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劫我手中的財富,他們膽大包天。」

羅青山冷聲說道。

「捉拿搶劫犯赤雲,煉獄軍團必定重獎,諸位,一起給我上。」

「這滿手指的財富戒指,若是奪取了一枚……」

「煉獄銀行數以千萬的紫晶幣,數之不盡的物資,以及我們的賣身契……」

喊出這句話的存在,一瞬間,讓很多人想到了賣身契,想到了契約,想到了……

惡魔低着頭,眼睛赤紅,若是將賣身契給拿回來,是不是……

「諸位的賣身契尚在銀行,諸多契約我一張不取,就看你們是否有膽量!!」

羅青山邪笑,笑聲震蕩整個地獄雨城。

「我們更想要你的命!!」

一道暗影從天而降,一刀砍在羅青山身上。

「叮~~」

細密的龍鱗阻擋了鋒利的黑刃。

「那真是可惜了。」

羅青山隨手一點,冰霜將這惡魔刺客給凍成冰雕,輕輕一彈,化為冰晶。

「冥獄寒霜術!」

羅青山低聲鳴唱,以他為中心,冰霜風暴降臨,以音速的速度蔓延,大半座城池淪為冰城,諸多惡魔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冰凍凝固。

作為深淵冥龍傳承體系之中,關於冰霜的法術序列,這道深淵法術絕對能排在龍族咒法體系中的前十。

乃是禁咒中的禁咒。

威能比之圓滿級的冰霜神通更勝一籌,可以列入中等的大神通。

「真是不知死活的傢伙們,竟然對我動腦筋,你們腦袋秀逗了嗎?能打劫煉獄銀行成功的我,會怕你們這群游兵散將?」

羅青山以炎魔之軀,張開冥龍之翼,煽動之時,冰霜與火焰交織,形成颶風,吹散一條街道的冰雕,將他們化為冰晶。

這一次,釋放冥龍血統中的禁咒,比上一次更加恐怖數倍。

純粹因為羅青山在第一次釋放之時,秉承著修鍊的心態,得到了8444倍釋放的體悟,瞬間將這門禁咒參悟到極深狀態。

無視破空而來的領主級強者,羅青山驅動冥龍之翼從容離開。

「深淵冥龍禁咒-冥獄寒霜法術!!!」

城主姍姍來遲,他滿眼驚恐,作為實力達到領主級,血統卻不強大的他,很明白釋放這等深淵法術的惡魔血統存在,是何等的讓人絕望。

半座城市幾乎毀於一旦。

地獄雨城,今晚註定淪為冰霜地獄!!

7017k 雖然沒出人命,但這無疑是韓家的挑釁。

褚臨沉掩去身上透出的殺意,恢復沉冷的氣息,走到了秦舒面前。

「孩子怎麼樣?」他沉聲問道。

秦舒立即抬起手指,對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褚臨沉立即閉嘴,默默打量小巍巍,確定他毫髮無傷。

