾步,而後被林衛伸手抵在背後,幫其卸去了力道。

周圍的人,看到林衛這邊發生了衝突,紛紛退開,遠遠的觀看整個街道,頓時變得十分寬敞,只留下林衛等人,還有倒飛出去的嚴峻,跟隨後趕來的葉靈等人。

「無恥之徒,居然敢無故出手偷襲,我看你是活膩味了!」孟虎盧大步向前,一臉憤怒的,看向剛剛被他擊退的嚴峻,大聲罵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並不相信冷凝雪,冷冷說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反正該說的我都說了,信不信是你的事,走了,下次見面希望你別這麼酷哦,我們來——日——方——長。」

冷凝雪故意加重了最後四個字的語氣,並再度沖我拋了個媚眼,也不知她到底是什麼個意思。

她隨即領著那名被我用虎牙刃扎傷手掌的中年男子離開了別墅。

我發現那名中年男子儘管手掌被扎傷,血流了不少,但始終沒有包紮,而且表情也沒有顯得有多痛苦,就像被扎傷的壓根不是他的手似的。

看著他倆離去的背影,我眉頭緊鎖,若有所思。

仙人洞,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難道真像傳聞中所說,那裡面,有傳說中飲用了之後能夠長生不老,青春永駐的不老仙泉?

我正思索著,余菲菲小聲沖我問道:「唐川,你說她到底想幹嘛?」

我回過神來,定了定神,道:「無非就是想要我師父跟他們合作。」

「她肯定不是什麼好人,因為我覺得我爸之所以中邪,跟她脫不了干係。」

我心頭一怔,問道:「你怎麼知道?」

「最近她經常來找我爸,而且每次來都會把我爸叫出去,等到我爸從外面回來,我就感覺他的性情好像變得跟平時有點不太一樣。」

聽了余菲菲所說,我頓覺心裡「咯噔」一下,湧起一種不祥的預感,要知道,我可是曾經親眼看到冷凝雪吸食他人的精血,難道說,冷凝雪也在吸食余鶴年的精血。

根據書中記載,血為精氣之源,倘若血虧,必然精衰氣損,從而導致性情大變。

余鶴年面色發青,看著確實像是血虧氣損,再加上冷凝雪修鍊的是邪術,倘若當真吸食了他的精血,很可能造成他邪氣入體。

想到這,我立刻仔細查看了一番余鶴年的脖子,並沒有發現血洞。

雖說吸血最為常見的部位就是脖子,但余鶴年畢竟是一家大企業的董事長,也算是一位引人注目的大人物,不排除冷凝雪為了不被人發現,故意從他身上較為隱蔽的部位吸血。

想到這,我立刻對余菲菲說道:「等會幫你爸扎完了針,我得好好檢查一下他的身體。」

「他的身體怎麼了?」余菲菲忙問。

「我不確定,總之檢查一下放心一點。」

余菲菲點了點頭:「我聽你的。」

等了約摸半小時,我看余鶴年的氣色相比之前好了許多,額頭處的黑印也已經消失,這才將插在他身上的銀針都拔了出來。

再揭下貼在他額頭處的定魂符,片刻過後,余鶴年緩緩睜開了眼睛。

余菲菲見狀,急忙沖他問道:「爸,你感覺怎樣?」

余鶴年看了看余菲菲,又轉頭看了看我,一臉茫然問道:「我……我這是怎麼了?」

「爸,你是邪氣侵體,多虧了唐川,及時為你驅除了體內邪氣,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聽了余菲菲所說,余鶴年滿腹狐疑,

「我邪氣侵體?我怎麼不知道?」

我開口說道:「余總,您最近是不是總感覺心煩意亂,胸悶氣短?晚上睡覺總做噩夢,早上醒來后又感覺身體十分疲乏,而且神情也總是恍惚?」

余鶴年思索片刻,點了點頭:「確實如此。」

「這就對了,您是由於血虧氣虛,再加上邪氣侵體,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那有什麼法子可以醫治?」

「余總您別擔心,我已經幫您驅除了體內邪氣,相信癥狀會有所好轉,然後我再為您開一副補血提氣的房子,就能藥到病除。」

聽我說完,余鶴年有些驚訝:「你還會開藥方?」

余菲菲忙道:「當然了,唐川不但會開藥方,而且他開的藥方效果可好了。爸你要相信唐川,他肯定不會害你。」

余鶴年看了余菲菲一眼:「你就這麼相信他?」

余菲菲點了點頭,語氣堅定地回答:「是!」

「余總,可否讓我再為您檢查一下身體?」

「檢查身體?你要怎麼檢查?」

「需要您配合將上衣脫下來。」

余鶴年臉色一沉,正要拒絕,余菲菲說道:「爸,您就聽唐川,快把上衣脫下來吧。」

余鶴年拗不過余菲菲,遲疑片刻,脫掉了上衣,我查看了一番他的身體,誰知在他身上卻並沒有發現任何傷口。

「奇怪,怎麼沒有傷口呢?」

我正感到納悶,余鶴年身體忽然顫抖起來,余菲菲見狀,急忙問道:「爸,您怎麼了?」

余鶴年沒有回答,身體顫抖地愈加厲害,這狀況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照理來說,他體內的邪氣已經被我用針灸術驅除,即便血虧氣虛,也不至於出現這種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