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殺神》第599章過去教訓她們! 空天戰機上,駕駛員李成男目不轉睛的看着儀器上,代表着兩位探路者所處位置一閃一閃的兩個綠點,同時,李成男的右手時刻的放在可以將兩人通過碳納米管繩索強行拖拽回來的控制器上。

與此同時,各個諾亞方舟宇宙飛船艦橋上,各國都時刻關注著這裏的一舉一動。

儘管傳回來的視頻和數據信息有一些延遲,但完全在可接受範圍之內。

此時此刻,可以說剛踏出空天戰機的丹尼·艾洛和瑪萬·莫赫森是萬眾矚目,所有人都在期盼著兩人這一次探查順利進行。

空天戰機外,瑪萬·莫赫森回頭看了一眼背後的空天飛機,心中不斷的祈禱可以活着回去和老婆女兒重新回歸平常的生活。

眾人都將他當作英雄,可瑪萬·莫赫森心中卻是苦笑不已。

他不過是飛船上一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了,只可惜被小人暗算,以他家人的生命安全威脅他接受這一次可能必死無疑的任務。

「瑪萬·莫赫森?瑪萬·莫赫森?嗨!」

「咱們該走了!」

恍惚中,瑪萬·莫赫森聽到這一次任務的另一個同命相憐隊友的呼喊。

瑪萬·莫赫森看向隊友手勢指著的方向,揮手作出了回應。

太空中,兩人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背後的化學燃料噴射器,在微弱的推力下,丹尼·艾洛和瑪萬·莫赫森用了3分59秒才抵達外星文明宇宙飛船那巨大的缺口去。

帶有磁性的特製鞋,讓丹尼·艾洛和瑪萬·莫赫森重新找到了腳踏實地的感覺。

儘管……此時他們兩人是完全倒立着在。

不過對兩人來說,在這種環境下,不管頭部朝着哪個方向都無所謂了。

漆黑的環境中,只有航天服上探頭燈給兩人提供了一點安全感。

丹尼·艾洛拍了拍瑪萬·莫赫森的肩膀,用手作出前進的手勢。

不知為何,壓抑的環境下,明明可以通過耳麥直接進行語音交流,但是丹尼·艾洛和瑪萬·莫赫森更默契的使用各種手勢。

一步……兩步……

艱難了行走了一百多步后,丹尼·艾洛和瑪萬·莫赫森兩人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

再往前,可就是之前智能機械人失聯的地方了。

然而……此時處於高度緊張,腎上腺素飆升的兩人,完全沒意識到眼前一個可怕的問題。

各個諾亞方舟飛船艦橋上,所有人看到丹尼·艾洛和瑪萬·莫赫森兩人停下腳步傳回來前方的視頻均是腦門一涼。

所有人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之前猜測的電磁波信號斷線並不是因為飛船內特殊材料的原因!