應該是受了驚嚇。

他又朝秦舒看去,確定她也沒事,這才徹底放心。

隨即,走到窗邊。

空蕩蕩的窗口,玻璃幾乎全碎,風肆無忌憚地從窗口灌進來。

褚臨沉皺了皺眉,回到秦舒身邊,不自覺地放輕了聲音,對她說道:「把孩子帶到我房間去。」

然後指了指窗戶。

首發網址et

秦舒自然也感受到窗外吹來的冷風,心裡有些動搖。

最終,還是按照褚臨沉說的,動作輕柔地抱著熟睡的孩子,和他一起往外走。

秦舒是第一次進褚臨沉的卧室,以前,最多也只是在門口往裡面看一眼。

他的卧室比她想象中還要大,而且二百七十度的圓弧形落地窗,周圍全是藍色海洋,宛如被大海包圍一般,視野極佳。

看到他的主卧,才真正知道,自己和巍巍住的那個房間,真是不值一提了。

不過秦舒並沒有過多打量,收回目光,朝房間正中的深藍色大床走去。

褚臨沉很配合地把被子掀開,好讓她將孩子放到床上來。

秦舒準備把巍巍放到床上,讓他好好睡覺。

沒想到,小傢伙卻立即不安地扭了扭身子,似乎隨時會驚醒。

這可就讓秦舒犯了難。

她還準備去給巍巍煮點安神的葯粥呢。

這時候,一雙修長有力的手掌伸到了她眼前。

秦舒怔然地抬頭,便對上褚臨沉深邃的眸光。

他薄唇微動了動,無聲地對她說:「交給我。」

秦舒狐疑地看著他,最後,猶豫地將孩子遞過去。

褚臨沉動作小心地從秦舒手裡接過巍巍,在不把孩子吵醒的情況下,居然成功地把孩子接了過去。

秦舒看到這一幕,心裡驚訝了下。

她很快恢復平靜,輕聲說道:「麻煩你照看他一下,我去煮點東西。」

褚臨沉正要說話,懷裡的小傢伙卻突然摟著他的脖子,吧唧著小嘴,低喃地輕喊了一聲:「爸爸……」

男人高大的身形驟然僵住。

驚詫、錯愕、不可思議。

隨之而來的,是一種難以名狀的激動和狂喜。

他看看懷裡的孩子,然後迫不及待地朝秦舒看去。

「聽到沒,我——」

一隻溫軟纖細的手,及時捂住了他的嘴。

秦舒不滿地看著他。

褚臨沉也是意識到自己因為太過激動,沒控制住音量。

他偏頭避開她的手,眼角眉梢都飛揚著喜色,忍不住地輕輕說道:「兒子叫我爸爸了。」

「才不是在叫你……」

秦舒把手收回來,神色複雜地看著褚臨沉。

聽到巍巍在無意識地情況下喊他爸爸,她心裏面一時間有些惆悵。 「放肆!大秦帝國好膽!」

大漢帝國的將領氣得鼻子都快冒煙了。

他們是沒有想到。

大秦帝國竟然如此有種!

兩國交界處,雙方的士兵已經非常靠近,處於非常危險的距離。

沒想到大秦帝國竟然還敢前行。

就這距離。

兩國士兵瞬間就能絞殺在一起。

這是極度危險,極度不安全行為!

就在大漢帝國將領氣憤不已的時候。

白起帶著大秦帝國大概兩百萬邊防軍團也緩緩上前。

看到大秦帝國後面還有大軍,大漢帝國的將領神色逐漸難看。

「該死!大秦帝國的主將是誰?懂不懂打仗!」

「無知!幼稚!這樣的主將理應一掌滅殺!」

「神經病!哪有這樣打仗的!把打仗當成鬥氣過家家呢!」

…….

如果這時候兩國將士一旦戰爭爆發,估計戰場直接會成為一個巨型絞肉場!

雙方的將領都沒有想到。

兩軍對峙竟然會出現這樣的結果。

「這對陣方式,太奇怪了…….」

原本殺氣騰騰的白起看到李天之將軍隊指揮得如此靠前,心中不解的同時也有些納悶。

他感覺自家陛下並不會領兵打仗。

但白起不敢說。

其實何止白起。

蒙恬,王翦,李信也很無語。

甚至剛剛來到李天之身後的邊防統帥任囂也一臉古怪的看著李天之。

「陛下這樣指揮,要是真打起來就麻煩了。」

能夠當上邊防統帥的任囂還是有幾分眼力的。

他能夠看得出此時的戰場極度的不合理。

真要打起來,兩國會在極短的時間內承受著無比巨大的損失。

因為現在這種情況。

一旦開打就是將近五百萬大軍在戰場上同時廝殺!

五百萬大軍!

這樣的基數下,每個呼吸產生的傷亡都是難以估算的。

這時候誰開戰,誰就需要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大秦帝國這邊有李天之這個秦皇在,大秦帝國的將領倒是沒什麼壓力。

因為有李天之在指揮。

但大漢帝國的將領壓力卻無比巨大。

他們不敢隨意下令,因為一旦下令大漢帝國軍隊的損失誰都不好跟漢皇交代。

一個不好,甚至有可能還會掉腦袋。

「嗯?難道陛下故意如此的?不是只為了出一口氣?」

任囂感覺到了大漢帝國將領的焦慮,看著李天之的背影,心裡暗暗猜想道。

如果陛下真的故意如此。

那他任囂就不得不佩服陛下的魄力之大了。

「陛下現在是將所有壓力壓在大漢帝國的將領上,只要他們稍微焦慮,魄力不足,就會在氣勢上敗下陣來。」

想著想著,任囂忽然覺得李天之應該就是這個打算了!

「陛下看似沒有什麼軍事才能,實則大智若愚,本身就擁有強大的魄力,沉著冷靜的分析能力!」

「陛下之雄才,大秦必興!」

「怪不得族中的老傢伙總是在試探我對陛下忠不忠誠,原來那些老傢伙早就看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