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費六十八。」

付款下車,江南省武道分局映入眼帘,國徽下有七個鎏金的大字,江南省武道分局。

越過高高的花崗岩台階,門口站着兩排四個荷槍實彈的士兵。

無聲的宣告著閑人莫入信息。

他拾著台階而上,兩個士兵立刻伸手攔住:「請出示證件。」

姜瀾掏出武者證件遞了過去。

一名士兵仔細的檢查了下,敬了個禮,立刻放行。

等他走進大廳,發現裏面武者還真不少,粗粗掃了一眼,大約三四十個,不少人都在看着右側的一面巨大的電視牆,電視牆上顯示著的密密麻麻的異世界探索任務信息。

「迷霧級探索任務1:探索金清區航山市清港鎮,標號為42324號空間通道背後異世界周邊五公里內的情報,評估危險等級。並繪製地形圖,任務要求:能繪製簡單地圖,能用樸實簡單的文字描述探索見聞。任務獎勵:一百五十萬;武者功勛100點。」

迷霧級探索任務2:探索下城區天化市霞風街道標號34434號空間通道背後異世界周邊三公里內的情報,評估周邊危險等級。並繪製地形圖,任務要求:能繪製簡單地圖,能用基本的文字描述探索見聞。一百五十萬;武者功勛100點。」

迷霧代表着未知。

毫無疑問,這些任務都是探索未知通道背後的情況。

上面任務數量眾多,電視牆上光光一頁,就排列著五十個任務,而且它還在以每隔大約一分鐘翻頁一次。姜瀾看了一會,任務信息足足翻了六頁,最後任務標號已經到了三百了,但這顯然這還不是最終的數量。