本該出現在視頻中各國失聯的智能機械人,卻絲毫不見蹤影,哪怕一個也都沒有看見。

諾亞方舟一百號宇宙飛船上,意識到問題嚴重性的袁敬松,聯繫到空天戰機的駕駛員李成男,讓他多加小心。

至於身處於外星文明宇宙飛船殘骸內還沒意識到危險性的丹尼·艾洛和瑪萬·莫赫森兩人,各個國家不約而同的沒有出聲,就彷彿沒有人發現智能機械人消失的異常。

在外星文明宇宙飛船殘骸最中心的地方,漆黑一片,可若是有人走到這裏就會發現各個國家的智能機械人都在這裏,並且被拆了個七零八碎,各種零部件堆成了一推。

人類的一舉一動,全都在它的眼睛裏。

通過這些破爛低等機械人,它同樣掌握了人類的文明語言。

它就像一個新出生的嬰兒一樣,對人類充滿了各種好奇心。

深邃的走廊里,丹尼·艾洛和瑪萬·莫赫森只是稍作停留後,丹尼·艾洛率先踏出了最危險的一步。

幾秒鐘過去了,並沒有幻想中的危險后,瑪萬·莫赫森也跟着走了過去。

然而,各個諾亞方舟宇宙飛船艦橋上的眾人依然沉默,絲毫高興不起來。

電磁波信號並沒有和昨天一樣,出現中斷。

看不見盡頭,也沒找到岔口的走廊里,丹尼·艾洛和瑪萬·莫赫森兩人不斷的往前走,一開始的時候,兩人還十分害怕,可隨着時間的漸漸推移,漸漸放下了警惕心。

「丹尼·艾洛,你說是不是他們故意用智能機械人失聯欺騙我們的吧?這哪裏有什麼危險啊。」

「小心你的言辭,我們說的話,後方可都是聽的到的。」

果不其然,瑪萬·莫赫森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再次閉口不言。

不知不覺中,丹尼·艾洛和瑪萬·莫赫森兩人忘記了時間,半個小時的時間悄然而逝。

「老鷹呼叫,老鷹呼叫,半個小時已到,允許返回。」

這可真是個好消息!終於可以回去了。

丹尼·艾洛和瑪萬·莫赫森相視而笑,正要轉身往回走,兩個人耳邊卻都傳來了最討厭的聲音。

「丹尼·艾洛,繼續往前走,作為回報,獎勵一隻羊給你。」

另一邊,瑪萬·莫赫森也收到了艦長同樣的話,只是承諾的不是一隻羊,而是全家提高一級身份。

瑪萬·莫赫森停下了腳步,沉默半響。

「艦長,哪怕我回不去了,承諾一樣會兌現嗎?」

「當然!我說話算話。」

可瑪萬·莫赫森對艦長所謂的承諾並不相信,誰知道他會不會食言。

也許看出來了瑪萬·莫赫森的擔憂,米國的代表人突然開口保證道:「我是米國代表人瑞恩·克利里,我做擔保。」

打消了最後的顧慮,瑪萬·莫赫森說了只說了一個字「好」。

不顧隊友的目光,瑪萬·莫赫森眼神堅定的繼續往前走。

沒過一會兒,丹尼·艾洛也跟了上來。

兩人沉默不語,只是矇著頭一個勁的往前走,直到剛踏出腳步卻被拉住時,兩人才發現,身後的碳納米管繩索已經到底了。

而燈光的盡頭,兩人也終於看到了走廊盡頭。

那是一扇門,完全關閉着的一扇門,至於門后還是不是長長的走廊,還不得而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沒有任何工具的情況下,丹尼·艾洛和瑪萬·莫赫森是打不開這一扇門的,而且背後的碳納米管繩索也不允許他們走到門口。

過了許久,兩人耳邊同時響起了一道沉着冷靜的聲音:「回來吧,你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7017k 不久后,一大堆的信封出現在方醒的面前。

方醒也不嫌麻煩,信封上的每一個郵票,他都看了一遍。很可惜,幾乎沒看到比較珍貴的。

最後,一位老婦人巍巍顫顫地走過來,還有人扶著。

只見,連村長都趕緊走上前,恭恭敬敬地問候:「老祖宗,您怎麼也來了?」

「人家老闆又給我們捐錢,又給我們修路,我當然得來感謝一聲。」老太太雖然年紀大,但說話還是很響亮,中氣十足。

村長趕緊介紹。

「老太太,您太客氣了。」方醒也驚了,九十多歲的老人,無論放在哪個時代,都是人瑞,很受尊重的。

唐鎮長也上前打招呼,執晚輩之禮。

「唉!這些年,我們村實在是不爭氣,要不是鎮政府每年的支持,我們這村子是勉強溫飽,家裡一旦有個病人,那就慘了。」老太太同樣感謝鎮政府。

說完,她還拿出兩封信,老到已經發黃了。

「我聽說,以前的郵票值錢。這兩封信,究竟是什麼時候的,我都忘咯!老闆你看一看,有用的話,就送給你吧!」

老太太覺得,自己能感謝方老闆的,也就只有這樣。

她沒有說要賣,而是送,是報答方醒給他們村做的貢獻。

不得不說,老人家雖然年紀大,但頭腦沒有發昏,明事理,知恩圖報。

也正是這種品質,她在樟木頭村才有老祖宗的稱號,全村人,哪怕最爛的人,都不敢違逆老祖宗的話。

送我?

方醒驚訝,他接過信封,心想,一會就算不值錢的,也得裝出值錢的樣子才行,不要讓老人家覺得慚愧。

然而,當他的眼神落在信封上的郵票,有點傻眼了。

他驚呼:「大龍郵票?」

這是中國的第一套郵票,全套3枚,面值用銀兩計算:1分銀(綠色)、3分銀(紅色)、5分銀(橘黃色)。郵票圖案是一條龍,襯以雲彩水浪。

在發行之前,清海關設計了三款郵票草圖,即雲龍、寶塔和萬年有象圖,其中「萬年有象「最為珍貴,價值連城。大龍郵票有薄紙大龍、闊邊大龍和厚紙大龍。

兩封信上的郵票,都是3分銀的大龍郵票,是大龍3分銀直雙連中縫漏齒舊票。

一看方醒的反應,大家便知道,這郵票肯定值錢了。

「值錢?」村長忍不住問道。

「我們國家發行的第一套郵票,你說呢?」

好傢夥!第一套郵票?那不用猜,肯定值錢。

「老太太!這兩枚郵票很貴重的,還是別送了。而且,您老人家叫我醒哥兒就行,村裡人也這麼叫我,別叫老闆了。」方醒勸道。

如果是一般的郵票,方醒拿了就拿了,就當完成老太太的一個報答別人的心愿,讓她老人家開心、開心。

可是,這麼珍貴的郵票,還是留給人家吧!

