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煩我!」

沈茜有些焦躁的朝著他吼著,口中喃喃罵道:「沒一個好東西,你們都沒一個好東西……」

司機:「……」

這和他有什麼關係?

「沈小姐」,司機跟在她身邊,委婉的勸:「先上車吧,這麼晚了,您一個人在外面不安全。再說,您是公眾人物,不應該這樣曝光……」

沈茜不理會他,繼續暴走。

司機抿了抿唇,道:「您這麼倔強,除了惹怒葉總之外,也改變不了什麼。葉總生氣,最終還是您自己受苦……」

動手打罵沈茜的時候,葉崢嶸從來不會忌諱著下人。

而且,既然已經到了動手打她的地步了,就足以說明他已經氣急了。既然氣急了,自然也就沒什麼好顧及的了。

沈茜作死的本事,葉崢嶸身邊的人都見識過的。他們這樣勸她,也是為了她好。

平時沈茜還聽一聽,今天也不知道怎麼的,魔怔了似的,誰也不想理會。

最終,還是葉崢嶸親自開車過來,追上了沈茜,緊緊攥住她的手腕:「小茜,別胡鬧了,馬上跟我回去!」

沈茜一把打開他的手:「別碰我……」

她像瘋了似的,用力掙紮起來:「滾開,你這混蛋……」

。 第二百七十八章不得不防

「老太太,這是怎麼回事?」

顧兮兮抬頭看了過去。

那張俏麗的小臉上面,擔憂溢於言表。

墨老太太一看到顧兮兮那十分擔心的樣子,心中更生氣了。

這個顧兮兮,明明就跟錦安生了兩個孩子,現在還對錦城一副關心切切的樣子。

難不成還真被安如初說中了。

這個女人還想腳踏兩條船?

「我又不是醫生,我怎麼知道。你也知道,錦城是我們墨家的繼承人,他的生命有多麼的重要,無需多言。所以我這一次過來,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的!」

顧兮兮愣住:

「老太太,您想繼續讓我給三少當醫生治療嗎?」

墨老太太搖頭,語氣里還有一點嫌棄:

「你當初也不是沒有給錦城治療過,有用嗎?並沒有吧!」

「那您的意思是……」

「我找到了一個名醫,他給了我一份名單,名單上面的人只要能夠月月給初兒輸血,初兒的造血幹細胞就能夠恢復正常,繼續給錦城供血了。」

「名單?」

顧兮兮這個時候才察覺到剛剛墨老太太遞給自己的文件下面,還壓著一份名單。

她拿出來,飛快掃了一遍。

上面有十個人。

九個不符合要求。

最後一個身體健康,完全符合供血要求。

赫然寫著的,是自己的名字。

「老太太,您……」

看到這裡,顧兮兮總算是明白了墨老太太這一次過來的真正用意了。

她,竟然想讓自己給安如初當移動血庫?

這個,是不是有點太荒謬了?

墨老太太盯著她:「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我是什麼意思吧。」

顧兮兮皺眉。

她不是不想救墨錦城。

畢竟這麼長時間相處下來,她知道墨錦城雖然性格霸道專橫了一點,但是人不壞。

甚至,可以說是外冷內熱型的。

如果她的血能夠救墨錦城的話,直接給他輸血,她應該不會猶豫的。

畢竟,當初這個男人救過她那麼多次。

還救過兩個孩子那麼多次,就當是報恩了吧。

可現在問題是,安如初需要用自己的血?

用自己的血才能維持她的造血幹細胞?

這種說法實在是有點荒謬。

別說顧兮兮在進修的過程中沒有聽說過,就連師傅留下的那本古書上面也沒有任何這種說法。

「老太太,不是我不想救墨錦城,只是,我必須要見見那個大夫。因為他的這種說法,是沒有任何醫學根據的。」

顧兮兮說的是實話。

可是聽在墨老太太的耳朵裡面,就是在逃避拒絕。

她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顧兮兮,我聽說你跟錦城認識的時間不久,但是他為你做過的事卻不少吧?光是救你就不下三次,還曾經在沼澤裡面救下了你的兩個孩子。就沖著這一點,你也應該要知恩圖報啊!」

顧兮兮點頭:

「沒錯,我當然會知恩圖報,我也不吝嗇自己一點血。只是,你們說的治療方法沒有依據,除非你們能讓那個大夫過來,他面對面能夠說服我,我就同意。」

墨老太太固執地認為顧兮兮就是貪生怕死,捨得不自己那點血。

她冷冷的盯了她好一會,總算冷靜下來了。

然後,慢條斯理的從自己的手提包裡面掏出了支票簿。

低頭,簽名。

然後扯下一張,推到了顧兮兮的面前:

「上面有公章,還有我的親筆簽名,但是金額那一塊是空白的,你想填多少就填多少。這樣可以了嗎?」

顧兮兮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支票:

「老太太,您這是什麼意思?」

墨老太太冷笑:

「還能是什麼意思?既然你不講情面,我就不跟你說情分。咱們就來談錢好了,我不開價,直接讓你把支票拿回去自己填,夠有誠意了吧?你每個月供血,再拿錢去補身體,很公平,大家不虧不欠。」

顧兮兮低頭。

伸手將那張支票拿了起來。

看到她這個動作,墨老太太忍不住冷笑一聲;

果然!