這還只是江南省,若是放在全國,至少三萬以上。

姜瀾看了一陣,就收回目光。走到服務台,拿出武者證件道:「您好,我接去第34684號任務,探索留東區的未知空間通道。」

「好的,請稍等,馬上為您辦理。」

服務小姐姐很是恭敬,結果姜瀾手裏的證件就開始忙活。

三五分鐘后,服務小姐姐將姜瀾的證件遞迴去,並道:「已為您借去了第34684號任務,請在一個月內完成並提交,否則視為放棄任務。」

「多謝。」

結果證件以及探索許可,姜瀾離開大廳,直接打車,到通道入口。

通道入口也有重兵把守,見到姜瀾靠近,連忙上前阻擋。

「你好,前面是軍事禁區,閑人免進。」又是兩名士兵將姜瀾攔住。

一番出示證件的麻煩之後,姜瀾成功進入空間通道。

剛一進去,周圍的環境瞬間發生變化。

姜瀾注意到自己正站在半山腰處,從這裏可以看到遠處的山林。目光所及之處,並沒有大型的生物,只有高空幾個依稀的黑色小點,在頭頂翱翔。

「好強的壓迫感。」

姜瀾向著一個方向望去。

那個方向給予姜瀾異常的壓迫感。

「那個方向,有異世界蠻神這個層次的存在。」

姜瀾心神瞬間收縮,進入應激狀態。

即便是姜瀾如今修為盡失,自身戰力大約在原初境三階的層次,但原初境的生命絕對不會給他壓迫感。

姜瀾看了一眼太陽,大致定了一個方位,那個方嚮應該是東北方。

「或許可以嘗試探索一下,如果情況不對就溜。」

姜瀾心念一動,自身氣息瞬間內斂,心跳呼吸都進入極度龜息的狀態,恍若死物。

就這樣,姜瀾以極慢的速度向著東北方探索。

隨着越來越靠近,姜瀾心底傳出的警惕感也越來越強烈。

當他翻過一座山,立在山巔的時候,終是看到了那傳出恐怖氣息的地方。

那是一大片連綿數百公里的火熱岩漿海,不少神秘生物,在岩漿中生存,絲毫不懼其中的高溫。

而且還有身軀龐大,渾身一明一暗,長得如魔鬼魚一樣在森林上方漂浮的天體級生物,也看到過背上背着山嶽,形如巨龜一樣的巨大凶獸。

這一瞬間,姜瀾似乎感覺自己來到了完美世界。

「以我現在的力量,恐怕連那一片岩漿海洋都過不去。」

姜瀾瞬間作出決定,暫時退去,同時繪製地圖以及巨大生物的素描圖。

這個情況必須得向上級反映,將這個通道立刻控制起來,並進行防禦警戒。

一旦那些天體級生物發現通道的存在,必然回是異常值災難。

7017k 查到賀斯燁所待的醫院正是帝都城第一市醫院,兩人換了一身衣衫,隨意喬裝一番戴上口罩后啟程。

一路暢通無阻,來到住院部18樓21號VIP病房,兩人敲響房間門后輕輕推門而入。

「咔嚓——」

白色的病房裏充斥着濃郁的消毒水的味道,瀰漫在空中格外刺鼻。

房間雖然大但卻沒一點溫暖的氣息可言,冰冰涼涼的,像是整個人墜入冰窖一樣。

屋內響着冰涼的醫療機械的聲音,躺在病床上的男孩兒因為病魔長期折騰瘦瘦小小的。

他看起來大約三歲多一點,因長年住院體弱導致臉色呈現出不健康的蒼白無力。

整個人憔悴的像是一張薄紙,輕輕一戳就能不費吹灰之力的戳破。

顏知許和南澤霖走近病床,拉開椅子坐下,他摘下口罩,撕掉臉上的偽裝,露出原本的模樣。

「……」

他望着這個隨時都能消亡於世間的同母異父的弟弟,心中湧起一股難以形容的情緒。

「額……」

躺着的賀斯燁嘴裏發出痛苦的呻吟聲,睫毛顫抖,費力的睜開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如既往的天花板,還有縈繞在鼻尖揮之不去的消毒水味道。

他的頭歪了歪,看到出現在病房裏的兩個不熟悉的人時眼眸里沒一絲絲的驚詫和害怕。

眼底一片平靜,還帶着看破生死的淡然,周身滿是不符合這個年紀應該有的無盡滄桑。

「……」

顏知許倚靠着楓葉白的椅子,眸底帶着幾絲興味。

從某些角度來看,這兩個小傢伙確實很像兄弟。

「哥哥……」

賀斯燁慘白無血色的嘴唇蠕動,輕飄飄的嗓音在病房裏響起。

嘴角努力揚起一抹真摯的笑容,費勁的伸出手想要握住對方。

「你怎麼知道的?」

南澤霖握住那隻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手,包裹着驅散肌膚上的涼意。

小小的孩童語句條理清晰,「我在爸爸媽媽的手機上見過你,也聽他們提起過,不過都不是什麼好的內容,哥哥不知道也好。」

同齡的孩子還剛步入幼兒園小班但這孩子沉穩的像是幼小的軀體里居住了一個成人的靈魂。

南澤霖挑眉,「他們談論的內容是想要讓我給你移植腎臟。」

賀斯燁點頭,眼神里沒面臨死亡的恐懼,聲音淡淡的,「看來哥哥知道了。」

「你不用同意他們說的話,你沒義務對我無私奉獻,為了一個同母異父的弟弟這麼做不值得,甚至可以說是愚蠢至極。」

這個素未謀面的哥哥的生命還有很長很長的一段距離,而自己的已走到一眼望倒的盡頭,既然如此又何必將對方拉下水?

南澤霖嘴角的笑容僵住,握著那隻瘦瘦小小的手的力道輕柔。

他喉間溢出低低的笑聲,可聲音里無端的帶着悲涼。

「看來不愧是同母異父的兄弟,身上流淌著一半相同的血液,好巧,我也是這麼想的。」

賀斯燁並沒惱怒。

他的手拍了拍南澤霖的手背,「真好,看來你不是蠢的無藥可救,不需要我浪費口舌相勸。」

孩童平靜如水的眼眸里露出真誠的笑意,璀璨奪目,身上的病氣在這一秒似乎都被驅散了。

兩人明明從未見過,但與生俱來的血緣親情還有相似的靈魂思想,迅速的拉進他們之間的距離。

。船長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她對我有意思,不願意我和別的女性相處?