老祖宗笑著拍了拍方醒的手:「好!那就叫醒哥兒。你們雲霧村,真是冒青煙了,出了你這麼一個有出息的好孩子。

這郵票呀!就是值點錢,老太太我才好意思送你。孩子呀!拿著吧!我聽小鍾說,你給我們村捐了七十多萬,修路等又砸了一千多萬。

我們村,能拿出手的東西太少,也不知道怎麼報答你。」

方醒還是搖頭:「這兩枚郵票,現在的價值已經超過一百萬。二十年前,這郵票,一枚就能拍出五十多萬港元的天價。」

現場響起一陣驚呼聲。

二十年前,就值五十多萬港元?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如今,還不得翻倍?兩枚,肯定超過一百萬呀!

原本,村長還想勸方醒收下老祖宗的心意的。

但現在,立即閉嘴,不敢勸了。那畢竟是一百多萬呀!怎麼捨得?儘管那是老祖宗個人的財產,但也不能這樣送給其他人吧?

「跟醒哥兒你給我們村的比起來,那就不值一提。所以,你就別再說了。這也是老太太我的一番心意。」老太太雖然有些驚訝,但並沒有不捨得的表情。

到了她這個歲數,錢對她來說,同樣是沒有意義的。

唐鎮長作為一個旁觀者,卻為老太太的睿智偷偷點贊。

這送出去,相當於讓方醒欠一個人情,以後會更加照顧他們樟木頭村。兩枚郵票,送得非常有價值。

再說了,才一百多萬。方醒為樟木頭村,投了多少錢?相比較,還真就是不值一提。

這個村子,最明智的,就是這位老太太呀!

就像村長等人,一聽到值一百萬以上,立即全部都閉了嘴,顯然是不太願意老祖宗將那麼值錢的寶貝白白送出去。

這境界,跟老太太比起來,確實就差了不少。

方醒見老太太的態度堅決,心裡嘆了口氣。他是個聰明人,也很快看出了老太太的用意。

「長者賜,不可辭!好,那小子我就厚顏收下。」

頂多,以後就多照顧他們樟木頭村好了。

「這才對嘛!」老太太把禮送了出去,很高興。

接下來,也不打擾方醒,吩咐扶著她的兩個人,返回家裡。她這個年紀,也不大願意總是出來走。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這老話說得一點沒有錯。」唐鎮長笑道。

說完,又小聲跟村長說道:「你們村這老祖宗才是真正的聰明人。這搞得,方醒都不好意思不照顧你們樟木頭村。」

被這麼一點醒,村長也馬上反應過來,臉上出現笑容。

是呀!一百來萬,就買到方老闆以後照顧他們樟木頭村,這怎麼看都是他們划算呀!

方醒打開其中一個信封,驚訝地發現,除了一張信紙,還有一張清朝時期的銀票。

在我國銀票的歷史來源已久,北宋的「銀票」是中國也是世界上最早的銀票。元朝以使用銀票為主,明初承元制,明太祖洪武年間發行的「大明寶鈔」用桑皮紙為鈔料,一貫鈔高一尺、寬六寸,是中國最大的銀票。

清初不印製銀票,後由於國家困難,印發「戶部銀票」,簡稱「官票」。以後又發行「大清寶鈔」,簡稱「寶鈔」。

眼前的這張,就是大清寶鈔。

。視角轉回陳友諒這裏,其麾下大將吳廣已經帶軍取下亢父和任城二縣,以摧枯拉巧之勢大破劉佗的任城國。

陳友諒正式入駐任城國,入城當時便將劉佗斬殺梟首,以表自己反抗暴漢的決心!

此舉震驚了任城國內的所有平民百姓。與此同時,陳友諒斬殺劉佗的消息不脛而走,短時間內便傳遍了整個兗州,甚至

《三國召喚之袁氏帝途》第205章:就這樣放了?(感謝『祥雲幻月』姐姐的打賞) 安以冰怕弄疼她的後背,攬著她的肩膀,「如果眠眠不想讓我擔心,就讓我看一眼。」