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又多少人,做夢都想要見我一面啊。」

「而我不去見他們,二十來這裡給你姐夫免費治療。」

「你們就不應該攔著我,應該乖乖讓開,然後閉嘴,給我一個專心救治病人的環境。」

葉天傾看著他笑眯眯的說道。

他的這些話說的倒是雲淡風輕,但是落在大家的耳朵里,卻是讓大家覺得這傢伙更像是一個騙子了。

免費的往往是最貴的。

這是大家的想法。

覺得葉天傾肯定就是在耍陰謀玩套路,懷疑他用心不純。

「哼!」

「你還是快點走吧,我姐夫不需要你的治療,你……立即離開。」

「走吧!」

周遠沉聲說道。

。不過之後的事情,蘇禹和張賀誰都不變在出面,畢竟那是白家自己的事情。

雖然心中紛亂無比,但是白家姐妹依然像蘇禹道了謝之後也無心在多呆,姐妹二人便沖沖的離開了蘇禹這裏。

蘇禹看着一旁表情還十分糾結的張賀,不免搖搖頭說道:「這世間人有百態。往往一瞬間的……

《丹道至聖》第五百九十六章贈丹藥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末世戀愛守則最新章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末世戀愛守則全文閱讀、末世戀愛守則txt下載、末世戀愛守則免費閱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

閑閑鼠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末世戀愛守則、

。 「站住!」顧知鳶無語,一把抓住了銀塵:「你這丫頭,這麼衝動幹什麼。」

銀塵蹙眉,冷聲說道:「我就是看不慣她那個樣子,你看她看起來像朵兒嬌花兒一般,其實比誰都壞,看着都討厭!」

顧知鳶:……

「就見了一面,你就知道她懷了?」顧知鳶眼神一暗:「她與我們站在對立面,你自然覺得她壞,只不過立場不同,就讓他們自己解決吧。」

顧知鳶握住了宗政景曜的手,往樓上走去。

關上門,宗政景曜將一杯熱騰騰的奶茶推到了顧知鳶的面前:「王妃越來越有范兒了。」

「那是自然。」顧知鳶喝了一口奶茶:「旁人一口一個王妃的叫着,我總不能失了分寸,丟了王爺的臉,從前王爺不是總叫我不要失了體統么?」

宗政景曜一聽,神色一凜,緊接着一下子笑了,抬手在顧知鳶的臉頰上去掐了一下:「王妃記仇了?」

「那是自然。」顧知鳶眉頭一挑:「王爺從前教訓我的話,我可是一個字都不敢忘記。」

說話的時候,顧知鳶故意拖長了語氣,引得宗政景曜笑了起來:「可本王床上說的話,你卻好像不記得。」

顧知鳶的臉頰唰的一聲就紅了起來,狠狠地瞪了一眼宗政景曜說道:「我竟然不知道,王爺這麼喜歡耍流氓。」

「我只對你一個人耍流氓。」宗政景曜神色認真,這樣羞澀的話,被他說的理直氣壯的。

顧知鳶都無語了,她抬頭看向了窗外欣賞外面的大雪紛飛。

突然一個女人穿着花衣裳的身影一閃而過,她的懷中還抱着一把琴,行色匆匆,像是急着去什麼地方一般。

但那張臉顧知鳶實在是太熟悉了,她立刻站了起來:「曜,是常陽。」

宗政景曜也跟着站了起來,往窗外看去,白茫茫的雪地之中行人本來就不多,那穿着花衣服的女人早就沒了身影了。

宗政景曜眼神一暗:「常陽已經死了,會不會是看錯了?」

顧知鳶眯起了眼睛,認認真真地說道:「不會的,絕對不會看錯的,就是常陽。

顧知鳶又說:「那張臉,我絕對不會看錯的,世界上沒有兩個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這句話一出,顧知鳶好像又想到了什麼一般,沒有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劉氏死前說過,就算身高相似語氣相似,骨骼卻不是一樣的。

劉氏是不是知道什麼。 凱特鎮的鎮長,是一個看起來瘦削精幹的小老頭,名叫庫克,坐在澤爾德的面前,似乎只有他四分之一這麼寬。

雖然澤爾德這個人被嬌寵到了和人難以好好交流的地步,但他對西里爾已經有不少的畏懼,哪裡敢違逆西里爾的話,當下便把北塔商會遇到的事情原原本本說了一遍。

原來北塔商會的貨車早已經準備好了,這位澤爾德少爺在猶地亞關還沒來得及坐穩,便連夜直接出城——跑商會的人的消息總是特別靈通一點的,更何況西瑪塔爾山脈的異動他們也不是瞎子聾子,當然都聽得見看得見。