想到這裏,達尼茲嘴角不自覺開始咧開,即使是一直被他認為極度危險的奧利安娜,此刻看起來也親切了許多。

他的情緒變化絲毫無法逃過「冰山中將」的眼睛。

看來是被慾望腐蝕了心智,已經開始神志不清了……艾德雯娜搖

《詭秘:從刺客序列開始》第四十七章謝謝你,倒吊人先生 「嘀嘀……」車喇叭的聲音,打破了邁巴赫里的沉靜。

齊墨川和蘇小荷同時下意識的轉頭,就見邁巴赫的一側馬路上,齊墨晨的那輛拉風的黑色賓利減速后正朝着他們的方向猛摁喇叭。

同時,齊墨晨已經搖下了車窗,沖着齊墨川的方向喊道:「哥,你車壞了?要不要上我的車一起回去?」

蘇小荷低下了腦袋瓜,這個時候最不敢看見的就是齊墨晨了。

可越是不敢看見,越是能遇到,她今天這運氣,也是沒誰了。

愁人。

齊墨川黝黑的眸子望向齊墨晨,那眼神就給齊墨晨一種說不上來的奇怪的感覺,可一時之間,他也等不及追問了,後面的車一輛跟着一輛跟上來,再慢下去,會出車禍的,「哥,你和小嫂子要不要坐我的車?」

「不用了,你先回去,我和小荷還有點事。」至於過不過去,齊墨川沒說。

因為,他還沒有做出最後的決定。

不過,此時看到齊墨晨,第六感給他的感覺更加的確定齊墨晨根本不是昊昊的親生父親了。

因為,感覺是一方面的原因,而更主要是因為齊墨晨和昊昊的DNA檢測,第二次他是全程從頭跟到結束的。

那來不得半點的虛假。

那自然是真的。

「好,那我先過去了。」齊墨晨搖下了車窗,提速駛離。

再慢下去,只怕一整條街道都要因為他們兄弟兩個的臨時停車而堵住了。

齊墨晨走了,蘇小荷也緩過了一口氣,「你檢測過厲……齊墨晨和昊昊的DNA?」她有些不相信,她一點也不知道齊墨川做過這樣的事情。

「當初你拒絕我,我就覺得奇怪,然後覺得有可能與墨晨有關,就取了墨晨和昊昊的頭髮,第一次有紕漏,第二次是我親自守在檢驗室外從頭跟到尾的,不可能再有錯了,他們,不是父子。」這一點,他很篤定。

「那昊昊是誰的孩子?」蘇小荷這一刻已經是風中凌亂了。

她有些驚喜,可更多的是慌亂。

驚喜是因為昊昊如果不是齊墨晨的孩子,那她與齊墨川在一起,是不是就沒有阻礙了?就不算亂淪了。

就算是江菁雯,也不能阻止他們在一起了吧。

只是昊昊的身份再次陷入尷尬中罷了,昊昊居然不是齊家的孩子了。

蘇小荷慌了亂了,她實在是不知道昊昊是她和誰生下的孩子了。

只是這個難題,她可以請齊墨川幫她查一查嗎?

忽而,又想到了那個告訴江菁雯那一晚的事情的人,那人一定知道的。

只可惜齊墨川的人現在也沒有查到那人的下落。

或者,再多給他一些時間,他的人就能查到了吧。

她現在,也只能寄託於齊墨川了。

不然,憑她的實力,什麼也查不到。

齊墨川黑臉。

他娶蘇小荷的時候,的確告訴過自己不要去在意她的過去,也不要去窺探她的過去。

她的過去他沒有辦法參與進去,但是她的未來,他既娶了她,就要與她一起走過夫妻間的一屋、三餐和四季。

每一天每一年的輪迴后,都是陪着彼此慢慢變老的過程。

但是此時此刻,關於昊昊是她與哪個野男人生出來的,他居然就介意了起來。

詭異的該死的介意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