還是對錢比較心動啊!

要知道這個女人這樣見錢眼開,剛剛就不用找這麼個地方,直接拿支票砸她臉上就行了。

自從上次的家宴之後,墨錦安但凡每次回老宅,都會旁敲側擊的說顧兮兮還有那兩個孩子的好話。

說她端莊得體,說她明白事理,不是外面那些見錢眼開的庸脂俗粉。

今天,還真是開了眼了。

她顧兮兮的確不是見錢眼開,而是太貪心了,只有大錢才能夠打動她。

這種貪得無厭的女人,根本沒有資格當墨家的孫媳婦。

就在墨老太太在心裡給顧兮兮打了負分之後,接下來,顧兮兮的一番動作,卻讓她一下子給驚呆了。

只見顧兮兮淡淡的掃了一眼支票,然後直接撕碎了。

「你!顧兮兮,你幹什麼?」

墨老太太瞪圓了眼睛。

顧兮兮笑了:

「不好意思,老太太,我這個人對錢還真沒有什麼谷欠望。錢,我自己會賺,兩個孩子我也養得起。我說過,欠墨錦城的人情,該還的時候,我絕對不會吝嗇這麼一點血。但是,如果想要我心甘情願,麻煩你們把那個大夫請過來,我要看看,他到底是有真功夫,還是某些人刻意叫過來的江湖騙子!」

沒錯!

顧兮兮從一開始就起疑了。

安如初突然就病了,病的莫名奇妙不說。

還是一種從來就沒有出現過的血液病。

然後,緊接著,那個什麼神醫就出現了,還給了一份名單。

十個人裡面,就只有她的條件是合適的……

這一切,做的天衣無縫。

但是,細細的琢磨一下,就不難發現,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沖著她顧兮兮來的。

安如初那個女人實在是太陰險毒辣了。

顧心妍跟陸曼妮跟她比,都不是一個段位的。

萬一這一切不過就是安如初精心策劃醞釀的一個陰謀呢?

她顧兮兮不得不防。

「顧兮兮,你別給臉不要臉了!我願意給錢,你就乖乖拿著辦事,少廢話!別以為你當了個醫生,尾巴就能夠翹上天了?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你說你想見誰就能夠見的?」

。厲星時和周牧珩回到臨冬時,已將近晚上九點。

這個時候的蘇欒正在為盧軻的母親準備第三次晚飯,前兩次都被他媽憤怒的打掉了。

他一個人在廚房準備食材,耳邊充斥着盧軻媽媽不堪入耳的怒罵聲。

就在這時,盧軻忙完一天的工作,推門進來。

「你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夥子,干點什麼不好?非要纏着我兒子。我活了半輩子,還沒見過兩個男人可以談戀愛這種荒唐事。你們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我現在出去都沒臉見人。算我老太婆求求你,離開盧軻吧好嗎?」

盧軻換了鞋,沒理會老太太的謾罵,

《大佬他不會追人怎麼辦》第兩百七十三章無望 一路上,顧錦枝就當郊遊一般,遇到果子就摘幾個,爬樹這種事,她之前常做的。

偶爾還看到好看的花花草草,也擺弄兩翻。

山不大,也不高,勝在環境好,又安全,顧錦枝很快就逛完了,站山腰上深吸一口氣,古代的空氣就是清新啊。

「咚!」的一聲,從不遠處傳來。

顧錦枝納悶的向那個方向看去,這山平時少有人來,現在又正是工人們做工時間,誰會在這裏?

該不會是野獸吧?顧錦枝心中一緊,覺得不大可能。

放慢腳步悄悄向那個方向走去。

那個人此時慌慌張張的把罐子扶起來,張望着周圍,見沒人在附近,又開始擺弄那幾個罐子。

顧錦枝躲在樹后觀察了好一會才認出來,這個人不是之前同村的顧二狗嗎?

記憶里這個人是個二流子啊,整天混吃等死戲弄小姑娘,這個時候是在做什麼?

不簡單啊,顧錦枝心想,一定有事。

看那透明罐子裏裝着渾濁的液體,而且還是好幾大罐,而山下就是她剛剛才種完的茶苗。

為了安全保證,顧錦枝繼續躲在樹后,準備繼續觀察一會。

此時,背對着顧錦枝的顧二狗擰開一個大罐子的口,從衣袖裏掏出了黃紙包着的粉末全部倒在了液體中。

顧錦枝躲在樹后,聞到了順着風飄過來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