結果連夜出城的商隊依然沒能多走太遠,第二天獸潮爆發的時候還是被黏上,而且他們的運氣非常的不好,碰到的是一群彩鳥——那是一種兇猛的肉食性鳥類,力量極大。

結果貨車被迫分頭前進,澤爾德少爺坐的馬車也沒了——天知道澤爾德少爺這體型是怎麼坐著小馬逃出生天的。

而西里爾也簡單地講述了一下自己的遭遇,兩兩相結合,將這慘痛的事實擺在了鎮長的面前。

現在這位小老頭愁苦地揉著太陽穴,扶著額頭,隔了半晌才滿臉痛苦地問道:

「獸潮?你們說的這些都是真的么?一大群從西瑪塔爾山衝出來的魔獸,會吞沒我們尤斯塔丘陵?丹亞在上啊……我得立刻通知耶爾堡。」

這名鎮長確實有著不錯的能力,沒有被這恐怖的真相給直接嚇昏。他立刻站起身,但西里爾卻叫住了他:

「鎮長,通知耶爾堡不是最急的事情,現在應該先召集鎮民代表開會,組織一些人撤離才對。」

他看著這名年紀輕輕卻顯得異常沉穩的精靈騎士,露出一些詫異的神情:

「為什麼要撤離,耶爾堡會很快派兵來支援我們的,我們不需要離開這裡。」

然而西里爾卻搖頭道:「如果你是這麼想的,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獸潮會輻射整個丘陵地區,附近的那些城鎮,甜果鎮,山丘鎮,他們都會向耶爾堡發出求救信號——你猜猜看,耶爾堡有多少駐兵,夠不夠給每一個鎮支援?」

「這……」庫克鎮長愣住了,「可耶爾大人總不會對我們坐視不管吧?」

「放在平時,恐怕你口中的耶爾大人還會顧慮著在斯威帕公爵面前的風評,努力做做樣子。可惜現在那位老頭子已經入風中殘燭,耶爾大人忙著和他的兄弟們奪權呢——我敢打賭,去年耶爾·斯威帕肯定多徵募了不少的士兵,對么?」

「是這樣沒錯……」庫克鎮長的臉色立刻垮了下來,他可記得清清楚楚,去年鎮上不少年輕人都被徵募到耶爾堡去了,今年開春的耕作壓力要比過去大的多的多。

可西里爾的話還沒完:「當然,這位耶爾大人頂不住壓力,也會派出士兵救援你們,但你們凱特鎮平時上交的稅金,應該排不上號吧?」

他這話一出,庫克鎮長面如死灰,一屁股重又坐倒,捂著心臟大口喘著氣好半天,才算緩過勁兒來:「可現在去召集鎮民,也太晚了……」

「我已經讓你的民兵隊長去挨家挨戶喊人了,事實上現在能說的上話的人應該已經在小鎮的廣場上等待你去開會了吧。」

西里爾站起身,瞥了一眼澤爾德:「還愣著幹什麼,澤爾德少爺,在等鎮長給你再泡一壺茶嗎?」

澤爾德這才反應過來事情已經說完了,連忙努力地把自己的屁股從沙發上拔起來,屁顛屁顛地跟在了西里爾身後。

「騎士大人,我還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您呢。」澤爾德諂媚地說道。

「你可以叫我高德。」

「好的,高德先生,我看您身手不凡,不知道能不能幫我……」

「不能。」西里爾聽也不聽完,就猜到他想要說些什麼,果斷的拒絕。

「我願意出高價!」澤爾德的表情扭曲著,跺著腳喊道。

可西里爾冷笑一聲:「高價有命值錢么?說不去就是不去,再說了,已經過了這麼久,你那幫夥計應該早就被獸潮吞沒了。」

「不可能不可能,我拿我的肉和你擔保,他們絕——對不會有事的!這樣吧,我出十個金特里,十個金特里!」澤爾德已經是大叫了起來,他的聲音在放屋裡迴響著,刺耳異常。

西里爾忽然停下了腳步。

「我看過你們載的貨,以北疆特產為主,以及極少數的冰蠶絲,你就算丟了五輛馬車,加起來也絕對不可能超過十個金特里。」

「我想堂堂北塔商會的少爺,就算你的腦子裡裝的也都是脂肪,應該不會做這麼一筆賠本的買賣吧?」

他轉過身,目光銳利,手已經按在了腰間的劍柄上。他盯著澤爾德少爺那已經流滿了汗的面頰,冷冷說道:

「所以澤爾德少爺,你們運送往王都的,究竟是什麼呢?」

如果不是澤爾德的話語,西里爾還真想不到北塔商會會攜帶著什麼寶物,可當澤爾德信誓旦旦地表示那隊分頭前進的人馬在這樣的獸潮中還能夠活下來,再加上開出十個金特里的高價,他便立刻知道,這一趟商隊絕對不可能運送的是普通的貨物。

他心中快速做著猜測,將前世有名的寶物一一列舉,首先它的體型不會太小,不然這位澤爾德少爺完全可以貼身攜帶,也不用再去管那走丟的馬車。

其次它應該是一件組合寶物,商隊必須得動用多輛馬車才能夠將其搬運。

而且還得有著驅散魔獸、或是守護結界的效果,不然不可能讓那隊分散的商隊也保持完好。

但就算條件如此明晰,西里爾也沒想到有哪樣寶物同時滿足上述的幾樣。

他乾脆將目光從澤爾德身上收了回來,又瞪了他一眼,不給他絲毫再說話的機會,轉身快步走向酒館。

寶物再好,但也得有命去拿才行。地宮的那一趟已經讓他知道這種渾水不是他能去趟的,哪怕獸潮的初期流落到丘陵的都是低等級魔獸,可誰知道那隊貨車此刻還在山裡,還是在丘陵中?

有一句話,說得再好不過,猥瑣發育,別浪。

除非西里爾刷級刷裝備到「這波我無敵,隨便打」的程度,不然這種充滿風險的任務,他一概都不回去摻和。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我靠紅包群在末世稱霸最新章節、我靠紅包群在末世稱霸白鼠唯愛貓、我靠紅包群在末世稱霸全文閱讀、我靠紅包群在末世稱霸txt下載、我靠紅包群在末世稱霸免費閱讀、我靠紅包群在末世稱霸白鼠唯愛貓

白鼠唯愛貓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靠紅包群在末世稱霸、

。 另外,登機的時間也所剩不多了,加百列不想在這裏浪費時間。

中年將領臉上露出熱情的笑容,擺了擺手道:「加百列,不要對我們懷有敵意,我們是自己人!」

「自己人?我不認識你們!」

加百列淡淡道。

中年將領一笑,旋即將自己一行人的身份告訴了對方。

「加百列,你難道忘了自己的來歷嗎,你可是我們米國的兵器啊!」

「之前被秦風擊敗,被迫跟在天策戰神身邊,我們可以理解,但現在不一樣了!」

「天策戰神已經被重傷,現在身體非常虛弱,正是從他身邊離開的最好時機,回來我們這一邊把!」

將領說完,臉上露出誠懇之色,「我們需要你,加百列!」

然而聽完這將領一番肺腑之言,加百列卻是無動於衷。

無論秦風,還是葉輕眉,都以為加百列忘記了以前的事情。

但事實上並非如此……

她腦海的晶片里,有着一個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功能,那就是備份!

從加百列第一次被修復,她就一直記得以前發生的所有事情。

當時因為晶片有着另外一個強行的指令,讓她必須服從秦風和龍門的命令,所以才不得已跟在秦風身邊。

但是,一段時間相處下來,加百列的心態漸漸發生了變化,被秦風的英勇和大義所折服。

她原本是打算找機會篡改自己腦海晶片里的指令,然後回歸米國的。

但一系列的遭遇之後,加百列改變了自己的決定,她想要留在秦風身邊,見證天策戰神一步步強大,成為這個世界最強大的神話!

尤其是在亞特蘭蒂斯,還有羅浮山上,秦風為了救活林允兒而硬抗雷劫。

這兩次秦風的表現徹底打動了加百列,所以,現在她已經下定決心,要誓死跟隨在秦風身邊。

「我對米國已經沒有興趣了,天策戰神才是我的主人!」

「今天的話我可以當你們沒說過,你們退下吧!」

加百列毫不猶豫的冷冷拒絕了中年將領。

聽到這話,不僅是中年將領,他身邊一群下屬,也都露出了錯愕的神色。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